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八十六回 观灵药炼制,划临时规矩

八十六回 观灵药炼制,划临时规矩


  炼制灵药这门修行技艺,讲究的是一个熟能生巧的过程。并不是任何一人看一遍药方,或者是看一遍操作就能学会的。
  二人没有避讳许成林,当着他的面取出一种又一种的灵药。吕颜娴熟的处理着灵药,周恒则是将灵药用灵力震成粉末,放入一个小巧的鼎炉之中。
  所有灵药处理完毕,周恒狂催灵力注入鼎炉之上。鼎炉浮在空中一上一下的跳动着,其上慢慢散渗出红色的氤氲光芒,周围的温度也随着升高了不少。
  吕颜没有闲着,很是配合的抛出红玉宝珠。灵力注入,红玉宝珠表面同样散发出红色的氤氲光芒。
  两团红色的光芒相互呼应,一明一灭交替变化着,仿佛呼吸一般。在这不断交替变化之中,周围的温度又是猛地升高了不少。
  “好高明的御火之术,火焰含而不发,凝而不散,将火焰的温度尽最大可能全部释放出来。不愧是风元大陆执牛耳的门派,果然了得!”
  看着两人使出的御火之术,许成林心中暗暗赞叹。
  见到许成林看着二人炼药入神,王川状似无意的靠前了几步。
  “幻灵教的医术与毒术,是建立在对灵药的处理与炼化之上。我宗门之人多是精通火炼、水炼、灵力淬炼等方法,而这些方法的基础就是灵力控制。灵力控制并不是那么容易,所以宗门研制出了数种具有特殊效果的法术,这凝火术就是其中的一种。”
  许成林微微一笑,对着王川和善的点了点头。
  “多谢王道友解惑。”
  “这没什么,我幻灵教的事情风元大陆人人皆知,没什么值得奇怪的。道友若是想多了解我们幻灵教,不放在试炼结束之后到我宗门做客一段时间。”
  王川虽是性格冷淡,但他也是感激许成林出手相救。只是他的性格,决定了他不会说出太多的感激之话,他只能从其他的途径来弥补。
  见许成林对二人的法术有些兴趣,说出一些幻灵教众所周知的信息也没什么影响,故而他开口为许成林解惑以表达自己的善意。
  许成林自是感觉到了他的善意,但并没有多说什么。像王川这种人的善意只要记在心中就好了,说出来反倒让他觉得尴尬,这样反而不美。
  不知不觉之间,周恒与吕颜二人似乎完成了炼制。吕颜一招手,红玉宝珠灵光消失,一颗火红色透明的宝珠飞回手中。
  小巧鼎炉还在空中漂浮,只是其上的氤氲灵光消失不见,大量的热量从其上散溢到周围。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周恒打出几个法诀将鼎炉的鼎盖猛地揭开。
  一道淡红色充满馨香的液体,从鼎炉中激射而出。如同预先知道了这个情况,一个精巧的玉瓶准确的将这股液体装入到瓶中。
  伸手接住玉瓶,吕颜对着几人展演一笑。
  “幸不辱命,这引灵香炼制成功了。好久没有炼制灵药了,辛亏没有出丑。”
  “吕仙子谦虚了,贵派的炼药之术着实不凡,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
  “哈哈,许道友也不要妄自菲薄。贵门派的飞剑之术也是独领风骚,我王师弟也擅长飞剑之道,双势会武之后说不得还要向许道友请教一番。”
  周恒听着许成林的称赞,心中十分高兴。与此同时,他也不忘赞叹一下对方门派。花花轿子人抬人,相互吹捧一下,有时候可以增进不少感情。
  被周恒的话一引,王川似是刚反应了过来。他目光灼灼的盯着许成林,仿佛现在就想向许成林邀战一般。
  请教飞剑之术,怎么请教?只凭着一张口空说吗?当然不是!飞剑之术乃是杀伐之道,孰高孰若只有在交战中才知道。
  身在秘境之中,当然不适合就地动手,但出了秘境不妨来一次飞剑之上的交流。
  许成林笑了笑,急忙连连摇手。
  王川见到许成林的动作,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以为许成林是看不起他,不屑与他交手。
  许成林一看王川的表情,心知他是误会了,急忙出口解释。
  “王道友莫要误会,非是我不答应,而是我如今并不精通飞剑之术。九华书院在凝气期以前不建议学习飞剑之术,当然这也是因人而异,其中的原因我也是不知。此行人之中,若论飞剑之术,当数我宗门的程洪铭师兄。相信以他的性格,如果得知王道友也是擅长飞剑之术,定会切磋一番。”
  听到许成林的解释,王川的眉头舒展开来,但随即一股战意蓬勃而出。对着许成林微微一抱拳,王川再次开口。
  “如此说来,倒是我刚刚小人之心了。双势会武,劳烦许道友向程道友引荐一番了。”
  “王道友客气了,举手之劳罢了。”
  “嗯嗯……”
  周恒觉得问题谈论的重点被自己带偏了,赶紧轻咳了两声打断了二人交谈。
  “许道友,此去山顶,我们三人更加熟悉路线,不如就让我们在前带路。山顶之上如果引走了紫玉蜂,再遇到什么阻碍,希望道友能够出手相助。”
  周恒脸上的笑容难得消失,表情说不出的的认真。
