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九十九回 天外三神峰,再见黑衣人

九十九回 天外三神峰,再见黑衣人


  “紫玉、玄黄,这两个名字总是觉得在哪里听过。”
  看着毒雾消失殆尽,许成林不由得再次想起这个问题。他随口说出这句话,根本没想在陈洛雪那得到答案。
  “这世上名山大川无数,名字相同一点都不奇怪。”
  许成林随口一问,陈洛雪也没有较真,只是随意的打发了一句。
  “你刚刚说什么?”
  许成林似乎被陈洛雪的话触动,突兀的的扭头看向她。
  “这世上名山大川无数,名字相同一点都不奇怪。”
  陈洛雪奇怪的看了许成林一眼,但还是将她的话重复了一遍。
  “没错!这就对了!”
  “什么就对了?”
  听着许成林的话,陈洛雪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世上名山大川无数,但有些却是极为特别的。就比如这紫玉、玄黄两座山峰,原先他们根本不属于我们世界。”
  “什么!你是说两座山峰不属于我们世界?”
  听到许成林的回答,陈洛雪惊讶异常。
  “准确的来说,算上脚下的山峰一共三座,都是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的。”
  许成林神秘一笑,轻摇手指再次开口。
  “不要卖关子了,赶紧说说怎么回事!”
  看着许成林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陈洛雪直接丢给了他一个白眼。
  哈哈一笑,许成林则是开口讲述。
  “上古时期,三座天外神峰破碎虚空,出现在海外。神峰之上灵草异花无数,引得无数修行宗门和散修前去争抢。修行者们为了争抢资源,爆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大战造成了无数修士的陨落,同时三座神峰也在这场大战之中四分五裂。神峰残骸大部分遁入虚空,少部分被修行者得到。经此一役,修行界受到重创,大量法术功法因此失传。”
  “你的意思是说,这三座山峰就是当年三座神峰的残骸?”
  陈洛雪睁大了眼睛,显然更加的难以置信。
  “应该不会有错。这个试炼之地,想是某个强大宗门,利用三座神峰的残骸建造而出的。至于我们所在的山峰,应该是叫做翠微了。”
  “好大的手笔!”
  陈洛雪不禁感慨。
  “大手笔?我想你误会了。真正的大手笔,应该还在后边。这三座天外神锋,估计也只是外围入口罢了。”
  “不会吧……”
  陈洛雪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你猜我们到达山峰祭坛,会见到什么?”
  许成林没头没脑的的问了一句,换来的则是陈洛雪的一个白眼。
  “还能见到什么?无非就是见到两块水晶,各自得到一块玉牌,以及两个……”
  “两个什么……”
  许成林笑着看向陈洛雪,那意思仿佛是让她自己回答。
  “两个旋转的传送阵……”
  听着陈洛雪小声的回答,许成林一笑,又说出了一个猜想。
  “两个光门传送到哪里,我们先姑且不谈。那三块玉牌相互间隐有关联,凑齐之后更像是一把钥匙。你猜,这把钥匙是开启的哪扇门,门又在哪里?”
  “你是说我们还只是在外围晃荡,真正进入秘境是需要得到三座山峰的钥匙,开启一扇不存在的门?简直不可思议,我们认为的秘境只是第一层,三座山峰是第二层,还有第三层,甚至更多层……”
  一瞬间,陈洛雪想到了许多。
  “也不一定,谁知我猜的准不准。”
  “是了!你说的极有可能是真的。”
  越想越觉得许成林猜想的极有可能,陈洛雪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见到毒雾已经消失不见,她急忙催促许成林快些行动。
  祭坛之上,两块翠绿色水晶虚空漂浮,水晶之中金色文字闪耀。如同先前一样,一块水晶指引着前进的道路,而另一块则是指引着退路。两块水晶显然已经被激发,两道圆形的光门悬浮在各自的水晶旁边。
  三步化作来两步,二人飞快的来到水晶旁边。接触水晶,一块碧绿色的玉牌出现在他们的手中。陈洛雪欣喜地反复地打量着玉牌,仿佛是得到了心爱玩具的小孩子。
  伸手从储物袋中拿出了另外两块玉牌,许成林小心的将它们放在一起。三块玉牌刚一接触,一种若有若无的联系便在玉牌之间产生。
  紫、黄、绿三种颜色的玉牌,各自闪动出相应颜色的灵光。三块玉牌逐渐呈现品字形,灵光也是向着中心融合。一道强盛的灵光闪过之后,三块玉牌中央射出一道微弱的银色光华。
  陈洛雪见到许成林手中三块玉牌的变化,不禁全神贯注的观看起来。正当二人全身心的观察玉牌的变化之时,危险却是消无声息的向着他们靠近。
  一颗几十丈高的古树,在美丽的夕阳之下,将自己婀娜的身影投射在大地之上。
  陈洛雪与许成林二人正在满心期待着玉牌的变化,完全没有注意到,一道阴影无声无息的融入到了古树身影之中。这道阴影隐藏在古树的阴影中,悄无声息的向着二人潜进。
