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八十三回 路途遇桃林,幻境由心生

八十三回 路途遇桃林,幻境由心生


  青色玉瓶浮在半空,缓缓地一上一下漂浮着。许成林微微一笑,毫不犹豫的将玉瓶摄到了手中。
  “只收取了一半的花露,这是提醒我不要贪婪吗?不对!朝闻道夕死足矣可否,我选择了否给我了一半花露,选择了可应该也是一半的花露。若是这样说来,朝闻道夕死足矣,本质没有对错,只是选择不同而已。”
  看着手中的玉瓶,许成林摸着下巴略一思索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轻轻打开瓶塞,一股淡淡的清幽之气飘到了许成林鼻中。他觉得头脑瞬间清明了不少,一种空灵之感油然而生。抬眼望去,周围的景物仿佛变得格外的清晰,一粒灰尘一丝浮动,皆被他收入眼中。玉瓶中流动如水的淡蓝色液体,只占有瓶身三分之二左右。大半的朝夕花才收到如此之少的花露,可见此物的珍惜。
  如此神奇的东西,当然不能暴露在外任其流失。许成林深吸了一口气,急忙将玉瓶盖住收入了通天灵葫。好钢用在刀刃上,他知道此时不是使用此物的最佳时机。
  重新踏上前进的道路,许成林走了大约两个时辰终于踏上了山峰的中部。随着攀登的高度的不断升高,他觉得越往上行走越是费力。仔细的感应了一下,许成林便发现了其中的原因。山峰越是往上重力则是越大,这个逐渐加重的过程很是缓慢,以至于让人很难在第一时间发现。
  “重力加重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这样不会让攀登之人心生难以登顶的想法,又会让攀登者在不知不觉之间达到锻炼体魄的效果。不愧是上古门派的训练场所,建立此地之人用心良苦可见一斑。”
  山峰中部与下部界限分明,并不存在所谓的过渡地带。这个现象让许成林有些熟悉,血色平原与森林也是如此。这其中是否有什么关联,许成林一时还是不能确定。
  踏上山峰中部的一刻,许成林有如进入到了一片花海之中。往上延伸的山路消失不见,肥沃的土地代替了坚硬的石块,地面之上被一寸高的绿色小草满满的覆盖。
  再往前走去,则是看到一片茂密的桃树。树与树之间相隔不到一丈,但给人的感觉却并不拥挤。不同与世俗间的桃树,这里的桃树或许受到山峰本身的影响,树上开出的桃花皆是带着点点紫色。一片烂漫的桃花,看上去有如跳动的紫色火焰。微风吹动带起朵朵花瓣坠落,又有如点点紫色星辰陨落。
  穿梭在桃花林之中,欣赏着花动花落,闻着淡淡的清香,许成林心中不知不觉升起了一种迷醉之感。不知不觉得,他觉得一种疲倦之意袭上心头。随着他往桃花林深处走去,他身上的疲倦感越来越强。
  虽是察觉到了不妥,但此时的许成林思维已经有些迟钝,行动有些反应不过来了。他越走越慢,双眼也不知不觉得眯了起来,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闭上双眼使劲摇了摇头,他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待睁开眼之时,一副让他有些熟悉的场景进入了他的眼帘。
  “这日子没法过了,去什么书堂啊,我们去金沙滩戏水吧!”
  “这主意不错,大家一起怎么样!”
  “这不好吧,夫子见不到我们,到时候会怪罪的。”
  “陈家小妹,你一个丫头跟我们瞎跑什么,还是回书堂读书比较好。”
  “是啊,小妹。你还是回去为好,我们去金沙滩那边玩耍一会儿就回来了。”
  “你们也要一起去?”
  石不转低着头,仿佛没有听见陈洛雪的话,那意思不言而喻。西门峰微微点头,显然也是没有做出反对。
  “小林哥,你什么意思?”
  许成林看着几人交谈,他总觉得这个场景自己很熟悉。他听到陈洛雪的问话,下意识的嗯了一声。这下意识的一声,让他觉得更加的熟悉。
  “奇怪,这一幕怎么感觉这么熟悉?”
  许成林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处何方,但却对现在见到的一幕颇感熟悉。正当许成林因为觉得场景熟悉而发愣的时候,陈洛雪双手摇着他的手臂,有些生气的对他开口。
  “小林哥,你什么意思啊?”
  许成林一个激灵,转头看着陈洛雪微嗔的可爱表情,笑着说了一句。
  “同去怎么样?”
  “那就同去!”
  “走喽!”
  他麻木的跟着众人一起跑开,神情有些恍惚之感,似是觉得有什么事情忘记了一般。他脸上表情极为不自然,似是在努力挣扎什么。头脑中突然猛地刺痛了一下,许成林似是想起了什么。奔跑的身形猛地一停,抬起头对着前方的几人高声喊道。
  “快停下,现在回去赶紧叫大家疏散,现在还来得及!”
