笔趣阁 > 微尘传 > 六十三回 小队矛盾起,五英初聚首

六十三回 小队矛盾起,五英初聚首


  青尚真人接到的任务只是护送弟子,而他先举办了一个演练却是有其他的目的。他做此不是为了别的,是为了让一些未出过宗门的弟子对外界有个大致了解,同时了解门下弟子的实力,最后也是真正的目的,那就是刺激所有人重新洗牌自由分组。隐身于高空,看着七支小队分头向着四周而去,青尚真人会心的点了点头。
  双眼微闭神识放出,霎时间七支小队的一举一动,全部出现在青尚真人脑海之中。虽然他口上说是让众人好自为之,但他并没有真正的放置门下弟子不管。他的任务是护送弟子,未到试炼开始就出现伤亡,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年轻的面容之下,隐藏的是岁月沉淀的经验,是对门下弟子的无声关怀。青尚真人的举动可谓是用心良苦,只是不知道门下弟子是否能够理解他的良苦用心。
  就在青尚真人神识笼罩众人的时候,行走在沙漠中的许成林猛地一怔,随即放出神识狐疑的打探四周环境。一番查探无果之后,许成林摇了摇头暗道自己多心了。
  因为修炼神念剑,许成林神识远强于同境界修士。当青尚真人放出神识笼罩他们的一刻,许成林便已经有所察觉。但跃凡修士的手段岂是区区锻体期可以揣度,故而他再次查探时却是一无所获。
  许成林因为这略一迟疑,与他所在的小队便拉开了距离。四人察觉许成林落后,于是停下了前行,等着他追上。两三个腾身,许成林便追赶上了四人。向着众人略一点头表达了歉意,示意众人可以继续前行。
  “不知许师兄有何发现?”
  赵佳云开口询问,其余几人也是看向许成林。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好像有人在窥探我们,兴许是我的错觉吧。”
  许成林虽然有些不确定,但还是开口给众人答疑。
  “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他人窥探我们?什么人?我怎么没有感应出来?这里只有我们一批人,谁又会窥探我们?休要卖弄自己的修为了,我也是锻体小圆满。我看你只是银样镴枪头罢了,休要哄骗大家!”
  庞军在一旁突然没头没脑的嘲讽了几句,现场的气氛瞬间尴尬不已。
  区区几句话抬高了自己,贬低了许成林,可以说这一通话乃是诛心之言。众人也不是傻子,皆是听出了庞军的言外之意。再联系先前庞军对许成林的冷嘲热讽,突然明白过来这是庞军在有意针对许成林。
  看来情况有些不妙了,这两个人经此之后大概只能有一人留下。想到此处,其余三人都是不禁皱着眉头看向二人。
  看着一脸高傲抱肩而立的庞军,许成林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少与门派中人接触的他,确认自己以前绝对没有见过此人,和他结怨更是无从谈起。他实在有些搞不明白,此人一直处处针对自己是为何意。
  “庞军,你与我可曾有过旧怨?”
  许成林双眼微眯,脸色阴沉看着庞军。
  “就凭你这废物,也配与我相交?我只是看不惯某人总是一副自命清高,道貌岸然的样子。小圆满的修为很了不起吗,指不定是怎么提升上来的。身为小队队长的我,为了小队的利益,不容许滥竽充数的存在!”
  依旧是抱肩而立,依旧是一脸的高傲。许成林不知该怎么形容此人,高傲自大,自视甚高,目中无人在此人的身上都已见到。他真正的本领姑且不谈,单是这人品已经足以令他厌恶。
  “因为我说自己没有得到上品法器,就在庞军眼里落得金玉其外的印象,随即而来的就是各种冷嘲热讽,就连自己的修为也是处处遭到嘲讽,最后还抬出他队长的身份。这一切都只是为了逼我主动离开小队,还真是良苦用心啊。这样的人已经不能用小人两个字来形容了,与这样的人待在一起实难心安。也罢!这个小队不待也罢。”
  许成林心中略一思考已是想清楚了一切,瞬间做出了离队而去的决定。
  “话不投机半句多!小队容得下我,你却容不下我。我若不离开,岂不是枉费了你多番苦心。诸位告辞,好自为之!”
  话落,许成林转身离开,走的毫不留恋。
  许成林这一走,可谓是出乎了其他三人的意料。三人都有些愕然,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追上去挽留是不给庞军面子,不挽留的话许成林就离队了。、
  就这略一耽搁,许成林已是走远了。朱芸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知道这个小队人心算是散了,估计这个小队存在的时间不会太长。她不明白,为什么庞军会处处针对许成林。明明是初次相识,明明是新组成的小队,怎么会还没有建功就因为内部矛盾分裂了呢。
  “哼,算他识相,知道自己离开,要不然等我挑明赶他出去的时候,脸丢的更大。呸!真是没种!”