  陈洛雪探着头看着许成林手中,后者也是平静的看着玉牌的变化。只是如果仔细看去,许成林的眼皮在某一刻突然间跳动了一下。
  微微的向着陈洛雪靠了靠,许成林悄无声息的放出神识。神识如同流水一般迅速的蔓延而出,离他最近的陈洛雪惊了一下,猛地抬起了头。
  许成林不着痕迹的摇了一下头,示意她不要声张。陈洛雪眼珠一转,不着痕迹的点了一下头。
  二人还是保持着刚刚的动作,只是仔细看去就会发现,许成林另一只手已经将莲花飞刃拿了出来。陈洛雪则是不知什么时候,摸出了护甲符。
  瞥了一眼二人后方,许成林迅速催动莲花飞刃。倏忽之间飞刃一化为九,九道流光向着二人后方一个视线死角斩去。与此同时,陈洛雪则是瞬间激发了护甲符,放出护罩保护二人。
  九道流光之前空无一物,但若仔细看去却是有一团略比树影漆黑的阴影。那阴影移动了一下,企图躲开这些飞刃的攻击。只是九道飞刃也仿佛认定目标一般,跟随着阴影一起移动。
  阴影见不能躲闪,于是倒也干脆。嗖的一下,一道人影直接从树影之中蹿了出来。这人身着黑衣,只露出双眼,看其身形是一名男子。
  面对袭来的九道飞刃,黑衣男子双手交叉,抬手甩出八根银色长针。接着他身形一闪,又一次融入到树影之中。八根长针各自挡住一枚飞刃,最后一枚飞刃则是那名黑衣人利用速度闪了过去。
  许成林转身揽住陈洛雪腰身,脚下腾云身法运转。身形几个飘忽之间,二人便下了祭坛。
  黑衣男子化作的阴影速度极快,但还是没有快过许成林。微微拉开距离,许成林将陈落雪放下。伸手摸向储物袋,一柄长剑出现在他的手中。
  剑花轻轻甩出,三道风刃向着黑衣男子化作的阴影斩去。阴影故技重施,速度一快一慢便将风刃躲了开去。只是还未等黑衣男子再有所行动,许成林轻轻念了一句合。
  被闪过的的三道风刃,神奇般的融合在了一起。融合成的新的风刃比刚刚更大,飞行的速度也是更快。骤然加快的速度,使得风刃的飞行轨迹发生了变化。原本被闪开射向地面的风刃,诡异般的转了个方向重新射向阴影。
  事发突然,黑衣人有些措手不及,虽是极力的躲闪,但还是被风刃擦着边缘击中。
  轰的一声掀起漫天烟尘,风刃击打到了地面之上,造成了一个一丈大小的坑洞。
  在坑洞的边缘,那名黑衣人从阴影状态中显现了出来。黑衣人单手捂住手臂,殷红的鲜血透过黑衣顺着手臂流淌在地上。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竟然从北沧大陆跟到了这里!”
  许成林脸色阴沉的看向黑衣人,这些人他并不陌生,或者说这些人的功法,他并不陌生。
  黑衣男子听到许成林的问话,双眼猛地缩了一下,接着重新变得古井无波。阴沉的声音隔着面罩有些沙哑,但许成林还是听清楚了他说的什么。
  “犯我宗门,虽远必诛!”
  “去你大爷的虽远必诛!”
  这种鬼话,许成林怎么会相信。刚刚他问话之时,黑衣男子眼神一刹那的变化,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黑衣人接下来说的话,明显是谎言。虽远必诛?他在北沧大陆的时候怎么没有没人来诛他?
  “这些人来风元大陆一定有阴谋!”
  虽是不知道这些人的底细,但许成林下意识的便有了这个想法。
  “帮我拿下这个人。”
  轻声的对着陈洛雪说了一句,许成林将长剑收回,双手迅速的掐动法诀,企图运用法术困住这黑衣人。
  陈洛雪轻轻点了一下头,双手在胸前合十。合十的双手向着身体两边轻轻拉开,一串拇指大小的金色火球,出现在她的双掌之间。
  双手虚抱胸前,火球在其中无规则的跳动起来。一个去字爆喝而出,陈洛雪素手猛地向前平推,跳动的火球向着黑衣人齐齐射去。
  与此同时,许成林的法术也完了。黑衣人周围大地波动了一下,一息之间便出现四道齐腰高的土墙。
  被土墙与火球包围的黑衣人,似乎并没有显得惊慌。按住伤口的手掌突然抬起,两颗圆珠丢了出来。砰地一声,圆珠在空中炸裂,四周被一片黑雾笼罩。
  “不要近身,那是他们称之为破甲针的东西!”
  和黑衣人打过几回交道,许成林一见到圆珠爆裂出黑雾,立刻就知道了那是什么。他急忙开口提醒了陈洛雪一句,免得让她吃亏。
  陈洛雪双眼微眯,素手一抬,又是一串金色火球飞射而出。金色火球将迎面射来的飞针包裹,没过几息功夫便将之化作了铁水。
  待解决这一切,二人已是不见黑衣男子踪影。陈洛雪想要四处查探一下,许成林却是阻止了她。
  许成林讲述了他几次遇到黑衣人的经历,陈洛雪却是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她只能说这些黑衣人果断,逃跑功法一流了。他们一心逃跑,二人是追之不上的。
  “来风元大陆的不是只有你们一支队伍吗,他们是怎么来的?”
  陈洛雪想了一下,问出了一个许成林也感到奇怪的问题。
  “谁知道呢,看来我们要更加小心了!”
  许成林耸了耸肩,显得有些散漫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