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一百零四回 怪兽展风姿,前因后果事

一百零四回 怪兽展风姿,前因后果事


  就在大多数人还在纠结道路问题的时候,新的状况却是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三道身影慌不择路,从一座白色建筑之中冲了出来。观其狼狈的样子,定是遇到了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他们定是花了不小代价,才从白色建筑之中跑了出来的。
  这三道身影两男一女,不是别人,正是先一批到达浮空岛屿的王川、周恒与吕颜三人。三人慌慌张张的从白色建筑之中跑了出来,脸上挂着一幅惊惧的表情。
  看那慌张的样子,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身后追赶他们一般。吕颜与周恒二人表情惊惧也就罢了,连一向不苟言笑的王川脸上表情也是惊惧万分。显然他们所经历的事情,超出了三人的心理承受范围。
  就在三人刚刚跑出白色建筑没多远,身后的建筑突然隆隆作响。白色建筑的房门猛地爆裂开来,一只黝黑的巨爪从中伸了出来。巨爪极力的伸向外面,仿佛要努力去抓取什么。
  一番努力无果后,巨爪不甘的慢慢缩了回去。白色建筑一阵晃动,一双拳头大的血红双眼透过破碎的门户向外看去。没过一会儿,这双血红双眼便隐没在黑暗之中。
  只是随着血红双眼的消失,一声压抑的低吼声却是传了出来。随即,这白色建筑在一声轰鸣中彻底毁坏。一只通体黝黑三丈高,五丈长的怪兽从碎石之中跃了出来。
  这只怪兽外形像极了山林中的猎豹,只是他的背部多了一排狰狞的骨刺,头部长了一对锋利的犄角。健硕优美的身形,让人看上去就知道此兽极其敏捷。
  最令人吃惊的是,此兽身体犹如石质,坚固异常。身上几道伤痕,告诉了人们,他刚刚经历了一场争斗。只是随着十几息过去,怪兽身上的伤痕正在由深变浅,逐渐消失无踪。
  漆黑猎豹抬头望了一眼天空,看着远方边界处的五色光幕,眼中人性化的显露出了浓浓的忌惮之色。出奇的,猎豹并没有第一时间追击王川等三人。反而是在原地对着周围查看了一番,接着认准一个方向,向着那个方向奔跑而去。
  矫健的身影奔跑在街道之上,三拐两拐来到了另外一座白色的建筑之前。似乎是为了确认什么,猎豹围着这座白色建筑低首深嗅了一遍,然后抬起巨爪奋力的拍在建筑的门户之上。建筑的门户咔嚓一声出现了一道裂纹,猎豹抽身后退跳向远处。
  白色建筑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惊醒一般。一声低沉的怒吼声传了出来,白色建筑随着一阵晃动,门户霎时间崩碎的四分五裂。一阵烟尘扬起遮蔽了视线,一个体型巨大的身影隔着烟尘若隐若现。不过两息时间,那身影走出了烟尘,赫然是一只体型巨大的野猪。
  这只野猪体型要比普通的野猪大上两倍,通体漆黑,身体亦是犹如石质一般,锋利的獠牙熠熠生辉。野猪似是刚刚冲破牢笼一般,就要仰头长嚎一声。
  一只巨爪猛地拍在巨型野猪的头上,将它整个身体拍出两丈远。巨型野猪刚出来便遭到重击,一时头脑有些犯蒙,好半天才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他瞪着猩红的双睛,愤怒的四处寻找着攻击他的东西。当见到漆黑猎豹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便直接冲了过去。见到迎面冲来的巨型野猪,猎豹眼中拟人般的露出了浓浓的不屑之情。
  微微低首,猎豹头上双角亮起幽蓝色光芒。一层幽蓝色的光罩以猎豹双角为中心,将他迅速保护其中。巨型野猪猛地撞在了幽蓝色光罩之上,轰的一声炸响,两兽周围爆起了一阵烟尘。
  嗖的一声,巨型野猪从烟尘之中倒飞而出。野猪飞出十余丈,摔在地上滚成了一个滚地葫芦,直到撞到一座白色建筑才停了下来。野猪艰难的爬了起来,他晃了晃有些晕眩的头脑,发出了不甘的嘶吼。他身体微微颤抖着,双眼忌惮的看向前方。
  忽的一下烟尘被吹散,漆黑猎豹以傲人的姿态仰首望天。一股独属于王者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猎豹收回身周围的幽蓝色光芒,他低吼一声双眼猛地瞪向野猪。
  被漆黑猎豹这么一瞪,巨型野猪没来由的有些发慌,心中升起了一股臣服之感。这是来自上位者对下层的威压,他根本无从反抗。巨型野猪再次不甘的低吼了一声,只是这声低吼多少显得有些无力。
  漆黑猎豹周身逐渐流动起黑光光芒,其眉心之上一只黑色的竖眼慢慢睁了开来。漆黑的身体之上,出现一颗同样漆黑的竖眼,若是不仔细观察,谁也不会注意到。
  这漆黑竖眼出现的那一刻,对面的巨型野猪的低吼之声突然停了下来。他低下高昂的头颅,前肢弯折跪倒,仿佛在参拜一位王者一般。漆黑猎豹眼中露出了满意之色,身上的黑光收回了体内,眉心的竖眼也缓缓闭上。
  漆黑猎豹示威性的低吼了几声,巨型野猪一副顺从的样子,轻轻地回应了几声,二者似乎在交流着什么一样。漆黑猎豹抬头扫视了一遍周围的建筑,转身向着一个方向跑去。野猪见到猎豹离去,并没有逃跑,反而是亦步亦趋跟着猎豹离去,似是要追随猎豹一般。
  两只怪兽不知是何种物种,又为何会出现在浮空岛屿的白色建筑之中,他们有去向了何方做了什么,这些皆是无人得知。
  撇开他们不谈,慌不择路逃跑的三人,现在面临这一个窘境。三人似乎是迷路了,竟然在一个地方不停的打着转。值得庆辛的是,漆黑猎豹并没有选择追击他们,不然他们的下场不堪设想。
  惊恐之下的三人慌不择路,见到有路便跑了过去。到现在,三人已经完全迷失了方向。没有熟悉的参照物,只是一味的有路便走,再加上白色建筑在不停的移动,几人不迷路那才是怪事。
  “刚刚真是好险,那怪物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们的法术对它几乎不起作用?就连王师弟的最强攻击,也不过是在他身上留下几道伤痕而已!”
