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八十七回 同行生退意,妄谈将来事

八十七回 同行生退意,妄谈将来事


  乱了,全乱了!世界上似乎只剩下一个声音,那就是嗡嗡的蜂鸣之声。所有声音都是向着同一个方向前进,那就是四人投放引灵香的方向。
  见到蜂群集体向着这边过来,几人心中均是大骇。几人实力再强,面对如潮如海的攻击也只有身死一途。
  按照他们原来的想法,只要吸引一部分紫玉蜂就可以。这样他们就可以,从紫玉蜂的防御缺口穿过继续往上了。而现实的情况完全出乎他们预料,似乎所有的紫玉蜂都被他们引过来了。
  这一刻逃跑成为了几人心中唯一的想法,宝物再诱人也没有性命来的重要。四人逃得虽是快,但难免还是被蜂群追了上来。
  想象中的围攻并没有出现,蜂群仿若没看见他们一样,从他们身边一掠而过向着引灵香的位置飞去。
  四人几乎要跑下了山顶区域,这才发现了蜂群似乎忽视了他们。见到这个情景,他们不禁心中暗道侥幸。
  与此同时,许成林心中对幻灵教几人又是高看了几分。撇开几人的其他本事不谈,单是他们炼药的造诣就足够值得称赞了。
  “我们还往上走吗?”
  吕颜被刚刚一幕吓得不轻,即便现在发现了危机解除,她仍是心有余悸。
  被吕颜这么一问,周恒原本还想再拼一把的心思动摇了。他与王川二人都是心仪吕颜,吕颜对二人也是并不抗拒,三人之间的关系很是为妙。
  这次秘境之行二人都想尽力展现自己,以博得美人青睐。这一次好不容易与心仪之人拉进了关系,他不想自己或是吕颜有任何意外。出于对心爱之人的保护,周恒心生了退却之意。
  周恒嘴唇动了几下,最终还是没有开口。但从他的眼神中,许成林还是看出他的退意。
  王川沉默不语,只是抬头望向了云层深处。他眼中的坚定之色没有一丝变化,神情也满是坚定。
  看了三人各自的反应,许成林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周兄、吕仙子,二位既然不欲前去,我也不勉强二位。希望二位不要忘了我等相交一场,日后见了莫要忘了许某。”
  许成林微微一笑,对着二人一抱拳,算是给了二人一个台阶。
  吕颜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周恒脸上勉强扯开一个笑容,开口欲要送上几句祝福的话语。只是他的话刚到嘴边,就被王川开口阻止。
  “怎么?周师兄与吕师妹决定放弃了?”
  周恒与吕颜听了都是一愣,紧接着有些微微羞愧的低下了头,似乎是默认了王川的说法。
  “我辈修行者如今是恰逢其会,如果不是天地变动,我等也许不会有修行的机会。修行一途本就是与天争命,与人争功,怎会没有苦难没有危险。遇到困难就退缩不前,岂是我辈修士所为。此次试炼宗门不是为了得到什么,而是为了考验我们磨炼我们的心性。现在看来试炼之地的情况出乎了宗门的预料,但这不正好达到了试炼的目的。难道丢了宗门的护持,我们就一无是处了吗?逆境之中,不正是我们最好的成长环境!”
  一番话语让在场几人都是一愣,几人实在没有想到,一直沉默不语的王川竟然会说出这番话。
  这番话并不慷慨也不激昂,但却是最真实的道理。自从天地变动以来,许多像许成林他们一样有灵根的人,被带到了宗门之中有了修行的机会。
  但他们大多数都是待在宗门之中,受到宗门的护持安心修炼。至于离开宗门,有些人这还是第一次。出了宗门之后是什么样子,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许成林根本就没想过放弃,听到王川的一番话只是心中略微赞叹,并没有其他的想法。而这番话落在周恒与吕颜的耳中,则犹如晴天霹雳一般不断在脑中回响。这一刻,他们心中的惭愧之意更浓,都有些不敢看王川的眼睛。
  “如今世道表面太平,实际上并非如此。天地变动带给我们修行的契机,同时也带给了各宗门一个传承和发展的机会。随着修行者的数量逐渐增多,各个门派的逐渐强大稳定,难保以后不会出现宗门之间的火拼,难免不会出现大陆之间的碰撞。如若我们现在就逃避了,没有抓住试炼的机会,将来我们遭遇危机该如何?”
