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二百一十七回 先杀后解释,仿若地狱行

二百一十七回 先杀后解释,仿若地狱行

早在唐晓天闯入后厅的时候,许成林与陈洛雪已经下意识的放出了神识。神识探查之下,后厅内的形一览无遗。一口巨大的丹炉悬空而起,其下跳动着灵动的火焰。一名煅体期的修行者,正在掐动法诀准备收回火焰。这些都不是最引人注意的,最吸引人目光的是丹炉之上的许多团血光。
  
  这血光也许别人不认识,但许成林认识,陈洛雪认识,唐晓天也是认识。当初他们在白云村,可是亲眼见到了这血光是如何形成的。长生教的杂碎们不知用的什么法术,让人的心脏化作血光离体飞向他们。这种手段,正是他们一直逃过舆论的关键。
  
  屋中的形一览无遗,而随着二人将神识向着后延伸,有是有了新的发现。在这同时,他们也是觉察到先前的某些古怪。中厅的浓郁药香,其中夹杂着一些古怪的味道。当时所有人都是没有在意这个味道,但现在仔细一回忆,那味道赫然是腐烂已久的血腥气。
  
  地上的修士没有了四肢,哀嚎声反而小了很多。因为他已经疼得快要昏过去了,喊得时间长了也逐渐没有了力气。这人亏了是修行者,不然换做一个世俗之人早已经死去。什么是血流成河,这次许成林直接做了演示。以地上修士为中心,四周的土地全都被鲜血染红。被血染红的土地面积还在不停地扩大着,显然这修士上还在不停地流着血。
  
  此时的修士已经气若游丝,但修行者强悍的体质硬是让他苟延残喘的活着。被许成林斩断四肢的那一刻,他想过想要自杀。但最终他放弃了,因为好死不如赖活着,或者说他害怕死亡。有些人别看口口声声的说着不拍死亡,但死亡真的来临的时候,却是犹如一个癞皮狗一样怕的要命。这个修士,显然就是这样的垃圾。他怕死,没有勇气面对死亡。
  
  看着地上半死不活的修士,又是看了看后厅与仓库,许成林摇头叹了一口气。如今长生堂的所有修士全都被他们一锅端,但他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这长生堂的抵抗,比想象中来的要小许多。相当西境郡的人撤离后都是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如今这里的平静反而让他感到不妥。
  
  不过十几息的时间,后听众传来几人的倒吸冷气的声音。一些难听的谩骂之声,也是随后传了出来。第一个走出后厅的是唐晓天,他看了一眼许成林与陈洛雪,接着走到地上修士面前狠狠地踩了一脚。这修士吭都没吭一声,只是躯体抖动了下。
  
  “呸!这样也是便宜他了!”
  
  朝着修士吐了一口口水,唐晓天走到了一旁。
  
  第二个走出来的人是苏云鹤,他看了眼地上的修士,眼中却是出奇的冷。
  
  “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修行者虽是自认
  
  为高人一等,但说到底还是人。既然都是人,那为何要以残杀世俗之人为乐?”
  
  带着不解,苏云鹤对着那修士吐了口口水,接着也是站到了一边。
  
  第三个走出来的是马致远,他微皱眉头,显然在思考着什么。而就在这时,地上的修士不知是回光返照还是因为其他,竟然双眼圆睁面带喜色。
  
  “救我!救我!救我啊!我不想死!我不想......”
  
  这修士的话没有说完,也再也说不完了。他眼中的希望迅速消散,接着变作了迷茫不解,然后又是化作了恐惧。不过一息的时间,这修士的眼神便没有了神采彻底黯淡下去。
  
  “这样的家伙万死难辞其咎,今我就要替天行道。”
  
  马致远在众人没反应过来之际,竟是一剑封喉杀死了修士。他的动作要比他的话快许多,以至于周围的人都是没有丝毫反应。
  
  “你......”
  
  许成林一句话没说完,便又是硬生生的咽了下去。因为这个时候,他见到徐飞远与公孙静正在马致远后。马致远出手杀人的过程,完全落在二人眼中。
  
  “马师兄你杀他我不反对,只是我们向谁打听消息?先前外面的三个修士,两个被我用法术瞬杀,另外一个虽是被洛雪弄晕,但估计醒来也会是白痴。就这一个能说话的家伙,竟然也被你顺手解决了。”
  
  摇了摇头,许成林古怪的看向马致远。
  
  马致远闻言形一怔,他呆愣了几息时间,接着一脸无辜的抬头看向众人,最后目光定格在许成林的脸上。
  
  “这事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犯下如此大错!”
  
  这话说得极为有艺术,在埋怨中指责了别人,同时也将自己的责任择到最小。
  
  听了马致远的埋怨,许成林微微皱了皱眉。马致远先前并不是如此,这次不知为何竟然将责任推的一干二净。隐隐的,许成林觉得有些奇怪。他仔细一想,发现马致远这次出手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这事算了吧!马师兄也不是有意的,况且我们也不一定打探到什么消息。因为......”
  
  公孙静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陈凌的高呼声打断。
  
  “大家赶紧过来!你们快来这里!”
  
