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二百一十九回 传送阵对面,王府有盛宴

二百一十九回 传送阵对面,王府有盛宴

传送阵传送过后,光芒逐渐黯淡下去。而此时公孙静与徐飞远一对视,却是排众走出了人群。
  
  “苏师弟不要停,将我们两个也传过去。后边的人两两一组,大家自行安排顺序。”
  
  向着苏云鹤点了一下头,徐飞远对着其余人交代了一声。
  
  苏云鹤迟疑了一下,但随即他便明白了其中的关键。最先传送走的三个人,其实是负责探路的人。若是有什么危险,其实由他们先承受。至于后边的人,则是相当于三人的援军。后边的人到的越快,前边三人的危险越小。
  
  当然这是按照一般况来说的,不排除传送阵会被传到绝地的可能。但根据先前启动过的况来分析,这种可能实在太小了。
  
  苏云鹤手下没有丝毫耽搁,传送阵被他再次启动。公孙静与徐飞远二人,直接被传送到了对面。
  
  说话之间其实不过只是的时间,而就在这短短的时间中,传送阵的对面却并没有安静。
  
  光芒一闪,许成林等三人出现在一个陌生房间。没待他们看清周围况,一声疑问的声音便传入他们的耳中。
  
  “咦?怎么是两三个人?”
  
  闻听这一声音,许成林立即回头。但见一名着甲胄士兵模样的男子,正满是惊讶的看向三人。
  
  “啊,原来是……”
  
  这男子话没说完,一道银亮的剑光便直接抹喉而过。这士兵模样的男子闷哼一声,捂住脖颈的伤口,双眼圆睁的倒在了地上。
  
  “马师兄这是何意?”
  
  许成林双眉微皱,有些弄不懂马致远为何出手便是杀人。
  
  “不能让他喊出来!这里我们根本不知道是哪,不能走任何差池。”
  
  马致远脸上没有变化,直接丢给许成林这句话。
  
  许成林沉默了一下,并没有开口反驳马致远。他隐约觉得,马致远的行为有些古怪。再联系到先前他斩杀无名修士的事,许成林心中的古怪更加浓了。
  
  “小心一些,这家伙真的有古怪!”
  
  正当许成林还在沉思的时候,陈洛雪已经对他神识传音。
  
  许成林体微微动了一下,他眼角看向倒在地上的士兵模样的男子,暗中却是回了一句。
  
  “的确!我敢笃定,这家伙真的有问题。只是不知道,这家伙是打的什么主意。不管如何,小心点这家伙。”
  
  光芒一闪让屋中猛然亮了一下,公孙静与徐飞远二人出现在屋中。打量了眼这空旷的房间,见到三人也是平安无事,这二人不约而同的舒了口气。见到地上死去的士兵,二人只是皱了皱眉,却并没有出声。
  
  不过几息时间过后,接二连三的传送光芒再次亮起,一组人接一组人的从光芒中走出。
  
  马致远见这景,向着周围看了看。他瞅准房间
  
  门口的位置,下意识的往那里靠了靠。
  
  没有人注意到马致远的动作,他不由得嘴角挂上了得意的微笑。
  
  过了又是不到半盏茶的时间,所有人都是到了这个房间。而就在这时,房间门响起了吱呀一声。一颗头颅,小心的往房间探来。
  
  马致远有如先知先觉一般,一抬手揪住了这人的衣领。他嘴角挂笑,手中一使劲直接将人拉进了房内。未待这人惊声叫出,马致远已经单手呈刀砍在他的脖颈。那人体一软,便直接倒了下去。马致远顺势将门紧闭,轻轻一脚将昏倒的人踢到众人面前。
  
  “活口!有什么问题赶紧问!”
  
  马致远脸色严肃,一副古井无波的表。
  
  所有人呆了一下,随即他们便听到有人在轻声呻吟。原来刚被击晕的家伙,竟是被马致远那一脚再次踢醒。对于马致远玩的这手,众人是不得不佩服。要知道控制力道拿捏分寸是极难的,力道多一分,力道少一分,都是达不到想要的效果。
  
  看着地上逐渐醒来的肥胖锦衣男子,李汉鑫急忙几步来到他的跟前。飞快的掐出几个法诀,李汉鑫目中飞出两道灵光直入对方双眼。
  
  肥胖男子眼中的清醒瞬间被迷茫替代,很显然他是被李汉鑫催眠了。
  
  “告诉我,这里是哪里,你是谁,又是过来干什么的?”
  
  李汉鑫的声音低沉,隐隐有些某种力量。
  
  “这里是慈王府,我是厨房负责采买的主管,我过来是为了收取定时送过来的灵芝的。”
  
  “灵芝?什么灵芝?仔细说一说。”
  
  李汉鑫眉头一皱,接着问了下去。
  
  “灵芝是一种血状的东西,形状长得像灵芝。但究竟是什么,谁也无从得知。自从王爷从外面回来后,不知如何与这些仙师联系上了。他们定期送来灵芝,说是有病包治百病、无病延年益寿。王爷出奇的反常,竟是毫不怀疑直接相信了,并且用这些东西做成吃食广邀富商品尝。”
  
  “先前见没见有人从这个屋子中出来?”
  
