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一百二十二回 传承八法门,取巧折中法

一百二十二回 传承八法门,取巧折中法


  “诸般万法,适己取之。哪来的诸般万法?我怎没有见到?”
  许成林喃喃自语,打量着空空如也的封闭石室。
  心中刚刚这般想着,只见八块奇异的晶石,各自射出一道光芒投影在许成林对面的石壁之上。石壁之上一阵晃动,分化出了八道模糊的身影。这八道模糊的身影,奇迹般的从石壁之中走了出来。看着石室中央的许成林,八道模糊的身影似乎颇为满意,相互点了点头。
  八道身影打量着许成林,成林也同样打量着他们。这八道身影相貌虽是模糊,但通过衣饰成林还是可以分辨出几个人的身份。这八个身影之中,观其衣饰有着一位书生,一名僧人,一位道士,一位像是江湖中人的持刀大汉,一位身着甲衣的世俗将军。
  至于其他那三个身影,则是有些难以形容了。一道身影有些虚幻,时有时无,好像随时会消失一般;一道身影一手拿羽扇,一手托棋盘,一举一动无不透漏出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意味;至于最后一位,则是一名负剑之人,这人衣着普通至极,毫无起眼之处,看上去犹如一位老农一般,一把长剑背在他身上,犹如背着一根扁担一般。
  僧人的身影微微向前一步,未见其有任何动作,成林的心底便泛起了一个空灵的男子声音。
  “我佛有无边大法,下可超度亡魂重入轮回,或如极乐世界;上可打通极乐世界,唤来无边佛光。可依仗佛法教化世人,可依仗佛法降妖除魔,可依仗佛法修持己身。内修精气神幻化宝华舍利,外修金刚不坏印证无敌金身。如今施主通过传功九炼,有资格得我佛法真传,不知施主可愿接受,传播佛法,助我佛教化世人,还世间清明。”
  “若接受佛法,可还能获得其他功法”
  许成林没有开口,同样在心底问道。
  “世间安得两全法,此间功法只可取其一,不可两者兼得!”
  得到僧人的回复,许成林略一点头,对着僧人抱拳深施一礼。
  “大师,还请容我考虑一番。”
  “阿弥陀佛!”
  僧人念了一句佛号,便退回到了几人之中。
  书生的身影迈出一步,对着许成林点了点头,接着在他心底响起了一个平静柔和的男子声音。
  “我儒家思想内容丰富,有仁、义、礼、智、信、恕、忠、孝、悌等诸般教义,内修的是浩然正气,外形铁骨铮铮。世间不平,有我儒家站出;世间混沌,我儒家敢于站出扫清。治世安天下,乱世匡正义,我儒家敢为人先。行走天下,一气一骨,傲然于世,唯我儒门。”
  许成林同样没有表态,对着书生身影深施一礼。书生身影点了点头,也是退了回去。
  “道法自然,师天地师自然。我道家讲究的是无为、自然、天性、不争,追求先天之境,天人合一,无所不容。选与不选,他都在那里,学与不学,他亦不会消失。道法一脉功法多为法术,讲究一个因地制宜,灵活配合,达到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境界。”
  道士身影,往前迈出一步。脚步落下,话音已落。随即,道士便退了回去。许成林听了心中一动,这道家的理念颇与他有几分相合。但他仍旧没有立即表态,只是对着道士深施了一礼。
  持刀大汉往前一步,手中阔刀往肩上一扛,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油然而生。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被岂可任而为之。人之性千变万化,无所谓善无所谓恶,唯心罢了。我魔道修士,不敬天,不敬地,只尊本心。看不惯我踩,气不过我砍,落得个逍遥自在。修习魔道功法,就要无拘无束。”
  大汉并未多说,身形一转回到了队列之中。善恶皆由本心,天地皆是不敬。这看似大逆不道,实际细想却是常人难以理解的大逍遥。能做到此的世上能有几人,不能不让人心生佩服。许成林心中又是一动,貌似这魔道的理念也和自己有几分相投啊。仍旧是没有立即表态,许成林依旧是深施一礼。
  “天地有阳就有阴,我鬼道修士就是那极阴。世人皆言我鬼道不正,安知世间大道鬼道一途。虚实无形,幻化无常,自成一路,敢称大道。我鬼道功法注重灵活多变,虚实结合,不注强攻,避实击虚。”
  一个清冷的女子声音在许成林心底响起,他看向八道身影,发现所有身影都无变化,只有那道虚实变换的身影微微靠前。显然,刚刚那个清冷的女子声音,正是出那道身影。
  成林没有多说什么,仍旧如先前一般,对着出列的身影深施一礼。
