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一百三十二回 此处一为别,涟漪传世间

一百三十二回 此处一为别,涟漪传世间


  想着四处转转的两人,这次果然没有什么收获。许成林与陈洛雪在血色平原转了半天,结果没有丁点收获。放弃了水域,也不想再去金焰鹰巢穴,二人兜兜转转又回到了森林之中吧。
  一棵茂盛的古树之上,一人安静的坐在横枝上,另一人则是斜倚在一旁的树干上。
  “我们这样真的好吗?”
  陈洛雪无聊的晃着双腿,无语的看着一旁有些懒散的许成林。
  “嗯~这感觉还不错!果然啊,这个角度看戏还是很爽的。”
  许成林大大的伸了个懒腰,仿佛甩去了连日来的疲倦。
  “真搞不懂你究竟怎么想的。想要出手帮助就站出来,不想出手就离去好了。”
  “要来一颗吗?这东西味道不错的!”
  前一刻还拿在手中给陈洛雪看,下一刻许成林却是将灵果直接丢入口中。
  看着许成林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陈洛雪犹豫了一下最终伸出了手。“拿来!我今天就破例陪你看一场戏,自己一个人吃独食多没意思。”
  嘿嘿一笑,许成林一摸通天灵葫,拿出了十余颗通体透明散发着寒气的灵果。
  “冰晶果,北沧大陆极北冰原的特产。闻一闻神清气爽,吃一颗提神醒脑。”
  没有理会许成林的自卖自夸,陈洛雪轻轻将口中的冰晶果咬破。一刹那间,陈洛雪觉得一种冰凉舒爽的感觉浸透心脾。微眯着双眼,陈洛雪不禁又是往口中塞了一颗冰晶果。
  “怎么样,这灵果不错吧。别不舍的吃,我这里还有。”
  说着,许成林又是拿出了十余颗冰晶果。
  陈洛雪一连吃下四颗冰晶果,终于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你这家伙,好东西还真是不少。什么提神醒脑,明明就是梳理筋脉的好东西。”
  “这东西只有前几颗对身体有好处,再吃就只能当做零食了。”
  抬头看着许成林再次递过来灵果,陈洛雪将想要送还的灵果收了回来。同时她伸出另只手,接过了许成林再次递过来灵果。
  陈洛雪将一颗灵果放入口中,目视远方不知再想着什么。
  “跟你说一件事!”
  “嗯?”
  诧异的看了陈洛雪一眼,许成林从一旁的树干上站了起来。轻走几步,许成林径直坐在了陈洛雪的身旁。许成林有一种感觉,他觉得陈洛雪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想跟他说。
  “其实这几天我一直在想,我觉得前几日遇到的庞军好像有些问题。”
  看着陈洛雪轻皱的眉头,许成林郑重了起来。
  “有什么问题?”
  陈洛雪轻咬嘴唇,有些不确定地开口。
  “当日我见到他之后,总觉得他身上有股气息似曾相识。但那股气息实在太淡了,再加上被他们转移了注意力,所以当时没顾得上仔细想。如今再回想起来,我可以确定,那股气息就是我施放的千灵醉。”
  许成林双眼一缩,脸色有些难看。
  “你只在两个地方施放过千灵醉,希望他不是在第二个地方接触到。”
  “希望吧。只是,你最好小心一些。有些事情,不得不防。”
  许成林想到了什么,陈洛雪自然是知道的。二人对然没有直接挑明,但已是明白各自心中所想。
  “我知道,你也不要掉以轻心。这次出去之后,大概我们又要各分东西了。”
  说到这里,许成林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
  “知道了,现在想太多也无用。你看他们还没结束,真的就像是在上演一出好戏一般!”
  一开始是许成林邀请陈洛雪看戏,而现在则是完全反了过来。看戏实际只是一个借口,他们只是不想提起分离的话题罢了。
  二人口中所谓的好戏,实际上是四名修士大战妖兽的场景。说是大战,但在二人眼中是有些小打小闹的。四名修士好半天都没拿下妖兽,说实话这战斗还真没什么看头。
  “正所谓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观看他人的打斗方法,也是可以增加我们的临敌经验的。你看那四人围着妖兽打了半天,却是并未将他拿下,这是为何?不是他们不尽力,而是他们的配合有问题。四个人的攻击,并不能将力量使到一处。哎!其实这也怪不了他们,是那妖兽够聪明,竟然懂得趋利避害。总是在关键的时刻,躲避开要害的攻击。实际上这一顿争斗下来,这妖兽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许成林一边吃着灵果一边含糊不清的讲着,看那滔滔不绝的样子,颇有些指点江山的意味。
  知道许成林是在强行转移话题,陈洛雪也很是配合。
  “看你品头论足的样子,这样的战斗见过不少吧。”
  “那是!在北沧大陆极北冰原上,我遇到了不少种类的妖兽,有时候是我追杀妖兽,有时候则是被他们追着跑。”
  听着许成林很轻松的说着过往的事情,陈洛雪却是笑了出来。
  “许成林,你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在我看来,其实这种战斗已经给你涨不了经验了吧。你这么执着的想看下去,是为了让我增长经验吧。”
  许成林顿了一下,再次将一颗灵果丢入口中。
  “说的没错!在这里待不了多长时间了,我不在你身边,要照顾好自己。”
  “那......你也要是......”