  王川又是一番发问,这次连许成林也不禁陷入了思考。许成林一直努力修炼,从未没想过应对未来的危机。
  在修炼的过程中,他不是没有遇到过危险。相反地,许成林因为多次离开宗门,遇到的危险要远多于其他在宗门修炼的修士。
  这些危险都被他依仗智慧与实力一一化解,但无疑解决这些问题前提都是他有着足够的实力。
  为了能够摆脱拘束不断地修炼,让他的实力一直在增长,让他足够应对修行之路遇到的危机。许成林的作法,可谓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像许成林这样,早早就有了修行的目标人真的很少。如今大多数修行者皆是新生代,都是在盲目的修行。没有目标就会容易让人产生懈怠,长此已久就会让人心生放弃的念头。
  在这修行重现的年代,修行者无疑要比凡俗之人高人一等。有些修行者纵使不能纵横修行界,但在凡俗界也是受人敬仰活得风生水起。
  一旦哪个修行者有了这个想法,那他的修行之路也许就已经走到头了。然而他们可能没有想过,即使在凡俗界修行者也是有境界高低之分的。
  境界低的修行者在高境界的修行者面前,也是抬不起头的。除了境界能够弥补,其他的于事无补。
  以上假设都是建立在世道太平的情况之下,然而按照王川的猜想,太平的世道并不会维持太久。一瞬间,在场几人之间的气氛都有些严肃。
  几人都不是蠢笨之人,深知王川的说法极有道理,他说的那种可能说不定在未来几年到几十年会出现,也说不定不会出现。但无论如何,只要有出现的可能就不得不防。
  怎么防备未来的危机?放弃修行遁身世俗,这或许是个方法,但难免修行界的战火不会烧到凡俗界。须知道,修行界和凡俗界并没有什么界限,只是以有无修为划分的而已,他们实际还是生活在一个世界的。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道理,再简单不过了。
  即便修行界的战火不会烧到凡俗界,但放弃修行过凡人的生活估计谁也未必甘心。
  背靠宗门这座大山,寻求宗门护持,这是个不错的办法。但宗门真的会无条件的护持你一辈子吗?假设有一天宗门需要你牺牲怎么办?宗门不在了又该如何?这些问题新生代的修行者并没有想过,但事实上这些问题不排除不会出现。
  “周师兄,吕师妹,道理我已经说到这了,如何决定是你们的事了。安逸之中沉沦,还是在困境中成长,一切都是你们的选择。”
  “好一个安逸之中沉沦,困境之中成长。此人虽是平日少言寡语,但关键时刻却能一语中的。对未来的情势发展,此人也有着自己的见解。天下英雄真是不可小觑,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有着自己的不凡之处。”
  回想着王川的一番话,许成林心中不禁赞叹。
  如果说王川前面的问题是在讲道理,那么他后面等于是在质问了。是选择安逸沉沦还是困境成长,这种赤裸裸的问题赤裸裸的放在二人面前,让二人即刻做出选择,这无疑是将他们推到了一条两难的道路。
  停在原地不会遇到危险,但意味着要落后于继续前行者;而继续前行是艰难的道路与未知的行途,但同时也意味着自己要先行一步,走在了众多修行者的前面。这的确是一个两难的选择,也是一个不得不做出的选择。
  “沉沦安逸还是困境成长?王师弟,若是你,你会怎么选择。你以为只有你一往无前,只有你有傲气,只有你有尊严?”
  “这么说周师兄已经有了选择了?”
  “王川,你我都是修行者。你敢直面困境,我们为什么不敢。况且前途究竟如何还是未知,我为什么不敢前进。师妹的平安很重要,但我相信豁出命去定能护她周全!”
  王川一番话激起了周恒身为修行者的傲气,同为修行者别人能做到,那么他也能做到。
  “周师兄,也许我唯一不如你的地方就在一张嘴上。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担心师妹,我对师妹的情谊也不是假的。再说回来,我们是一个集体,我相信许道友也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我们现在是一个集体,若我们之中有任何人遇到危险,我当然不会袖手旁观。”
  一旁默默观察着三人,许成林没想到会有自己的事,微微诧异了一下便随口做出了回答。
  “几位,当我不存在不成?张口闭口都是保护我的平安,我难道就没有自保之力吗。世俗之中男尊女卑就算了,这一套拿到修行界也许不太适合吧。同是修行者,你们可以有傲气有自尊,我同样也有。不就是继续往上嘛,说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
  被吕颜这么一说,几人也似乎猛地怔了一下。未来将会发生什么,谁也不能真正的确定。居安思危,这想法是不错的,但将什么都与未来联系在一起,确实是有些过了。
  只是决定是否继续上山而已,弄的好像要做出人生重大抉择一样。王川提出的问题过于严肃,几人都是不知不觉跟着严肃了起来。
  “我说几位,不用总是把保护我挂在口头上吧。哼!啰嗦了半天只是假设罢了,有啰嗦的时间,不如多往前走几步吧。”
  没有再多说什么,吕颜扫了几人一眼,踏着满地的积雪继续前进。周围的蜂鸣之声仍在,女子纤弱而坚定的身影如同划破黑夜的流星,在几人眼中突兀的闪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