  吕颜心有余悸,想到先前发生的事她还是十分后怕。
  提到这个话题,其他二人的脸上也不好看。三人合力斗漆黑猎豹,反而被漆黑的猎豹追得狼狈不堪。这事放在谁的身上,心情也不会太好。并不是他们实力太弱,而是漆黑猎豹实在太过诡异。
  三人的法术打在猎豹的身上,均是造不成任何的伤痕,猎豹更是连哼一声都未哼。王川的飞剑之术已经算是不凡了,但也仅仅是在漆黑猎豹身上留下几道伤痕。
  让人绝望的事情还在后边,这猎豹的速度竟然开始逐渐变快。起初他们还能和猎豹斗上几回合,但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几人发现他们的攻击竟然开始追不上猎豹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令人绝望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三人发现猎豹身上的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这一发现让三人心中大惊,三人脑中同时冒出了一个想法,那就是这东西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了的,赶紧逃跑!
  三人心照不宣,一溜烟儿的向着屋门的方向退去。退到屋门的时候,三人均是发出最强的攻击阻挡猎豹。没有看身后的情况,三人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猎豹也许是刚刚苏醒,头脑还是有些呆滞,愣了好一会之后才想起去追击。正是因此,这才有了先前猎豹破门而出,三人慌不择路逃跑的一幕。
  三人是如何遇到的这个怪物的,这事的起因还要从三人躲避其他修行者开始说起。三人为了避开其他修行者,无意间进入了一座白色的建筑。
  这岛屿之上的白色建筑看似相同,实际上仔细分辨便会发现他们的不同之处。有些白色建筑仿佛用来居住的石屋,而有些白色建筑则是只有门没有窗,像是用来关押的牢房一般。
  三人进入的白色建筑,正是属于后者。进入白色建筑之后,映入三人眼帘的是一片漆黑。修行者虽说是能够黑夜视物,但在黑夜之中看东西多少还是有些不适应。
  为了进行照亮,吕颜直接红玉宝珠祭了出来。红光刺破黑暗,建筑中的情形映入三人眼中。屋中一座兽形石像立在中央,石像整体漆黑双眼紧闭。
  如果不是有光亮,任谁也不会发现与黑暗融为一体的黑色石像。石像是一只猎豹的形象,但与之相比体形要更加巨大,头上多了一对尖角,背部也多了许多骨刺,整体看上去显得狰狞无比。
  在石像的前面,摆放着一个小巧的鼎炉,看上去仿佛是用来祭祀用的。鼎炉整体古朴异常,显然是一件年代久远的器物。隔着不远,三人隐约见到其中还有未燃尽的贡香。在好奇心驱使下,他们向着鼎炉走去。
  三人不知道鼎炉里的贡香有什么作用,但想到这浮空岛屿之上定不会有简单的东西。刚一靠近鼎炉,一股特殊的香气瞬间传入三人鼻中。只是轻轻的嗅了一下,三人觉得身心瞬间清爽无比。
  “是安魂香!想不到竟然是这等好东西。法宝易得,安魂难求。这东西即便是在远古,也是难得之物啊。”
  吕颜面带惊喜之色,看向身旁的二人。
  “太好了,只是得到这东西,我们就不虚此行了。”
  周恒回以一笑,显然他也是十分高兴。
  一旁的王川也是面带笑容,只是还没待他说些什么,他似是发现面前的石像突然间动了一下。石像动了一下,王川看的清清楚楚。他顾不得其他,急忙拉着二人远离了石像。
  三人刚走开不远,石像猛地睁开猩红双眼,一声低吼之后便向着三人扑来。三人也是临危不乱,各自施展着法术向着石像进行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