  “算了,怎么又说到这里了。今天还在,明日还远。走走走!我们再去别的地方看看。”
  “嗯!”
  陈洛雪轻轻地点着头,二人一同起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几日之后,秘境中的天空突然变暗,轰轰的雷鸣之声随即响彻天地。丝丝闪亮的电光,如同碎裂虚空一般不时地闪亮。此间变化虽是突兀,但身处秘境中的人却没有多少惊慌。雷鸣响彻不久,黑暗突然被光芒撕裂。银色光芒透过云端间隙,洒落在地面之上。每一束光芒之下,皆是出现一扇打开的门户。
  “时间到了啊,是该离开了。”
  轻轻叹了口气,陈洛雪看向一旁的许成林。
  “是了,是该离开了。”
  说着几乎相同的话,做的动作也几乎相同。许成林同样是叹着气,看向了一旁的陈洛雪。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随即便各自不舍得扭开了头。时间还很长,修行之路也很长。为了将来,二人都是心中下了某个决心。
  此时的分别,不过是为了将来的再续!
  两人同时向前迈出一步,身影消失在光芒之中。外界盆地之中,一道道身影从虚空之门之中走了出来。这些人出来之后,都是走向了各自的宗门。一男一女几乎同时迈出虚空之门,二人对视了一眼,一左一右走向了各自的宗门。
  “咦?是你小子?不错不错!”
  仔细打量了一番许成林,青尚真人满意的点了点头。
  许成林闻言猛地抬了一下头,见到青尚真人一脸微笑地看着自己,他不敢怠慢,急忙对着真人行了一礼。
  “很好很好。有没有遇到其他几个小家伙?”
  青尚真人一脸和蔼的开口,许成林自是知道他话中的意思。
  “遇到了,师兄们都还好。后来因为一些事情,我与师兄们以及幻灵教众人分头行事了。”
  短短一句话,许成林却是传递出了许多信息。青尚真人只是略一思考,便想到了许多。
  “真的很好,不愧是我九华书院弟子。当初对你说了要替你们讨公道,现在我已经兑现了。那蓝玉宗的蓝皮狗,已经被我打成重伤逃回宗门了!”
  说到此处,青尚真人哈哈大笑起来。
  “他娘的!没个尊卑长幼的规矩,以大欺小,活该被人打伤。若是等我那天有能力自己报仇了,老子非要杀上蓝玉宗大闹一翻不可!”
  许成林心中的想法没有表现出来,却是重重的吐出一口郁闷之气。
  “多谢师祖主持公道!”
  许成林重重一抱拳,神情显得很是郑重。
  “你这小子!为门下出头,本就是我们这些老家伙的责任。谢来谢去的,好生的没意思。好了,你也并不轻松,先去后边等会儿吧。”
  许成林点了点头,走向了青尚真人身后的队伍。青尚真人身后已是聚集了五六人,许成林与他们不甚熟悉,所以也只是站了过去,并没有打招呼的意思。
  又是过了一个时辰左右,又有许多人从虚空之门走出。程洪铭等四人,一个不少的走了出来。四人的出现,青尚真人又是高兴了一番。一番夸奖之后,青尚真人又是让四人归队了。
  从日上三竿直到日落西山,在太阳消失的一刻,虚空之门终于消失在虚空之中。那些没有走出虚空之门的人,则永远留在了秘境之中。
  青尚真人转头看了自己身后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三十五人进入,三十人回归。此次一行人之中,竟然只是陨落了五人,这多少让他有些欣喜。
  刚要开口说几句鼓励的话,青尚真人却又是眉头不禁一皱。他神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收一放,便将在场的三十人的情况查看完毕。原先的五人小队的建制,现在不知怎么变成了七人小队。死去的五人,恰巧都是原来队伍中的队长角色。
  而现剩下的三十人,则是很奇怪的分出了三个派系。以程宏铭为首的五人小队,以庞军为首的三个七人小队,以及以朱芸为首游历在外的三人小队。
  “这就有些意思了,实力最强的一组没人陨落这很正常;懂得韬光养晦,有自知之明的人无事,这也说得过去;一身宝物保了条命,这也没问题;其他的几个小队就有意思了,为何死的全是实力强的队长,实力弱一些的反而无事?”
