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九十二回 新仇旧敌聚,藤蔓露邪异

九十二回 新仇旧敌聚,藤蔓露邪异


  听到庞军怨毒的诅咒,蓝色光罩中原想出手的几人,却是停下了手中动作。
  “是他?许成林!这小子狡猾的很,不要让他再从我们手上跑掉。”
  声音刚刚传出,蓝色光罩一阵波动分成了十团蓝色灵光。随着蓝色光罩的消失,十人的相貌逐渐清晰起来,这十人竟皆是蓝玉宗之人。
  “原来是蓝玉宗的众位道友,看来刚刚是误会一场。我是九华书院庞军,诸位蓝玉宗的师兄弟们可还认识我?”
  庞军手托着一枚方形金印,身周的透明光罩在他说话之间缩小到只容一人大小。
  “原来是庞军道友,刚刚混乱没有认出来。看来这真是误会一场,我等还有要事,恕我们不能久陪了。”
  十人之中,有人很合时宜的说了句客套话,接着他们便向着许成林的方向追去。
  “几位道友慢走,不知同行可否......”
  蓝玉宗十人没人回应他,庞军叹了口气,无奈的向着他们离去的方向追去。
  蓝玉宗的一番话明显就是借口,修行者五觉敏锐。庞军作为主持防护光罩的人,更是被所有人关注,怎么会因为混乱没有认出来?
  若是换做平常的时候,庞军一定会识破对方的借口。至于现在,又是另一番情景。
  色令智昏,圣人尚且不能避免,更何况常人乎。如今的庞军,满脑子想的都是蓝玉宗的两位貌美女修。至于其他的事情,他好像早已抛之脑后了。
  蓝玉宗的十人花了半天的时间,终于是到达了山巅。此时的他们已经筋疲力尽,寻找了一番却并没有发现许成林的身影。
  十余丈的古朴祭坛之上,两颗金色虚幻的水晶悬浮其上。水晶之中隐约有着字迹闪动,这些字迹的内容与紫色山峰略有不同。
  一块水晶中写着“前行莫测,智勇果敢”,另一块水晶中仍是那几个字“自知者明,天下可行”。
  祭坛之上,此时已经有着两个打开的传送阵存在。这两个传送阵正分别浮在两块水晶的旁边,静静的旋转着。两块水晶仿佛提示的牌匾一样,静静地等待着众人的选择。
  看到祭坛、水晶以及两个传送阵的出现,蓝玉宗一行人已经明白许成林是进入了其中一个。
  “该死的,又让这家伙跑了。我们花了半天才到了这里,那小子怎么这么快就爬上来了?该死的!”
  蓝玉宗一行人十分的郁闷,爬了半天的山却被人捷足先登,追了半天的人却又追丢了。更可气的是,造成这结果的是同一人。更令人气恼的是,这个人还是自己的仇敌!
  登山带来的筋疲力尽,众人心中的郁闷,一时间在此时全部爆发。一种名为气恼的情绪,迅速将他们包围。
  正在这个时候,庞军的身影出现在几人的身后。他的情形要比蓝玉宗的十人好得多,但看其表现也并不轻松。虽是有着金印释放出防护结界,但那也是需要灵力来维持的。
  “几位道友,如果是追许成林那贼子的话,我也许可以帮上一点忙!”
  庞军微微有些气喘,一副灵力消耗极大的样子。
  “此话当真?庞道友真的能够带我们找到那贼子?”
  十人听了这话,身上的负面情绪一扫而空。他们看着庞军,有若见到珍宝一般。
  “十成把握不敢说,起码有八成。那贼子手中没有好的宝物,我猜他慌不择路之下,一定会进去这个传送阵继续寻找宝物!”
  庞军说着,伸手指向“前行莫测,智勇果敢”对应的传送阵。
  “此言有理,不知庞道友是否愿意与我几人同去。两位师妹与其他人暂时与我几人分开,等出了秘境自然有相聚的时候。”
  “哈哈哈哈,自是没有问题。我与那许成林也是颇有恩怨,此次正是报仇时机!”
  庞军仰天大笑,他仿佛已经预见许成林死在自己手中。蓝玉宗与许成林有什么恩怨他不管,他只知道此次能趁机将他的仇报了就行了。
  许成林这贼子,先是扮猪吃老虎欺骗他,又是让他在师兄弟面前丢脸,刚刚还有出手攻击他,这一条条他都是清晰的记在脑中。
  他庞军是什么身份,怎容的许成林这样一个平凡的小人物来搞风搞雨。世间风云皆在手,天下再无这般人,他庞军应是这样人才对。
  庞军一直自我感觉良好,但他从来没有认真想过,许成林带给他的一切,究其原因是为了什么。
  “事不宜迟,我们赶紧走!”
  话音刚落,蓝玉宗与庞军一行人登上祭坛,进入了传送阵之中。
  光芒一闪,虚空之中裂开一道缝隙,许成林从中一跃而出。半蹲在地上,抚摸着地面之上的嫩绿枝藤,许成林仰头看向高处。
  此时的他,再次出现在山脚之下。摊开左手,一枚黄色的玉牌出现在手中。黄色玉牌与紫色玉牌相似,两指宽一指长,正面是古篆体玄黄二字,背面则是整座山峰的轮廓。
  一拍储物袋,紫色玉牌出现在他的右手。将两块玉牌放在手心仔细打量,许成林发现这两块玉牌除了字迹和图画不同,质地与形状竟然几乎完全的相同。
  “这难道是巧合?又或者说,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
  想到这里,许成林向着两块玉牌中微微注入灵力。两块玉牌散发出各自对应的光芒,他们在许成林的掌心轻轻跳动了起来。
  两种光芒相互呼应,隐隐有种融合的感觉。只是不知为何,两种光芒之间好像少了一些什么,总是不能融合在一起。
  “少的是第三块玉牌!”
