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二百二十三回 形势直转下,洛雪前来援

二百二十三回 形势直转下,洛雪前来援

如此兔起鹘落间便造成一死一伤,这有许成林实力强大的原因,也有对方些许大意的原因。对方看到许成林一人敢追来,便有了反杀的想法。不自觉的,他们便大意了。而许成林则是不同,一人应对二人他本就加了小心,更何况他出手就是全力。彼此两方相较之下,高下立判。造成如此结果,也是在常理之中。
  
  收剑回鞘,许成林看着眼前的玄衣男子的尸体摇了摇头。他本想直接抓个活口,只是没想到这人根本没想着求活。而是抱着必死的信念,向着许成林发动了最后一击。电闪的威力他自己清楚,同等级别中了这个招式至少也是重伤,能以再战之力极为难得。而玄衣男子的况,显然不在那些留有一战之力的人之内。
  
  看了看不远处的着锦衣浑是血不省人事的慈王,许成林缓缓的走了过去。
  
  “不要撞死了!用了多少力我自己清楚,就算你先前受伤,也不至于昏迷不醒。所以,不要装了!”
  
  双眼一眯,许成林声音冰冷的可怕。
  
  见那慈王还是倒在地上不肯起,许成林冷笑一声。他单手一抬,一道剑气直接从他指尖了出去。
  
  嗖的一声,眼见剑气就要打到慈王上。这时不省人事的慈王却是双眼一睁,猛地翻滚了一下躲开了剑气。
  
  “怎么不装了?”
  
  嘴角轻轻勾起,许成林脸上露出嘲讽之色。
  
  “你到底是谁?想要对本王如何?”
  
  慈王缓缓起,一脸谨慎的打量着许成林。
  
  “本王?你算是哪门子的慈王,不过是个冒名顶替的假货而已!”
  
  许成林双眼一眯,却是直接开口否定了慈王的份。
  
  “哼!我是假的又如何!没什么证据,我就是慈王!”
  
  慈王冷哼一声,脸上却是露出了得意的表。
  
  “果然是假的!”
  
  许成林双眼一眯,脸上露出危险表。
  
  听了许成林的话,慈王的脸上却是不有一呆。他没有想到,原来对方是在故意诈他。
  
  “真的慈王在哪?告诉我,我就会放你一条生路!”……奇..#@更好更快
  
  说话之间许成林已经握剑在手,那样子仿佛就是在告诉对方一言不合就会出手。
  
  看到许成林威胁之意,慈王最开始有些心虚,但随即他便神色一肃,放声大笑起来。
  
  “你不是能猜的吗?你猜啊?你猜猜他会在哪?”
  
  许成林深吸了一口气,一抖长剑斩出一道剑气。嗖的一声,剑气划过慈王的肩膀。手臂飞天,血溅三尺,慈王哀嚎之声瞬间在此地传开。
  
  “说不说?”
  
  许成林没有在乎对方的哀嚎声,冰冷的问了一句。
  
  “哈哈哈哈!你猜啊?你猜猜他会在哪?”
  
  虽是疼得在地上打滚,但这慈王还是勉
  
  强大笑起来。
  
  许成林脸色沉下来,不动声色的又是斩出一道剑气。剑气划过,慈王的另一条手臂冲天而起。
  
  “现在呢?”
  
  声音冰冷,许成林的问话有如寒冬腊月。
  
  “你猜啊?你猜啊?”
  
  慈王在地上不停地翻滚着,但还是大声嚣张的狂吼着。
  
  “你该死!死无全尸!”
  
  许成林的这一句话有如最后的宣告,冰冷的气息瞬间蔓延以他为中心蔓延开来。无数虚幻的影浮现在许成林周,不过一息之间便不见了许成林的影。这些影朦胧闪动,眨眼间便将慈王淹没。这一刻,慈王的惨叫声不见了,世界仿佛安静了一瞬间。隐隐乍闪而逝,许成林的影显露出来。而在他的后,慈王的体缓缓结冰,接着啪的一声化作碎片成为了齑粉。
  
  伸手一招,许成林将玄衣男子的储物袋握在手中。对于对方的尸体,许成林连看都没看一眼便离开了。玄衣男子重要的东西全在储物袋中,体上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而让他将对方的尸体入土为安,许成林是绝对做不到的。作恶之人,就该得到报应。想要入土为安,还是等下辈子吧,如果有下辈子这个说法的话。
  
