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九十六回 青炎缠琉璃,灵剑斩木魈

九十六回 青炎缠琉璃,灵剑斩木魈


  一招神念剑施展完毕,许成林似乎虚弱了几分。见到陈洛雪清醒过来,他顾不得自身的虚弱,就要开口吩咐什么。然而还没等他开口,便听到了陈洛雪的满含愤怒话语。
  这一刻,许成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发泄愤怒。这个时候最应该做的,应该是一起联手对付木魈才对。
  “别闹,赶紧一起出手。时间拖得越久,对我们越是不利。”
  无奈之下,许成林只好开口提醒了。
  这个道理陈洛雪也是懂得,她刚刚喊出的那一句,发泄情绪的成分居多。在生死安危面前,陈洛雪自是知道轻重的。
  默不作声的,陈洛雪放出琉璃天火。一化为三,三化为九,九化为无数。无数朵火花加入到了金网之中,剿灭藤蔓的速度又是加快了几分。与此同时,又有无数火花飞舞在二人周围,将围向二人的藤蔓烧的一干二净。
  “哼!区区藤蔓能奈我何!”
  陈洛雪指挥着琉璃天火又是一变,空中霎时出现无数飞舞的火剑。狂舞的藤蔓一瞬间被焚毁许多,藤蔓的攻击显出了些许颓势。
  “小心木魈的木遁之术!”
  害怕陈洛雪大意,许成林急忙提醒了一句。
  似是还觉得有些不妥,他腾出手来扫过储物袋,两块符箓出现在手中。随手扔给陈洛雪一块,剩下的一块符箓则是自己直接使用。陈洛雪腾手接过符箓,扫了一眼便学着许成林激发了符箓。两个黄色的光罩几乎同时间出现,将二人保护在内。
  “这是什么?封印在符箓之中的护体灵光?”
  “比那个要高级得多,这是专为防御使用的护甲符!”
  “你也真是够小心的,老样子没变啊。”
  “那是当然,小心无大错!”
  “说得好!这东西真不错,是我的了!”
  “你也是真不客气!”
  嘴上说着嘲讽的话,但许成林却是始终笑容满面。自从和陈洛雪同行之后,许成林似乎开朗了许多。
  “跟你客气什么!”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但手下的攻击确是没有停下。渐渐地,木魈在二人合力攻势下逐渐落入下风。似是察觉到了危机,木魈猛地昂首在口中酝酿出一团碧绿色的光芒。
  “许成林,快打断他的法术!”
  “打断他的法术!”
  两人几乎同时喊出口,但随即他们便意识到对方无能为力。二人如今都在忙着攻击,一时竟都是腾不开手使用远程的攻击手段。不约而同的,他们手下的攻击又是凌厉了几分。既然不能打断木魈的施法,那就加紧进攻争夺优势。
  随着一声狂吼,酝酿了十几息的碧绿色光芒终于脱口而出。与此同时,对面的木魈似乎看上去虚弱了几分。这光芒直冲高空,在天上化作无数碧绿的小巧莲花。这些碧绿莲花如同雨点一般,向着下方纷纷落下。每一朵莲花准确的找上一朵琉璃天火,二者一接触便相互纠缠了起来。
  这碧绿色的莲花颇为神异,任那琉璃天火如何的灼烧都是毫发无损。或者说并不是毫发无损,而是碧绿莲花恢复速度太快,琉璃天火根本来不及焚毁。
  每每受到灼烧损害,碧绿色莲花便会周身绿光一闪自动复原。那碧绿莲花看不出有什么威力,却是能和琉璃天火一直僵持着。琉璃天火受到牵制,二人的联手之势瞬间被破。木魈与许成林二人之间的争斗,无形中变成了一场消耗战。
  “该死的,这绿色莲花是什么东西?怎的如此难缠!”
