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二百零七回 负月别白云,纵横论形势

二百零七回 负月别白云,纵横论形势

白云村变了,这里不再是三人记忆中的故乡。夫子未去世之前,村中的学堂还是他们熟悉的。但现今夫子也不在了,学堂就变成了一所空房子,这里也变了。若说这村中唯一没有太大变化的,反而是三人最不愿意去往的一个地方了。十年前的天地变动带来了修行重现的契机,但也给大陆上带来了各种各样的灾难。而在那场灾难之中,当时的白云村无疑是受到了重创。那一场灾难中,白云村几乎半毁,村民遇难更是不知凡几。那次灾难中遇难的人们,都是被集中安葬在离着村子不远的地方。这里,便是所谓的三人最不愿意去往的地方。
  
  顺着小山坡向上望去,入眼是一幕凄凉的场景。一座座坟墓紧紧相邻,沿着山坡而上直通向远处。相比起十年之前,这里的坟墓并没有增加多少,反而少了许多。也是,十年的岁月流过,那些无有后人打理的孤坟早已消失在岁月的流逝。岁月带走了人们的思念,也带走了人们的忧伤。看这一片几乎无人打理的墓地,就能够知道这里已经很少有人过来了。
  
  今晚的月亮很圆很亮,天空中虽有乌云,却是不敢靠近月亮半分。月光遍撒大地,犹如泄下一片银辉。沐浴在月光之中,三人走在一片荒凉的山坡之上。
  
  “就这里吧!这里能够望见白云村,地势也较为平整。白云村虽然变成如今的样子,但想是夫子还是愿意看着他的。”
  
  许成林在山坡的一处较为平整的地方停下,看了看跟在后的二人,他缓缓的说着。
  
  “就这里吧!”
  
  陈洛雪轻轻回了一句,接着一抬手放出数道风刃。嗖嗖几声,周围的杂草全都被清理的一干二净。
  
  唐晓天默默地上前,手中墨箫灵光一闪,点着地面连连点出。几声闷响之后,地面上出现了一个一人大小的坑洞。
  
  取出夫子的躯体,陈洛雪虚托着小心的放到了坑中。她呢喃的低声了一句,却是谁也没有特意倾听。她蹲下子,颤抖着抓起一把泥土,小心的放入了坑中。接着又是一小把泥土放入坑中,一把接一把。
  
  许成林走上前,他弯腰抓起一把泥土放入坑中。接着他看了眼有些愣愣的唐晓天,无奈的摇了摇头。
  
  仰天长吸了一口气,唐晓天似是做了什么决定。他三两步来到坑前,飞快的抓了把泥土放入坑中。接着他一按陈洛雪的肩膀,却是将她的动作制止住了。
  
  “让我来吧!”
  
  低声的说了一句,唐晓天蹲下子自顾自的用双手拥起大片泥土。他含着泪,将这些泥土全都推入了坑中。陈洛雪站起了子,却是将头转向了一旁。在二人看不见的方向,两行泪水又是流了下来。
  
  “就此安息吧!我们都会好好的,会一直
  
  走下去,一个不少的走下去!”
  
  轻声念叨了一句,许成林也是蹲下子拥起大片泥土。泥土推入坑中的那一刻,许成林突觉心脏猛地抽动了一下。一股钻心的疼痛用遍全,许成林的泪水又是流了下来。这疼痛并不是来自**,而是来自精神,悲伤之痛!
  
  看了同样悲痛的唐晓天一眼,许成林一咬牙接着同样的动作。在二人你一下我一下的将大片泥土推入坑中,夫子的躯逐渐消失在泥土之下。先是他的双腿,接着是四肢,接着是他的容颜。夫子容颜被彻底掩埋的那一刻,三人都是子一怔。怅然若失与如释重负两种矛盾的感觉一时袭上心头,三人心中全都不是滋味。
  
  “走吧!逝者已逝生者如斯!这件事不算完,还有长生教的事等待着我们解决。我们的路更没有完,大家还没有聚齐,还有许多事都没有做!”
  
  沉默了片刻,许成林叹息了一声。他摇了摇头,招呼了二人一句率先离开。
  
  “走吧!逝者已逝生者如斯!夫子也绝对不想见到我们消沉的。”
  
  双唇轻抿,陈洛雪拭去了眼角的泪水。对着唐晓天说了一句,她转追着许成林而去。
  
  “此去一别不知何许才会回来,或者再也不会回来。故乡不在,故人已远!但我们一定会好好的,大家都会的!”
  
  对着夫子的坟墓轻轻念了一句,唐晓天也是转离去。
  
  风声呼啸,天空中的乌云被吹得七零八落。三人心中的乌云,却是并没有散去。他们怀着忐忑的心去向白云村,见到的却是故乡变了模样,更是亲眼见到重要的人死,最后怀着复杂的心亲手埋葬。
  
  三人迎光而来,负月而去,这一去却是卷入了重重漩涡。
  
  散修联盟的一间石室之中,云河真人正独自一人在凌空刻画着一副棋盘。纵横十九道,每一道都是他用灵力勾勒出来。看那灵力经久不散有如实质,便可见云河真人功力之强。
  
  棋盘刻画完毕,云河真人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双指连点,一个个黑白两色的光点出现在棋盘之上。看着棋盘上黑白两色棋子的走向,云河真人微微蹙起了眉。
  
  “黑棋先行,已在各处站稳了跟脚。白棋后行,却是大刀阔斧占据了大半河山。从表面上看白棋占优,几乎大事已定。但若是仔细观察,其实并非如此。每有白棋关键之处,都会有黑棋紧紧贴靠。这黑棋混在白棋之中,实则有如附骨之蛆,驱不走拔不掉,一不小心更是有被反吞的可能。”
  
  摇了摇头,云河真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啪的一声轻响,一枚白色棋子出现在棋盘的天元位置。这无人敢轻易落子的奇异位置,却是有人直接落子此处。
  
  这一枚白子并
  
  不是云河真人下的,更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见这莫名出现的一枚白子,云河真人一挑眉直接落下一枚黑子。
  
  “黑棋在各处都有跟脚,这中心放弃岂非没有半点应对之法?”
  