  陈凌的语气中带着急促,隐约还能听出几分惊恐。
  
  公孙静的话打断了许成林的思路,陈凌的声音更是让他彻底转移了目光。其他人亦是如此,一些本该被察觉的端倪,竟是这样差阳错的被隐藏了下来。
  
  “走!我们过去看看。”
  
  徐飞远说了一声,便于公孙静迅速向着仓库方向赶去。马致远也是没有迟疑,迅速向着那里赶去。苏云鹤看了没有动打算的三人,也是朝着那里赶去。
  
  “那边究竟发生了什
  
  么?”
  
  看了二人一眼,唐晓天沉的问道。
  
  “死人、尸体、腥臭的血液、死不瞑目的双眼、残碎的血......”
  
  一点也没有避讳,许成林直接说出了他看到的景。
  
  “什么!?”
  
  唐晓天大吃一惊,背后的冷汗刷的一下渗了出来。许成林虽然只是说了几个词语,但他已经足够可以想得更多。走遍了长生堂,但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乞丐和老弱。他心中虽然已经有了猜测,但真的要面对这个猜测的时候,唐晓天还是有些震惊。
  
  “这帮杂碎!”
  
  咬牙暗骂了一句,唐晓天甩下二人直接向着仓库赶去。
  
  此时仓库的房门大开着,几扇窗户也是被人为破坏。从四处漏风的仓库屋中,一种难闻的怪味扑面而来。这味道与药香相混合,形成了一种令人作呕的气息。忍住恶心吐的冲动,唐晓天仔细分辨了一下这味道。他发现,这味道正是先前他感到古怪的源头。而且这味道他有些熟悉,感觉像极了血腥气。只不过稍有区别,这血腥气中有种腐烂的味道。
  
  看了看一旁在不停呕吐的白子月,以及一旁不停抚压惊的陈凌,唐晓天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不用说,定是里面的场景让二人如此模样。
  
  深吸一口气,唐晓天稳了一下绪,直接迈步进入仓库之中。仓库中被翻得乱七八糟,各种药材被扔的到处都是。唐晓天仔细的搜索着屋中的形,突然间他的目光在一个方形的洞口上停住了。他快步上前,来到了洞口旁边。
  
  他探头往里面望去,刚一露头便感觉一股腥臭的气息扑面而来。忍不住这股恶臭,唐晓天直接将头缩了回去。他迅速的施展了一个净尘术,这才敢再次探头看那洞口。洞口仅容一人通过,其内一片漆黑,隐约可见一点光亮。唐晓天心中清楚,那是先下去的人放出的灵光。顺着洞口往下看去,只见一条窄窄的楼梯直接通向下方。看这楼梯的陡峭程度,显然通向很深的地方。
  
  唐晓天往下看了一眼,接着小心的顺着楼梯向下走去。顺着楼梯盘旋的走了几圈,越是往下唐晓天觉得越是冷。到了地面之时,唐晓天发现地上已经结了一层两指厚的坚冰。
  
  抬眼看向四方,唐晓天发现这个地下空间很大。若是用什么来丈量的话,大概是十字街铁匠铺地下空间的百倍不止吧。顺着冰冷气息的来源,唐晓天发现远处一座阵法在不停地运转着。丝丝淡蓝色的气息,不断从其上冒出。显然,所有的寒冷气息都是来自这座阵法。
  
  在离着他更远的地方,唐晓天见到了数道灵光。很显然,那就是先他一步下来的人们了。在这些人面前,有着几口如同水池般的东西存在。那些池子中仿佛
  
  堆满了东西,众人正在池子前沉默不语。
  
  唐晓天心沉到了地下,背后更是感到一片冰寒。他一步一步向着那些灵光走去,走过了散发寒气的法阵,走到了几人的旁,来到了几口水池面前。走过这一路明明只是用了十几息的时间,而唐晓天确实感觉走过了十年。
  
  眼前是一副怎样的场景啊。残肢断臂堆满了一个水池,看那残肢皮肤上的黑色,可以得知他们堆放在这里已经很长时间了。时间有多长不好推断,但应该有很长时间了。不然也不会在冰冻之下,也散发出冲天的恶臭气息。其他的水池一个装满了暗红色的血液,称之为血池一点也不为过。另外几个水池存放的是较为完整的尸体,那些尸体横七竖八的被随意丢在里面,尸体的头颅呈现不规则扭曲。那一双双迷茫、不甘、恐惧、惊慌的双眼,让人看上去毛骨悚然。
  
  形形色色的尸体被堆放在水池之中,看那模样有老有少,有干净有污浊,于是他们的份也是跃然而出。被长生堂接走的所有人,应该全在这里了。他们的样子千奇百怪,但却是有着一个共同的特征。每一具尸体之上,在心脏的位置都是有着一个血洞。仔细观察这些血洞,发现他们似乎是从体内炸裂造成的。不仅如此,一些年龄较小的尸体上,脖颈下方还有一道明显的割痕。显然,那是释放血液留下的。
  
  佛家有地狱的说法,相传生前作恶的人死后都会坠入地狱之中尝尽万般苦。故而在传说中,地狱是个恐怖的地方。而唐晓天如今所见,他认为已经和地狱没什么两样了。只是他搞不明白的是,为何那些为恶的家伙还在逍遥的活着,这些无辜的人却是在地狱里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