  陈洛雪有些焦急,因为她发现自己好像无法将琉璃天火收回了。现在这个情形,只能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她的琉璃天火被克制住了。
  “生机无限,乙木青炎。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东西也是天地异火的一种,乙木青炎。同是天地异火,应该不会比你的差到哪里去,相互克制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见到陈洛雪心态有些焦急,许成林急忙回了她一句。
  “那就难怪了,怪不得与我的琉璃天火不相上下。”
  “他这是要和我们打消耗战?这情况不对啊,放出乙木青炎之后,木魈明显虚弱了几分。这样消耗下去,最先支持不住的会是它啊?”
  二人一妖相持片刻,陈洛雪突然觉得事有蹊跷。
  经陈洛雪一提醒,许成林猛的惊醒。他放出神识扫向木魈,随即便有所发现。木魈与他们一直僵持消耗着是有道理的,他们在消耗灵力,而木魈却是狡猾的借助周围的植物恢复灵力。长时间此消彼长之下,许成林二人必定落败。双眼一缩,许成林下定了决心。
  “洛雪!支撑力片刻。”
  没有问许成林为什么,陈洛雪毫不犹豫的点头应下。她手中法诀一变,二人周围琉璃天火飞出,天火化作火网,取代了许成林飞刃化成的金网。
  许成林一拍腰间,一枚金色的葫芦出现在手中。他双眼微闭,嘴中口诀默念。一种难以言喻的气息,从许成林身上悄然散发。
  无形中,一股危险的气息蔓延四周。似是受到了感应,碧绿莲花和四周的藤蔓皆是猛地一震。交战中的木魈被气势所摄,注意力猛地放到了许成林身上。他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即将降临,若是不解决眼前之人,下一刻身死的便是他了。
  双眼凶光一闪浑身绿芒一线,木魈竟然诡异的消失在陈洛雪对面。他竟是运转天赋神通,施展木遁之术瞬间来到二人面前。
  木魈根本没有理会陈洛雪,锋利的骨刺毫不留情的朝着许成林刺去。一切发生的太快,陈洛雪根本来不及反应。眼睁睁的看着木魈手掌拍向许成林,这一刻她只来得及大声一声。
  “小林哥!”
  手掌落下的那一刻,陈洛雪仿佛从木魈那难看的脸上看到了恶心的笑容,也仿佛看到了许成林在锋利的骨刺下四分五裂。
  突然之间,一股悲痛之情在她的心底生出。无数有关许成林的儿时回忆浮现在她的脑海,陈洛雪心中悲痛至极,仿佛有什么东西硬生生撕裂她的心脏一般。
  轰的一声,许成林周围烟尘四起。一片烟尘之中,木魈狼狈的倒飞而出。
  “给我去死!”
  琉璃天火哄得爆炸开来,这一刻陈洛雪的攻击凌厉至极。因为许成林遇险,她整个人都陷入了疯狂之中。
  火焰汹涌而来,木魈再次发动木遁之术,眨眼间便回到了原地。这次攻击木魈似乎消耗极大,他的神情显得有些委顿,藤蔓的攻势也是弱了不少。
  “小林哥!”
  陈洛雪眼泪流了下来,顾不得控制火焰,直接向着烟尘冲去。
  只是还没有等她进入烟尘,一股微弱的灵力便将她推了回去。一柄金色的小巧飞剑穿透了烟尘,飞舞穿梭几下之后便将烟尘尽数扫落。
  烟尘落尽,只见许成林完好无损的站在黄色光罩之中。仔细看去,黄色光罩的厚度似乎薄了许多,颜色也是黯淡了几分。
  原来,木魈的攻击全被黄色光罩挡住了。在光罩的回击之下,甚至还将木魈远远弹飞。当然了,许成林也不是没有付出代价。护甲符放出的黄色光罩,薄弱了很多,整块符箓的威能也减小了不少。
  “这护甲符能够抵抗凝气期一击,岂是一个妖物可以一击破开。”
  似乎是在回应许成林的话语,金色飞剑微微颤动了几下。清越的剑鸣之声在周围回荡,仿佛天地之间无数把飞剑一起清鸣。
  “你这家伙!没事怎么不回答我!”
