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一百零二回 神识失奇效,同门擦身过

一百零二回 神识失奇效,同门擦身过


  与许成林的想法不谋而合,陈洛雪也是在瞬间将眼下的情形清楚记下。他们互相没有交流,却是认准相同方向施展轻身之术离去。
  二人刚刚跃入空中,只是腾空不过五六丈便再难以升高。一个转身,他们重新落回地面。二人对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凝重。
  “禁空禁制吗?看来轻身术在这里要大打折扣了,不知施展法器会不会受到影响?”
  一边说着,许成林已将莲花飞刃释放到了空中。
  莲花飞刃飞升到五六丈的高空,便再难以往高处飞去。抬手将飞刃收回,许成林对着陈洛雪摇了摇头。
  陈洛雪轻吐一口气,对着许成林缓缓开口。
  “这禁空禁制相当的厉害,就连法器也受到影响。看来此处的禁制,是特意为了防止我们直接飞过去而设置的。既是如此,那我们就腾空不超过六丈好了。强行突破这个限制,说不定会受到禁制的反噬,到时候我们反而得不偿失。”
  “也好,让我先看一下这些白色建筑里面的情况!”
  许成林双眼微闭,放出神识向着四周延伸开来。只是这神识刚一放出,他便察觉到了不对。微闭的双眼不自觉的跳了几下,许成林的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
  他感觉神识反馈的速度慢了许多,而且大部分神识竟被那些白色的建筑吸收。至于建筑内部的情形,则是一无所知。许成林睁开双眼,脸上有着些许阴沉。
  “怎么了?”
  见到许成林反应不对,陈洛雪急忙来到他身旁,关切的询问他的情况。
  “神识受到严重的压制,而且周围的建筑似乎能够吸收神识。在这里我的神识优势几乎没有,看来我们要多加小心了!”
  许成林深深吐出一口气,神情显得有些沮丧。
  “我说,你也太依赖自己的神识了吧。在没有得到修炼神识的功法前,你也是这么依赖神识的?这世间哪有不被克制的手段,若是一被克制你便没有了其他手段,那我相信你也不会在修行路上走出多远的。你说对吗?许成林!”
  陈洛雪说完向着许成林翻了一个白眼,似是非常看不惯他如此沮丧一般。
  “呦!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没想到当年爱哭爱闹的丫头,竟然有如此高的觉悟。”
  许成林半似认真,半似玩笑的微笑着看向陈洛雪。
  “我在跟你说正事,不要故意转移话题。我说的你究竟明不明白?”
  陈洛雪脸上有些绯红,虽是儿时的事情,但被许成林现在说出来,她还是觉得有些羞恼。
  “明白,我怎么不明白。修行之路充满变数,怎么可能会出现一招鲜吃遍天的现象。只有不断的努力,没有永恒的强大。这些,我全都明白!道理人人都懂,但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无异于壮士断腕,总是让人难以接受的。”
  陈洛雪听到许成林的回答,心中不自觉的放松了许多。现在的他们也许实力不强,但至少有着一颗不断努力的心。
  一招鲜吃遍天,这无疑是一种依赖。有了依赖还能够继续努力下去吗?这谁也不知道,但他们宁愿不要这种依赖,也不愿失去努力的心。努力下去也许不会登顶,但持续的依赖绝对不会登顶。
  陈洛雪还想再说些什么,许成林却是突然对她做出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接着他脚下步法迈开,瞬间出现在十丈以外。
  十丈之外的许成林,小心的躲在了一处白色小屋之后。他屏住呼吸,将头微微探出。只看了一眼,许成林便再次运转身法来到了陈洛雪身旁。
  没有跟陈洛雪多做解释,许成林拉起她的小手,脚下步法再起,几个闪身便藏到了另一处白色石屋之后。
  就在二人刚刚躲藏好没多久,清晰的脚步声便传入了二人的耳中。脚步声微微有些杂乱,仔细分辨便可以听出大约是三四人的样子。
  二人躲在石屋之后小心观察,只见四个人快步的向着二人刚刚停留的地方跑去。这四人中一人身穿白衣,其余三人皆是一身蓝衣。
  见到白衣之人,一个名字瞬间浮现在许成林的脑海之中。接下来,陈洛雪的话语便证实了他的想法。
  陈洛雪凑到许成林耳边,压低声音小声的开口。
  “蓝玉宗李乘,其他的三人也是蓝玉宗的。只不过他们没什么名气,我并不认识他们。”
  许成林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他静静的看着不远处的四人,扑空之后骂骂咧咧的离去。
  “他娘的跑的真快!刚刚隔着老远,我看到这里有一男一女。本想来个杀人夺宝,没想到竟然让他们给跑了。”
  “谁说不是呢,真是丧气,扑了个空。”
  “行了,你们几个别吵了。如今我们最主要的是弄清楚周围地形,其次就是召集齐所有的本门之人,一起对付其他的门派。”
  李乘似是有些讨厌几人的争吵,对着几人张口便是呵斥。
  “是,谨遵师兄之命!”