  “有,有三个人,好像是三个仙师,他们去了王府的藏宝库,哪里有……”
  
  肥胖男子说话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直至睡了过去。
  
  揉了揉眉心,李汉鑫对着众人摊了摊手。
  
  “这人精神力消耗过度晕过去了,不过我看他大概就知道这些了,有用的消息知道不少了。至于这家伙但是不必担心,我估计他没个两三天休想醒过来。”
  
  “如此甚好!至少我们知道了李钊有可能被带到了这里。还有,差点就被长生教哄骗过去。看来他们在此地的势力不只有长生堂的表面势力,此地关系盘根错节,说不准他们就与城中某个势力还有联系。”
  
  徐飞远脸色严肃,对
  
  着周围的人缓缓说道。
  
  “我倒是不然。据我打听到的消息,这慈王府的新任慈王乃是老慈王之子。几年前这新任慈王突然外出寻其失散多年的亲弟,一番无果回来之后便大变。而且也是从那个时候,慈王开始拉拢关系,宴请诸多富商……”
  
  李汉鑫如此说些,说道最后却是意味深长的没有继续说下去。
  
  “你的意思是说慈王已经别别人顶替了份?”
  
  许成林双眼一眯,接下了李汉鑫的猜想。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除了旁的陈洛雪,谁也没有发现许成林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
  
  陈洛雪极为了解许成林,她知道只有对方在压抑愤怒的时候才会这样。虽是有些搞不懂许成林为何会愤怒,但她还是选择了没有开口。
  
  轻轻点了点头,李汉鑫算是同意了这个说法。
  
  “这长生教所图不小,我们有一定不能让他们得逞!”
  
  云扬双眼一凝,直接做出了宣言。
  
  “没错!”
  
  “没错!”
  
  其余几人也是跟着如是说着。
  
  公孙静看着有些亢奋的众人,连忙摆摆手压下他们躁动的心。
  
  “现在我们有两个目的!其一是寻找李钊的下落,其二是继续追查长生教的事。考虑到对方人数不定,我来大致安排一下。由我和徐飞远、马师兄以及云师弟一组人共五人为一队,我们寻找李钊的下落。其余人为一队,大家分散查询长生教的事。记住原则,尽量不要对凡俗人完成伤害!”
  
  见到没人有反对之言,公孙静对着众人一点头,率先向着房门走去。
  
  这处房屋应该是王府比较偏僻的地方,院子中虽是假山亭台不少,但明显已经很久没人打理。从外面看整座房屋虽是整洁,但门窗已是陈旧。院子之中,更是一个人都没有。
  
  公孙静小心的推开房门,映入眼帘的便是这番景。她对着后众人招呼了一声,率先闪出了房屋。其余人也是有样学样,迅速跟了上去。
  
  藏宝库在哪公孙静等人并不知晓,但相信这点事难不住五人。至于其他人追查长生教的事,则是稍稍有些难办。因为他们,要在不被他人察觉的况寻找蛛丝马迹。
  
  寻找李钊的一行人先行离去,查询长生教的一行人却是互相看了看接着两两一组四散开来。众人全部离开,只就有此地的余温证明刚刚有一批人来过这里。
  
  撇开其他人不谈,我们来说一下唐晓天这一组人。唐晓天与邵子谦二人,差阳错的摸到了慈王宴请宾客的地方。
  
  偷眼瞧见大厅之中正是客欢主喜、觥筹交错的时候,唐晓天不由得向着餐桌上瞄了一眼。但见桌上珍馐美味,美酒香茗无不应有。而最为引人注目的,是桌上一
  
  个类似鱼盘的华美器具。那里面盛放的,赫然就是一盘鲜美的菜肴。
  
  那菜肴的主材依稀可见,不是众人听闻的灵芝又是何物。虽是没有亲眼见到,但他们二人都是认了出来。菜肴主材的整体形状虽是变了,但是血状呈现灵芝形态的特点却是没有变化。
  
  灵芝究竟是是什么,说实话所有人都是不清楚。但传送阵的另一面是整个地下空间的尸山血海,从那里过来的东西能是什么好东西?况且单丛包治百病、延年益寿这一点来说,就是像极了长生教自夸的万灵药。
  
  想到从传送阵另一面的尸山血海中取出的东西却在这里食用,唐晓天没来由的心中涌出一股恶心之感。他压下心中的不适,就要现阻止众人食用,而此时一旁的邵子谦却是一把按住了他。
  
  未待唐晓天发出疑问,一旁的邵子谦却是开口解释。
  
  “你仔细看一下慈王的修为!”
  
  唐晓天瞬间警醒,急忙放出神识查看对方修为。这一看之下不要紧,差点让唐晓天直接跳了起来。
  
  对方的修为只在煅体期九层左右,但对方的修为却是在不断的增长着。这增长的速度虽是缓慢,但的确可以让人能够察觉到。这一切的原因,全都在慈王面前那一盘以灵芝为主材的菜肴上。
  
  “这长生教果然有些门道,看来他们的宣扬有几分真。怪不得许多修士暗中联络他们,与他们做交易。只是他们这手段,太过于伤天害理!”
  
  压下心中的惊骇,唐晓天一脸满脸沉的小声开口。
  
  “对!所以我们要铲除他们,平只见人吃,今方见人吃人,这长生教不知打的什么主意,竟是侧面的鼓动着人们彼此残杀,彼此为食,其心可诛!”
  
  邵子谦脸色郁,很是罕见的说出了一长串话。
  
  这也难怪,换作是谁也会大发感慨。毕竟平只见人吃,今方见人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