  看着棋盘上黑白两色棋子仍是焦灼状态,云河真人轻轻说了一句。
  
  “那中心就给你了!”
  
  虚空中响起一声回应,接着棋盘上白光一闪,一枚白色棋子出现在不起眼的角落。
  
  听到这突兀出现的声音,云河真人并没有感到丝毫奇怪。这石室中只有他自己,但出现另外的声音却是没感到奇怪,很显然他早就知道会有他人到来。
  
  “既然送上门来,那我不要白不要,这中央位置就是我的了。”
  
  说些,云河真人落下黑子。天元位置的白子直接被吃,黑子瞬间占据了中央位置。
  
  那白子果然没有再理会中央位置,而是不停的照顾着边边角角。黑棋趁着趁着这个时机,迅速巩固了中央位置。
  
  “现在怎们样?”
  
  虚空中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中带着些许笑意。
  
  云河真人闻言打量着整盘棋,一时不知那人为何而笑。白棋几手落下,将自己凌厉的攻势丧失一空,而先前处于防守地位的黑棋却是趁势崛起。无论再怎么看,现在都是白棋劣势。
  
  一时搞不明白,云河真人摇了摇头。他双指一点,一枚黑棋直接出现在棋盘之上。这一子落下,黑白优劣瞬间拉大。一片白棋,直接落去黑棋的包围。只是在一子,白棋就要丧失大片河山。
  
  “如今形式敌暗我明,就如这棋盘上的黑白棋子一样。对方为黑,我方为白。白子虽是占据大片河山,但隐患是根基不稳。黑棋虽然没有发展势力,但却是站稳了根基。况就是如此,白棋势大却不能随意落子,稍不留意就会落到如此地步。”
  
  轻轻说些,云河真人缓缓的摇了摇头。
  
  这次虚空中没有人应声,石室中有了片刻的宁静。但这宁静没有维持多久,啪啪啪三声轻响便响起在棋盘之上。
  
  一枚白棋直接卡住了黑棋吞吃白棋的关键位置,另外两枚白棋也是出现在边角处。这三枚白棋一出现,整盘棋顿时又有了变化。黑棋动弹不得,而白棋在外围隐隐形成了一个包围圈。
  
  “一次三枚棋子?”
  
  云河真人挑眉,转头看向某处。
  
  “是啊!因为他们的敌人从来不是一个,而是面对我们三个下棋人。”
  
  随着这声音响起在空dàng)的石室中,虚空光芒一闪,一名儒雅修士从其中走了出来。这儒雅修士正是一路跟随许成林等人,负责暗中保护保护的九华书院修士。谁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找到散修联盟的,又是何时到的这里。
  
  “若是白子不纯粹怎么办?”
  
  见到来人,云河真人轻轻一笑。他微一点头,出言问了一句。
  
  “嗯?”
  
  奇怪的看了云河真人一眼,儒雅修士有些迷惑不解。
  
  云河真人没有多解释,而是一抬手抛出了两封书信。若是九华书院与幻灵教的一众修士在此,定会发现这两封书信正是他们带来的。这两封书信还有一个名字,岁月不知愁。
  
  两封书信飘在半空,其上瞬间划过无数影像。云河真人趁此时机连连点出数指,只见棋盘上一些关键位置的白子逐渐变成了黑色。
  
  这黑子一出现,白棋走势瞬间混乱。儒雅修士看完影像,心中有着一刹那犹豫。但随即他下了决心,就要开口说话。
  
  突然虚空几道灵光出,棋盘上那些刚刚变作黑子的白子瞬间爆裂。在那些爆裂的位置周围,又是出现了数枚白子。
  
  随着灵光一起出现的,还有一个清冷的女子声音。
  
  “白棋不纯粹,干脆就毁了他!后续还有许多好棋,不要吝惜扔掉这一两粒老鼠屎!”
  
  话音刚落,虚空灵光一闪,一名女子出现在石室之中。观这女子的衣着配饰,赫然是幻灵教的修士。
  
  “没错!当断不断,必留后患!”
  
  儒雅修士对着女子一点头,也是开口说了一句。
  
  “这新多出的棋子作何解释?”
  
  对着二人点头示意,云河真人再次问了一句。
  
  “我们这边的下棋人不止一个,最多会是七个!”
  
  幻灵教女子没有迟疑,直接给出答案。
  
  “对手也不一定是一个!”
  
  云河真人会意,但随即又是说了一句。
  
  “将来也许是,但现在只有这一个!”
  
  儒雅修士与女子对视一眼,最终开口做出回答。
  
  “原来是这样!那我立即做出安排,其他的就麻烦两位老友了!”
  
  云河真人了然的点了点头,一挥手打散了棋盘。他自顾自的转,向着外面而去。
  
  “自是可以!”
  
  “责无旁贷!”
  
  一男一女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在云河真人脑海,随着声音消失,这二人的影也是消失在石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