  许成林抬眼望向山峰顶端,心中有了明悟。
  “看来这山巅之上,就放着第三块玉牌了。三座山峰三块玉牌,不知道拿到了全部的玉牌,会发生什么事情?”
  许成林心中想着这件事,思绪却是不自觉的飘到另外的事情上。
  在黄色山峰之上,许成林看到祭坛的那一刻,便知道已经有人先他一步开启了祭坛上的水晶。
  观察了一眼两块水晶,许成林便如先前一般,在黄色水晶之中得到了写有“玄黄”二字的玉牌。
  接着他没做犹豫,顺势进入了传送阵。再然后,他就来到了如今所在的山峰。
  灵力一收,手中跳动的两块玉牌逐渐安定了下来。看着紫玉、玄黄两个名字,许成林忽然心中一动。
  “紫玉、玄黄,这两个名字怎么听着有些熟悉,似乎是在什么地方看到过似的?”
  正当他出神思考的时候,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突然将他惊醒。许成林警惕的打量着四周,周围一片开阔并无他物,只有横在他面前的山峰。
  “不对,周围并不是什么都没有,还有脚下的藤蔓。”
  想到这里,许成林不禁将注意力放到了脚下的藤蔓之上。脚下的藤蔓,不知什么时候好像粗壮了几分,藤蔓枝叶仿佛也由原来的嫩绿色变成了深绿色。
  发现了这个情况,许成林微微有些好奇。脚下的这些藤蔓在他出神的功夫,好像迅速的生长了许多。
  抬头向着山峰望去,许成林脸色显得有些凝重。因为那些生长迅速的藤蔓,正是从山峰之上蔓延而下。
  “这些藤蔓能够在刹那间生长,其中必定有古怪。山峰整体都被各种植物覆盖,从下往上植物的高度也是越来越高。山巅之上的树木已经有了四十丈的高度,这放在外界足以令人震惊。最令人想不通的事,这些植物究竟是依靠何种力量迅速生长的。算了,当务之急是先登山巅取到玉牌。”
  踏上山峰的一刻,许成林便已经知道又是有人先他一步到了这里。这座山峰与其他两座略有不同,压制实力的手段没有出现。但许成林总觉得有种被盯上的感觉,如果非让他来形容这种感觉得话,那就是如被猫暗中窥视的老鼠一般。
  这种感觉总是萦绕在他心头,让他有一种如芒在背的错觉。正是这种错觉时刻提醒着许成林,此处并不像表面看上去这么平静。虽然已经有人先他一步,但一定还有危机隐藏没有被发现。
  出于谨慎的考虑,许成林拿出了护甲符。灵力微一激发,一层光罩将他保护在内。似是觉得不保险,他再次运转灵力,在光罩之内再次施加了一层护体灵光。
  令他奇怪的是,在他运转灵力吸纳天地灵气的时候,微微有些滞塞的感觉,而且聚集的灵气也要比平时少上不少。
  这种情况多出现在灵气贫瘠的地方,而山峰上的灵气许成林感觉并不是贫瘠,反而是十分浓郁的样子。
  找不到原因,许成林只好将他归咎到是山峰上压制实力的手段。做完这些,他似乎放心了不少,向着山巅直奔而去。
  然而他没注意的是,就当他运转灵力施加防护手段的时候,脚下的藤蔓悄无声息的向他靠近了几分,同时枝叶也是粗壮了几分。
  许成林的离去速度十分迅速,但他离开之后的驻足地却是热闹了一番。就在他刚刚驻足施法的地方,各种植物迅速的生长。不一会,生长速度较快的植物,便将一些生长速度慢的植物吞噬。
  吞噬完毕,这些植物仍未停下生长,只是生长速度变慢了一些而已,并且巡着许成林离去的方向慢慢的追了上去。
  山峰中段,一幅景象尤为奇特。一颗两丈粗三十丈高的古树之上,零星的挂着六颗一人多高的果实。
  这些果实奇特异常,明明周围无风,却自己不停地摇晃着。时不时地,有些果实还会通体闪现出灵光。最奇特的是,这些果实散发的灵光还会时不时的发生变化。
  灵光每消失一次,果实便会增大几分。不知是不是等这些果实完全变的黯淡无光,才会成熟掉落在地。
  这是古树上结出的奇异果实吗?当然不是的。如果仔细看去便会发现,那些挂在树上的并非果实,而是由藤蔓缠绕而成的球体。那是不是闪动的灵光,似乎是法术将要完成时出现的光芒。
  只是不知为何,灵光一旦出现,古树之上的藤蔓便会一阵疯狂的舞动。灵光消失之后,藤蔓舞动便安静下来。
  而这之后,藤蔓缠绕的藤球便会再大上几分,缠绕的藤蔓也会粗壮几分,藤蔓所依附的古树同时悄无声息的拔高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