  什么问题都事先说好,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先小人后君子,这也许令人有些不怎么愉快,但说明周恒几人并不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假君子,许成林没看错人。
  “前行之路几位已是出了力,我乐享其成已经是心有所愧。若是山顶之上再遇到阻碍,我定会尽最大能力出手。”
  许成林回答的也是格外认真,三人听了皆是重重的一点头。
  许成林没有说全力以赴,因为他也根本不会全力以赴。四人在这里相处时间不长,嘴上虽说互相信任,但心中多少都是有些提防着对方。
  这样的情况下,手中留有一些保命手段是再正常不过了。遇到阻碍全力以赴,将自己的保命手段也用了出来。克服阻碍之后,万一对方来个翻脸无情怎么办。
  再说了,面对未知的情况,就算是全力以赴也未必就可以登上山巅。全力以赴这句话,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一句空虚的不能再空虚的话了。信任这个东西,大多时候是建立在力所能及的基础之上的。
  许成林的话不仅没有让周恒怀疑,反而让周恒对他更加信任了几分。修行者没有人是真正的愚蠢,话中的意思大家都懂,言外之意他们也懂。
  “实不相瞒,此行如果真能成功,我们不仅能够踏上山顶区域,那紫玉蜂的蜂王浆我们也是可以动动心思的。这紫玉蜂王浆是难得的佳品,食之回味无穷,还可增强体魄,调理暗伤。若是炼制成丹药,效果则更佳。如果有机会取到蜂王浆,希望许道友出手相助。到时候无论取得多少,我们四人都进行均分。”
  由于三人对许成林更加的信任,周恒再次说出了一个许成林不知道的消息。这个消息对许成林来说无所谓,反正只要引走了紫玉冰蜂,能够取到蜂王浆怎么样也会有他一份。
  周恒将这个消息说了出来,已经下意识的向着他传达出了最真诚的信任,这让几人之间的关系更加亲密了几分。
  说实话,几人之间的关系即时同伴也是相互合作,也是一种变相的相互利用。临时成立的小团体,多是建立在共同利益之上,少数是建立在友谊亲情之上。许成林现在的这个临时团体,正是建立在共同利益之上。
  “自是没有问题,山顶之上情况不明。能有所收获,我自是不会吝惜出手。”
  合作获得利益,许成林当然不会拒绝。
  深吸一口气,许成林说出了至今几人最关心的问题。
  “话已至此,我也不与三位见外。我观山巅之宝定是不凡,如果我们获得了宝物不知如何分配?”
  话一出口,在场几人之间气氛不禁有些冷场,谁也没有先开口拿出自己的意见。众人沉默了大约半盏茶的时间,最终开口之人令人有些意外。
  “这座山峰之上我们四人共同夺宝,互不攻击共同进退,夺得宝物之后四人按照需求进行分配。如果宝物正好四件,那我们一人一件。如果不够一人一件,那我们按照各自所需获取。获得宝物之人必须付出相应代价给没有得到宝物之人,在晋级凝气之后帮助对方完成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当然这些的前提是我们四人立下誓言,违背誓言的后果我想诸位都是心知肚明。”
  王川缓缓的开口,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修行者轻易不会立下誓言,立下誓言就要不顾一切的去完成。当然你也可以不去完成,只不违背誓言会让你得心境出现漏洞而已。
  在你修炼晋级的时候,这些心境上的漏洞会成为你晋级的阻碍罢了。当然,如果你不想晋级,你可以不遵守誓言。
  三人一听,觉得这个办法再好不过了。于是他们没有迟疑,相互见证发下誓言。
  有了誓言的约束,几人心中的警惕不知不觉又是消减了几分。这种誓言对几人而言没有太多的心理包袱,而且还能够划定临时规矩,这是几人乐意看到的。
  四人一路往上,顺利地到达了山顶之下。踏入这个区域的一刻,骤然增加的重力让四人猛地一怔。
  周围的温度冷了不少,几人虽是有灵力护身也不禁打了个寒颤。迎面吹来的寒风,夹杂着紫色的雪花扑打在几人脸上。
  这些紫色雪花落在人身上之后初为白色,随着雪花的积累逐渐变成紫色。显然这些雪花并不是紫色的,而是被山巅云层漏下的紫光映照成了紫色。
  在这雪花之中,时不时的传出嗡嗡之声,仔细查看才会发现那些正是他们要对付的目标,紫玉蜂。
  四人的脚步一停,默默地加快了灵力的运转,抵御寒气与重力的双重压力。
  “许道友,接下来要跟紧我们,掉队的话就有些麻烦了。”
  看着王川,许成林认真的点了点头。
  周恒与吕颜小心的摆弄着玉瓶,打开玉瓶的一刹那,整个世界仿佛瞬间安静了一般。
  几息过后,嗡嗡之声整齐划一的向着他们而来,那是无数的紫玉蜂正在向着他们围拢。
  “跑!”
  周恒一声大喊拉着身边的吕颜就跑,许成林二人也没有迟疑。这引灵香效果似乎出奇的好,好到出乎了他们的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