  遭到李乘的呵斥,三名蓝玉宗的人皆是消停了下来。他们有些不情愿的,默不作声跟着李乘一起离开。
  就在四人转身离开之时,一个不经意的小细节被许成林发现。他看到四人右手的掌心之中,皆是有着银色灵光闪动。不用说,许成林知道那些银光是什么了。因为他与陈洛雪的掌心之中,也是有着相同的东西。
  “他们掌心也有银色的符箓,难道只到这浮空岛屿,就能获得一枚吗?”
  陈洛雪也是见到了四人掌心的符箓,她摊开自己的符箓,疑问的看着许成林。
  “应该没有这么简单。如果真如你所说的话,那我们先前通过三座山峰获得的玉牌,岂不是没有了意义?他们应该也是通过某种手段,获得到了这裂空符。这掌心的裂空符更像是一种认可,一种开启某种禁制的钥匙。”
  许成林摊开手掌,仔细打量着裂空符。
  “这又是你的猜测?”
  “没错!”
  许成林毫无避讳,笑着看向陈洛雪。
  “果然又是这样!”
  陈洛雪仿佛看透了许成林,那个儿时熟悉的许成林,其实没有多大变化。
  “我们也走吧。”
  见四人已经走远,许成林松了一口气。他非是惧怕四人,只是不想刚到这里,就消耗大量的灵力来战斗。
  天下熙熙皆为利往,没有获得丁点利益,却要消耗灵力来战斗,这完全是没有任何的必要。费力不讨好的事情,许成林是不会去做的。
  临进入秘境之前,宗门长辈虽然交代过找时机击杀蓝玉宗之人。但宗门长辈也是有隐藏意思了,那就是让他们量力而行。以少胜多不是不可以,但有一定的风险。而这种风险,一般情况下都是致命的。
  无论是出于哪个理由,许成林都是不会选择此时出手的。以少胜多,只有一种情况下他会出手,那就是实力绝对的碾压。
  二人离去的方向,因为蓝玉宗四人的出现了变化。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原来前进的方向上,正有着四人联袂前行。
  这四人三男一女,皆是来自九华书院,四人身上虽然带着些许伤痕,但看起来并无大碍。如果许成林见到他们的话,一定会认出这四人正是刚入秘境之时失散的四个同伴。
  许成林与陈洛雪原计划的行进方向与四人正好相反,若不是蓝玉宗四人的出现,九华书院五人极有可能会就此相遇。然而就是因为蓝玉宗这个小小的插曲,导致许成林与同门之人擦肩而过。
  “程师兄,你说现在许师弟情况如何?”
  白芸馨一边走着,一边不经意的开口向程洪铭问了一句。
  “不知道,但我想不会比我们差多少。许师弟为人低调,本事却是不低。这样的人不是醉心修炼之人,就是善于藏拙之人。我观这许师弟精于世事,不像是醉心修炼的修炼狂,那结果就只有是后者了。”
  三人听了程洪铭的一番话,都是有些惊奇。四人在一起相处的时间不短,深知程洪铭是一个少言多行的人。没想到今日白芸馨的一句无心之问,却是勾起了程洪铭长长的一句回答。
  “程师兄对许师弟的评价如此之高?”
  苏云鹤听了程洪铭的话语,不觉有些好奇。
  “这位师弟入门要比我等稍晚,境界却是丝毫不输于我们,单是这一点就足以令人称道了。况且在参加双势会武之前,我也是听到过这位师弟的些许传言的。出宗门的时间比在宗门的时间更长,擅长一手五行法术,无意涉及宗门隐秘被赶出过闻道堂,百炼峰为数不多的半路出家之人……”
  “这师弟的事迹还真是不少,只是不知他这低调的性子是天生的,还是故意装出来的。”
  苏云鹤有些无语,不由得轻轻摇了摇头。
  “不管是装的也好,天生也好,总之他是用真心对待我们,我们不能寒了他人之心。若是在这与他相遇,我定要助他一臂之力!”
  久不开口的云扬突兀的开口,这一句话却是让三人为之一愣。
  “没错,无论是出于同门之宜,还是相交之情,我们都不应该放弃许师弟。找不到他也就罢了,找到他的话,如果他愿意我们一定要让他归队。”
  白芸馨坚定的点着头,同时看向三人。
  其余三人没有作声,只是轻轻地点了一下头。在他们看来,这本是应当的,不需要说太多。
  这四个人之所以能够聚在一起,有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原因,在性情上其实也是有着共同之处,那就是都是重情重义之人。
  你对我不离不弃,我对你舍命相报,四人身上的伤痕就是最好的证明。战力最高的程洪铭,按道理来说是最不会受伤的人。但现实的情况是,他反而是受伤最多的人。
  原因无他,他的伤是因为掩护三人而受的。另外三人也不是薄情之辈,若是薄情之辈,程洪铭也不会舍身相救。皆是修行者,谁也不会轻易被骗,只是日久见人心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