  “百步无敌手,天际我知晓,算计无遗策,乾坤尽在手。我阵道一脉虽无至强手段,但可知晓天机,趋吉避凶因力势导。借助天机,强化我方战力,使自身永立不败之地。天下平等,亦是天下无敌。”
  手拿羽扇,掌托棋盘的身影,站出来的快,退回去的也快。一来一回,身形似是没有碰到地面,一种飘然出尘的气质,让许成林没来由的心生佩服之意。
  “自打天地万灵诞生,争斗便从来没有停止过。但争斗并非我兵家之理,以战止战方为我兵家之理。什么是道理?谁赢了谁就是道理。你有你的道理,我有我的道理,相互讲不通那怎么办?一战解之。我兵家注重淬炼体魄,修炼战技。在战斗之中不停地磨练自己,以战养战,战之必胜。”
  身着甲衣的将军一步迈出,一股肃杀之气迎面扑来。这肃杀之气之中,带有一股别样的味道,仿佛是携带着至深的道理一般。以战止战,不管谁对谁错,战后都是赢家的道理。
  这看似蛮不讲理,实际上却是颇有道理。双方的道理互讲不通,虚以委蛇暗中相互算计,不如直来直去的打上一场。损失在所难免,但仔细想想似乎只是一次得失罢了,要好过慢性死亡。
  想明白了此种关键,许成林对这兵家另眼相看。以战止战,敢于敢于如此直白的说出,世上能有几人。深施一礼之后,许成林没来由的将目光看向了最后一道身影。
  最后一道身影似是抬头审视了一眼许成林,然而他并没有走出。单手轻轻背后,另一只手则是伸到背后握住了剑柄。只是单单摆出一个姿势,一股舍我其谁,傲视天下的气势油然而生。只是一刹那的功夫,许成林发现负剑之人不知何时已将剑握在手中。剑尖斜指向下,剑身犹在轻轻颤抖。
  直到此刻,呛得一声才在许成林心底响起。他心中一惊,双眼猛地缩了一下。剑已出鞘,声音后至。这是要多快的拔剑速度,才能做到如此。
  “身无长术,只有一剑。更快、更准、更强。一剑在手,天下何惧,破遍万法。”
  一个平和的声音响起在许成林心底,接着这声音便突兀的消失。
  八人依次介绍完毕,许成林却是犹豫了起来。说真的,他觉得每个人的理念似乎都与自己有相通之处。让他选择一个抛弃其他几个,着实有些可惜。
  “我看这小子选择起来有些困难,不如让我来出个主意吧!”
  负剑之人打量着许成林,又看了看其余七个身影,笑着开口了。
  “莫非你想给他全部传承?”
  手托棋盘的身影一转头,看向负剑之人。
  “非也,我的传承不完全适合他,同样你们的传承也不完全适合他。不如我们一人给他一点,岂不快哉!”
  “这不合规矩,一人身兼多法,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不用我说吧!”
  道士身影听了负剑之人的话,立即开口反驳。
  “诶~,你们都误会了!这小子功法底子乃是剑修功法,但所学又是极为庞杂。这家伙无论向哪个方向发展都可以,但同时也都可惜。我觉得既然他是以剑修功法打底,就不如还是修炼剑修功法好了。至于其他的,也很好解决。你们每人斩出各自流派的一剑印于他的脑海,这样只能算指导并不算传授。”
  听了负剑身影的话,其余七道身影陷入了沉思。趁此机会,负剑身影又是看向了许成林。
  “小子,我这个提议怎么样?你是自己选择,还是同意我的提议?”
  “我同意前辈的提议!”
  许成林毫无迟疑,直接答应了下来。只是这一小会儿,他已经向明了。出身九华书院,现虽不会御剑之术,但迟早是要学的。剑修宗门不去学剑,这不免称得上是本末倒置。况且进入修行界之时,就有人告诉他适合九华书院功法,选择剑术更加相得益彰。这就是许成林的考虑,最理智的判断,挑选最适合自己的。
  “好!这小子已经同意了。你们几个家伙什么意思?”
  负剑身影转头,重新看向七道身影。
  “好!这样做的确没有坏了规矩,这次就依你一回!”
  道士身影代表了七人的意愿,同意了负剑身影的提议。
  虽是看不到八道身影的面貌,但许成林觉得此时负剑身影似是在偷笑一般。莫名的许成林觉得这道身影一直在用语言引导众人,达成他的目的。仔细一回想,许成林发现果真如此。
  只是还不待他再多想什么,负剑身影的话再次传了过来。
  “小子!忍着点!”
  许成林楞了一下,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忍着点?忍着点什么?”
  还没想明白负剑身影的话,许成林便见到眼前七道颜色不一的光华匹练向着自己压迫而来。他下意识的想躲,只是此时的身体却被一股力量压制在原地。
  一刹那间,七种颜色的光芒在其眼前闪过,飞进了他的脑海中。这还没完,只见负剑身影一个转身辟出一剑。一道透明的匹练,又是进入了许成林的脑海。此时的许成林如同身处风口浪尖一般,脑海之中犹如翻江倒海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