  带着这个疑问,青尚真人神识又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扫向众人。这一次他探查的很仔细,任何人的身上都是仔细的看了一遍。这之后,他双眼微眯了一下,嘴角漏出了一个笑容。
  他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庞军,以及三个七人小队中的某几个人。随即青尚真人移开目光,轻轻偏过头看向另一处。如同约定好的一般,清灵仙子与青尚真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不知是巧合还是必然,他们竟是同时看向了对方。不着痕迹的点了一下头,二人随即看向各自的门下弟子。有些事情不必挑明,一个眼神交错就已互相明了。
  这一切发生的很快,快到几乎所有人都没有察觉。跃凡真人的神识,其实一般人能够感应到的。当然,某人却是个意外。青尚真人第二回的神识查探,许成林就是感应到了。只是他反应却是有点慢,两位跃凡真人交流完毕,许成林这才看向青尚真人。
  迎着许成林的疑惑目光,青尚真人却是楞了一下。随即他想到了当初在沙漠遇到的情形,脸上露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
  “看来又是有奇遇了,神识竟然增长不少。不过不要自满,世上奇人异事多得是,保不准有人比你有更多奇遇。修行之路最忌自满停滞不前,因为你不走,不代表别人不走;你不动,不代表别人不动。”
  青尚真人没有指名道姓的和谁说话,在场的三十人都是认真地听着。他们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似乎青尚真人意有所指一般。许成林面上一直没有变化,但他知道青尚真人实际上是在和他说话。但随着青尚真人接着说下去,许成林便开始有些听不懂了。
  “阴谋诡计这种东西,耍的了一时,但耍不了一世。有些藏头露尾的家伙,迟早是要被抓出来的。也许在某个时候,他们会得意一时,但过了那个时候,他们将再也得意不起来!”
  这青尚真人的后一番话,显然是一种警告。但许成林仔细想了一下,感觉这番话不像是和自己说,但看青尚真人那神情,又似是特意说给自己听的一般。
  看着一众迷惑不解的人,青尚真人脸上重新挂上了笑容。他轻轻的点着头,又是将人数重新数了一遍。
  “三十人,整整三十人。可以了,可以了。出来半数,已经很是令我满意,出来三十人就让我惊讶了。呦!了不起啊!几个小家伙,收获颇为丰厚啊。”
  青尚真人看向三十人,他的双眼中有着毫光闪现。单手一指,十余人被他点了出来。这十余人的储物袋,在他的眼中仿佛变得透明一般。其中装的东西,丝毫没有逃过他的双眼。
  青尚真人轻轻地一挥手,众人只觉一层无形的力量临身。他们储物袋上一层灵光浮现,一息之后消失不见。众人心中皆是惊了一下,急忙摸向自己的储物袋。
  “莫慌莫慌,只是个小小的隐匿术而已。你们那些好东西,要是让别人不小心看去,说不定就是一场灾祸。”
  众人听了青尚真人的话语,都是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心境之余,他们无不感念他的关照之心。众人纷纷抱拳,对着青尚真人真心的深施一礼。
  “多谢师祖关心!”
  不管是出自真心,还是有意做作,青尚真人听到这句话还是很欣喜的。
  “无妨无妨,呵呵呵......”
  青尚真人笑了起来,同时他也不着痕迹的扫了许成林一眼。有些事情他已经察觉,他眼中的好戏似乎正在开始上演。
  本该和乐融融的氛围,许成林却是一直感觉到有些古怪。他总觉得,一丝浓浓的恶意在时刻萦绕着他。他四处查找一番,那一丝恶念又是消失不见。
  许成林摇了摇头,一时间搞不懂究竟是谁在对他心生恶念。不远处庞军等人,同样对许成林怀着满满的恶意。对于庞军的恶意,许成林一点也不感到意外。
  倒是他身旁几人的恶意,却是让他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仔细查看了一下几人的面貌,许成林顿时恍然大悟。这几人其实也是熟人,正是当时与许成林和陈洛雪遇到的七人。
  “莫非这几人之间有什么暗中交易,不然他们为何会如此的同仇敌忾?”
  摸着下巴与几人互相对视着,许成林气势上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笑话!他许成林怎么会怕他们。七人之中单独出来一个人,没有谁是许成林的对手。即便现在对上七个人,许成林也是一点不怕。不说如今这场仗打不起来,就算打起来也有程宏铭他们就在身边。
  实际上所有人都是明白,大家只是目光互相敌视而已。动手,是不会动手。所有人看得透彻,许成林当然会毫无顾忌的直接与对方对视。只是目光上的交锋罢了,谁又会怕谁?