  乍悲还喜,陈洛雪的声音都有些不对了。将眼角的泪花擦去,她有些责怪的看向许成林。
  “我在专心操纵法宝,哪有时间回答你。再说了,难道你感受不到护甲符的防御强度吗?”
  许成林无奈的叹了口气,有些无语的看向陈洛雪。
  “总是自以为是,总是让人担心!”
  许成林没有第一时间回话,是因为他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他自信护甲符的能力,相信木魈绝对没有一击破开防御的能力。
  许成林的想法,陈洛雪却是不知道的。故而一见到木魈突然攻击许成林,她便失去了方寸,这或许就是所谓关心则乱吧。
  “好好好,是我的错,赶紧控制火焰牵制住他。待我用金源灵剑,斩杀此獠!”
  “认错了就好,作为补偿,那乙木青炎就归我了。”
  陈洛雪破涕为笑,随即一本正经的索要起了赔偿。
  “好好,是你的,都是你的!”
  在许成林放出金源灵剑之后,陈洛雪莫名的感到了几分轻松。明明灵剑还没有展开攻击,但一股必胜的信念却是在她心底产生。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下意识的认为,木魈一定会被许成林斩于灵剑之下。
  或许是出于属性的相克,金源灵剑出现的那一刻,木魈便感到了巨大的威胁。他警惕的盯着许成林,随时准备应付攻击。
  见此情形许成林只是微微笑了一下,嘴中轻轻念了一个“斩”字。只见金色飞剑几乎与木魈一同消失,不到一息的时间,二者又是一同出现。木魈所在之地留下几滴绿色的血液,而金色飞剑则是回到了许成林身边。
  木魈的木遁之术是天赋神通,施展几乎不花费时间。但木遁再快也没有快过金源灵剑,一击之下木魈便受了伤。
  木魈的肩膀之下,一道半指长的伤口向外流淌着绿色的鲜血。虽然只是一道小小的伤口,但却是贯体而出。不知是否是伤到了内脏,他的嘴中也流出绿色的鲜血。
  见到木魈躲过金源灵剑的致命一击,许成林不得不暗中赞叹一句。金源灵剑他只使用过一次,一次攻击毙敌数名。而这一次,木魈竟然躲开了致命伤。
  虽然也是受了伤,但这木魈不可谓不厉害,只是再厉害也难逃殒命下场。斗法僵持之时,最忌受伤。一受伤,实力便会大打折扣。此消彼不变,结果自是可知。
  木魈似是明白自己的处境,哀嚎一声想要召回乙木青炎防护。只是让他失望的是,乙木青炎此时反被琉璃天火牵制住了。任他如何嚎叫,乙木青炎都是难以摆脱。
  “休想,刚刚是你的乙木青炎纠缠我的琉璃天火,现在该我了。”
  陈洛雪神情专注的控制着火焰,双眼余光却是追随着金源灵剑。
  许成林再次口吐一个斩字,金源灵剑再次消失。一闪之间,灵剑便出现在木魈的脑后。
  木魈的嚎叫声戛然而止,双眼一瞬间失去了神采。他身体上出现了无数裂痕,整个身体有如摧金窟倒玉柱一般,瞬间成为一堆碎片。
  “真是艰难,想不到这最后一座山峰,竟会有如此凶险!”
  直到这一刻,陈洛雪才轻轻舒了一口气。
  经此一战,这个区域已经一片狼藉,几乎找不到一个完整之物。陈洛雪四处看了一遍,接着便将目光投向了许成林。
  “许成林,你所说的宝物在哪?”
  经陈洛雪一提醒,许成林也是反应了过来。放开神识向着四处搜索,周围除了无主的乙木青炎外,再没有其他有价值的东西。
  许成林摸了摸鼻子,神情有些尴尬。
  “没找到,或许根本没有,或许被我们打坏了,或许就是那个东西。”
  说着,他伸手指向了空中还在与琉璃天火纠缠的乙木青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