  庞军朝着许成林的背影吐了口口水,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不明白为何庞军要把许成林赶出队伍。这样对他有什么好处,对小队有什么好处。他们从来没有考虑过人性的原因,从没认为权力与嫉妒会催化矛盾,矛盾会导致集合不久得小队迅速解体。
  “我们走!赵佳云观察左方,王明居中策应,朱芸你观察右方,我在前方带路。跟紧了莫要掉队,有我在绝对能保证你们安全。”
  庞军没有任何顾忌直接开口吩咐,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随着他话音一落,自己先是冲了出去。
  三人皆是年轻气盛的年纪,修为相当有什么权利来指挥他人,有什么本事来保护他人,谁会比谁差多少。庞军的一番话可谓是触动了三人的自尊心,三人皆是气愤不已。最终还是朱芸出面,轻轻拍了王明和赵佳云的肩膀。
  “这种人不要跟他计较,他不是愿意打头阵吗,那么打头阵的任务就交给他了。他将许成林赶走了,那他就要负责许成林的责任。我们跟上,看他如何保证我们安全。”
  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愤怒,朱芸轻身术纵起追向庞军。
  王明与赵佳云相视一眼,也是压下心中的愤怒追向二人。一路上偶尔传来庞军的指挥声音,三人则是闭口无言默默地做着。朱芸心中苦笑,她明白小队如今是名存实亡,王明与赵佳云听从命令只是给她面子而已。
  “宗门当初决定让每五个人组成一个小队,是出于一番好意。每个队伍之中都是尽量保证有一名精通阵法,一名精通符箓一名擅长防御与一名擅长攻击以及一名实力较弱的弟子,即便做不到也会在其他方面补偿。这样的分配旨在相辅相成团结互助,发挥各自的长处,而不是为了让谁去保护谁。庞军这个队长根本就没有认识到队伍存在的意义,或许当初让庞军当这个队长就是一个错误。当初如果自己争上一争来担任这个队长,这一切也许都不会发生。”
  望着一望无际的沙漠,朱芸感觉到一种名为失望的情绪正在悄悄将自己侵染。
  无独有偶,却说许成林小队中发生的一幕,在其他的小队也是重复上演着。这一幕幕都是清晰的映入到青尚真人的脑海中,青尚真人无声的叹了口气。
  “这样也好,至少比在试炼中再爆发矛盾要好得多。宗门是一片好心,想不到这帮小家伙如此的乱搞。宗门也不是你们的保姆,不能总是一味地为你们遮风挡雨。该散的散,该聚的聚。此番过后无论结果如何,会武之中都只能够靠你们自己了。”
  砰砰砰三声轻响,空中升起了三朵红色的烟云。众人见到烟云升起,无不迅速的向着烟云的方向集合。这是门派的集结信号,一旦信号发出看到的同门之人都会主动聚集。茫茫沙漠之中门派集结信号升空而起,只有两个可能:一、遭遇不可力敌的危机,召集同门支援御敌;二、发现了传送阵的消息,召集大家进行集合。不管是哪个可能,都是必须要去的。
  青尚真人的脑海中,一支支小队掉头赶往,一个个落单的人也是转身前往。见到这一幕,青尚真人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小队之中人会有心不和,但在宗门的大利益面前,众人还是选择了互相帮助,这是不幸之中的大幸。
  “果然啊,敢单独离队的都是一些有点本事的小家伙。如果他们待在小队之中,那每支小队说不定更加稳妥。只是不知道该说这些小队倒霉,还是该说那些人幸运啊。没有了约束,这些人的实力毫无顾忌的发挥也未尝不是好事。”
  五道孤独的身影如同五匹孤狼一般,以迅捷的速度赶往烟云升起之处。待到几人赶到之后,入眼的便是四十余头土黄色的怪兽。这些怪兽聚集在一起,正在逐渐逼近不远的五人小队。怪兽浑身土黄两丈有余,头生独角,双肢着地人立行走,狼头猿臂,一双手掌之上长长的伸出五根锋利的指甲。
  在众多怪兽的身后,九根高达十余丈的巨石围成一个圆圈,圆圈之中隐隐有着灵光闪动。传送阵三个字一瞬间出现在几个人的脑海中。但看看传送阵前的一群怪兽,几人又是不禁面面相觑。
  “看来不杀光这群怪兽是无法顺利到达传送阵,众位师兄弟可敢与我一起杀光此兽?”
  面对着眼前的场景,负剑青年一副云淡风轻,丝毫没有紧张之感。
  “有何不敢,土鸡瓦狗罢了!”
  年轻女子啪的一声,将手中的折扇全部打开。
  “非也非也,并不是土鸡瓦狗。此兽名为走狼,神通不大只是速度较快力大无穷,攻击全靠一对手掌。建议不擅长近战的师兄弟,后退采用远攻。”
  手执书卷的白衣男子开口提醒,似是很了解这些怪兽。
  “既是如此,那我们动手,勿要让这群畜生伤了前方的师兄弟。”
  负剑青年一拍肩头,单手掐诀,背后长剑清鸣一声出鞘飞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