  不过片刻,让他惊奇的事情又出现一件。回归的其他人,看向他的目光多少有些躲闪。隐隐的,许成林从这些人的目光之中,既看到了恐惧也看到一些不敢发作的愤怒。
  “这是怎么回事?我没得罪他们啊!看这些人的面貌,好像是我救的那些人啊,他们不记得也就罢了,为什么会是这种眼光看我。”
  许成林完全不明白,这些人为何会惧怕自己。其中一些人的面貌,许成林是熟悉的。不久之前他还出手,将他们从黑衣人的包围中救了出来。现在真的不知为什么,这些人竟会用这样的目光看他。
  至于另一些人,则是更加奇怪了。他完全与他们没有交集,为何也是同样的目光。而且还有更奇怪的,与他最熟悉是的朱芸三人,似是有些躲闪他的目光,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一样。
  “许师弟,难道你得罪了这些人不成?”
  白芸馨看出了一些问题,她走到许成林身边,轻声的开口。
  “是呀,你得罪的人多了点吧。”
  云扬和苏云鹤见状,也是向着许成林走来。
  “我哪知道?这些人之中我还救过几个人,不知道他们为何会如此。不对!没有的事!我根本没得罪他们啊,很多人我都与他们没有交集,怎么会得罪他们?”
  许成林一脸迷惑,说到最后更是一直摇头。
  “你救过他们中的一些人?”
  一旁的程洪铭眉头一挑,问到了关键之处。
  “是呢,当日我与幻灵教陈洛雪一起,遇到有人想要偷袭他们,于是我带他们冲出了包围圈。只是在突围过程中,不慎着了道,后来才与他们分开了。”
  许成林简单的叙述了一遍当日之事,但其余四人已经能够明白事情大概了。
  “既是如此,我到要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白芸馨心下感到奇怪,于是她走向了那些人,想要直接询问出个子丑寅卯。
  都是修行之人,相隔的距离也不是很远,许成林几人的谈话不可避免的被他人听了去。而白芸馨与那些人的交谈,也是被许成林几人听了个清楚。
  “没有这回事?只记得我用法术攻击过他们?是了,看来问题就出现在此处了!”
  许成林听着对话,似乎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白芸馨向着许成林走来,目光之中似乎存在疑问,程洪铭等三人也是看向了他。迎着三人的目光,许成林只从三人的目光中见到了疑问,并没有见到丝毫怀疑。重重的吐出一口气,许成林心中一暖。
  “后来他们那些人发生了什么?没有别的人知道这件事情?”
  白芸馨关切的问了一句,但迎来的却是她不想听到的答案。
  “就我们两个,貌似其他人并不知道这件事情。他们那些人后来怎么样了,说实话我也是不知。后来我们两个再找去的时候,遇到的是庞军与另外七个人。他们反将一军,愣是说我是攻击同门的罪魁祸首。”许成林摊了摊手,说出了一件让他当时也十分郁闷的事情。
  “和庞军在一起的七个人?”
  云扬下意识的转了一下头,他似乎从庞军的脸上看到的笑容。不过那笑容只是一瞬便消失,这让他一度以为自己看错了。但他又是看向庞军身旁的七个人,那自得意满的笑容这次被他看了个清楚。
  “原来如此啊!”
  云阳了然的点了点头,其他三人却是向他一步明白了怎么回事。诬陷!赤裸裸的诬陷!这就是个针对许成林的阴谋!不!这是阳谋!因为现在这事情简直是死无对证,而对方却是有着不少人证。这简直就是一个死局,一个将许成林逼得身败名裂的死局。
  世间有时就是这样不公,救人的人不一定会有好报。
  “算了!算了!由他去吧!”
  许成林心中有些烦躁,重重的吐出一口郁闷气。
  四人知道许成林心中郁闷,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修行界讲究实力,但有时候同样的也是讲究道理的。修行界就是这样神奇,可以随时讲道理也可以不讲道理。
  诸多弟子的一举一动没有逃过青尚真人的双眼,而真人则是没有多加理会。修行一途就是这样的,充满着各种不确定性。有可能遇到困难,也有可能一帆风顺。
  但无论是哪个,很多时间都是自己度过的。若是见到门下弟子有难处,就立即出手相助,那什么时候帮到头啊。有些事情,是需要他们自己去面对的。
  许成林抬头望天,他心中有着郁闷难以发泄。不由得,他望向了远处幻灵教的方向。在那个方向,有他心系的人。今日的离别只为来日再续,他顾不得其他,只要自己好好修炼就好了。
  闭上双眼,许成林深吸一口气。再睁眼的时候,它的情绪已经完全平复。一转头间,许成林恰巧见到了青尚真人漠不关心的脸庞。他总有种错觉,这位真人似乎知道一切,只是他不愿点破罢了。
  想到这里,许成林不禁想到了青尚真人说的第二番话。他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那番话中的一些意思。
  两位真人心领神会的事情,对于两个宗门来说是件值得注意的事情,但对于整个世界来说不过是件小事而已。而这件小事就此引起的涟漪,却是在悄无声息的逐渐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