  跑在他前方的几个人似是没有听见他的呼喊一般,仍旧自顾自的向着金沙滩的方向奔跑。许成林大声的呼喊,他的声音有些声嘶力竭。见到呼喊不住几人,许成林一咬牙又追了上去。令他绝望的是,无论他怎么追赶,都是追不上前面的几人。
  见追不上几人,许成林立即决定赶回白云村通知大家疏散。他刚一转身便愣住了,此时的身后哪里还有路,明明是一片漆黑的虚无。
  心中一惊,许成林急忙回头。再回首时,前面奔跑的六人突然全部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们一个个打量着许成林,其中既有欣喜也有嗔怒。他刚想开口,眼前的六人忽的一下消失不见了。
  望着四周虚无的一片黑暗,许成林再次发愣。发生的这一切总有一些不真实之感,他觉得哪里似乎有些不对。许成林双手抱头,缓缓地蹲在地上不断地摇着头。
  “不对,这一切都不对。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哪里来的白云村?哪里来的伙伴们?我是煅体十层修为,这里是秘境,我刚刚到达紫色山峰的中部。”
  许成林口中不停地念叨着,一瞬间将刚刚忘记的全都想了起来。
  周围虚无的黑暗迅速褪去,柔和的光芒逐渐将虚无填满。随着时间的推移,光芒越来越亮许成林的双眼不自觉的紧紧闭上。脑海中突的刺痛一下,他成林猛地睁开眼睛。
  伸手拂去脑门上细密的汗水,他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他还在桃林之中。天空中的月光不知如何换成了阳光,原来已经不知不觉过了一个夜晚,而他却在桃林之中没走出多远。鼻尖闻着淡淡清香,许成林似乎意识到了是怎么回事。
  “看来是被拉入到幻境中了,这多半与这片桃花林有关。或者说这桃花林只是一个幌子,真正起作用的是这些花香。这些桃花释放出的花香起到了催眠的作用,在不知不觉之间让自己着道被拉入到了幻境。”
  所谓幻由心生,高级的幻境以中幻境者的内心所想或者深刻的记忆为蓝本,演化出一个最接近真实的场景,让人身处其中难以分清真假从而受困其中。许成林遇到的幻境,就是利用他一段记忆制造出来的。
  幻境影响的是人的精神,简单来说是对精神的一种压制。在精神被压制后,人的行为便会受到极大的影响。精神力越强受到幻境的影响就会越小,更容易从幻境之中挣扎出来。精神力的强弱在修行者身上,是以神识的强弱体现出来,神识越强大意味着精神力越强。
  “这桃花林虽然没什么危险,但就是这幻境已经够一些人喝一壶了。我的神识远强于同级修士,幻境本身对我的影响就略小一些。再加上我有神念剑加持神识,几次神识冲击才将幻境破除。若是换作其他的人,此时说不定还被困在幻境之中。”
  想到这里,许成林还有些淡淡的自豪。但反过来一想,他又不由得冷汗直冒。
  这哪是没什么危险,这是危险至极啊。置身处地的想一下,若有人长时间昏迷在桃花林中,被后来人过来一剑宰了,那岂不是倒霉透了。即便没有人过来,被什么妖兽叼走做了美餐,那也是死的冤枉。
  深吸一口气,许成林暗道了一声侥幸。他查探了一下自身情况,立刻发现了些许不同。不知什么原因,他的的神识竟有了些许提升。
  发现自身并无其他异常,许成林继续前行。他没有刻意的将花香屏蔽,因为他确信只要有了警觉,就不会再被迷惑进入幻境。往前走了大约半个时辰,一块爬满苔藓的石碑出现在他的眼中。许成林缓缓走向石碑,伸手小心的将石碑正面上的苔藓一一剥去。
  “乱花迷人眼,芬芳扰人心,若不识本我,何谈窥世间?”
  古朴的石碑之上刻着四句话,字体同样沧劲,显然与他先前遇到的石碑字体同出一人之手。
  细细体味几句话,许成林便有了明悟。
  “桃花林能够迷惑人的视觉,而花香则会引人进入幻境。至于这若不识本我,何谈窥世间是什么意思?是指神识强度不够,不能破除幻境吗?嗯,应该是这意思了。”
  “前一块石碑得到了青色玉瓶,不知道这块石碑会得到什么好处?”
  这样想着,许成林围绕着石碑打量了起来,想在其上发现一些不寻常的地方。只是然他有些失望,他并没有发现任何稀奇之处,无论是用神识还是用双眼查看,这都是一块普通的石碑。
  “没有吗?看来这次是自己想多了。怎么会遇到石碑就想着好处,看来是贪心了。”
  摇了摇头,许成林有些自嘲。但微微一愣,他便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怎么没有好处给自己?自己的神识不是增强了吗?前一次得到的好处是实物,这一次得到的好处是实力上的增强罢了。”
  现阶段而言,他的神识已经很强。修为境界和神念剑若不更进一步,神识再增长是极为困难的事情。而他此次神识增长,则是多亏了幻境对神识的凝练之功。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