  回看了一下自己追来的方向,许成林顿时觉得哪里有些不妙。这种感觉来的是非强烈,以至于让他心中隐隐有着一种危机之感。
  
  略一沉吟,许成林直接放出了神识。他转动着方向,不断扫视着周围的况。这一查探,瞬间便见到了唐晓天等人陷入激战之中。而另一个方向,则是徐飞远等人交战的战团。此人他们那个战团,人数也是发生了变化,竟然是捉对厮杀的场面。唐晓天他们原来是五个人追着一名玄衣男子和赵明而去,现在他们却是在和五个人交着手。很显然,对方逃到这里不是慌不择路,而是在此地早有布置。瞅准了方向,许成林向着距离自己最近的唐晓天等人的方向飞去。
  
  不过片刻,许成林便赶到了唐晓天等人的战场。看了一眼还在战斗的诸人,许成林直接拔剑使出电闪。出于突然袭击,一个交错过许成林便帮助陈凌击伤对手。陈凌大喜,抓住时机补上了一剑将对手解决。
  
  “你来了!太好了!”
  
  陈凌惊喜的叫了一声,但却是没人回应他的话语。
  
  众人都在各自交战,而许成林也只是点了一下头,加入了另一人的战斗。陈凌立即反应过来,也是一转选择去帮自己最近的同伴。
  
  他们想的很好,想要仗着人多的优势将这些玄衣修士一一击杀。只是想法终究是想法,没有实施还只是可能而已。
  
  就在二人各自即将加入另一场战斗的时候,一声轰隆巨响震耳聋。许成林下意识的转头,
  
  神识直接向着巨响的方向查探。只见远处烟尘四起,云扬和徐飞远以及马致远三人被远远抛飞。而在三人飞行途中,马致远却是不着痕迹的长剑一晃,给了旁的云扬一下。云扬上虽有护体灵光,但挨了这一下还是体外灵光崩碎。
  
  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喷出,云扬如同凋零的落叶从空中坠下。徐飞远似是发现了这个形,他努力稳住形一翻冲向了云扬。在他落地之前,徐飞远一把接住了他。只是因为这下落速度实在太快,云扬和徐飞远都是不自的各自吐出一口鲜血。吐出这一口鲜血,徐飞远脸色瞬间暗淡了下来。而云扬更是不济,竟是直接昏迷了过去。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让人眼花缭乱。许成林用神识远远的捕捉到,而其余人则是根本没有看到这一幕。见到这一幕,许成林目眦裂。他怒吼一声,瞬间长剑高举空中。丝丝红色电弧闪动,许成林牙咬舌尖,一口鲜血直接喷在长剑之上。
  
  “魔雷游天!”
  
  一句话吐出,许成林长剑之上的红色电丝猛地暴涨。刷的一下,这些红色电丝直接向高空。红色电丝仿若游龙一般,瞬间在空中蔓延向远处,不过一息时间便来到徐飞远等人的战场高空。
  
  此时徐飞远等人所在的地方烟尘还没有散尽,嗖嗖三道人影从烟尘中窜出。三人看了马致远一眼,直接便是与他汇合。
  
  “呵!这些年辛苦了!”
  
  一名玄衣男子对着马致远一抱拳,说了一句客气话。
  
  “哪里哪里!为我教出力,死又如何!”
  
  马致远没有倨傲,笑着抱拳回礼。
  
  “马兄弟居功至伟,不仅为我们寻来了九华书院的法术,还引荐了李钊兄弟这样的高才。所立之功,说是功高盖世也不为过!”
  
  “哈哈哈!没错!此次解决掉剩余几人,到时候只有你们回到各自宗门。想象着好处,也是让人眼红。”
  
  “哈哈哈,几位若是眼红不如随我们回去。到时候有福同享,有资源同分。”
  
  见几人聊得高兴,李钊也是加入了其中。
  
  他们似乎铁定了对方反抗不了,已经开始轻松的聊起了天。只是几人没有聊上几句,一丝丝危险的感觉便浮上心头。四个人下意识的抬头,便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他们的头顶高空竟然有着丝丝红色电芒。
  
  “不好!”
  
  虽是不知道这红色电芒是什么,但马致远立即意识到了况不妙。
  
  只是还没有等到他做出什么反应,一声怒吼便在空中的四人脑海中响起。
  
  “去死!”
  
  这声音之中夹杂着许成林神念剑的神识攻击,四人听了之后顿时形为之一怔。就在四人形一怔的这一功夫,空中的红色电丝已经如雨一般飞速落
  
  下。
  
  远远看去,那片战场之上如同覆盖了一层红色纱帐。只是这纱帐不是给人带来喜庆,而是催命的预兆。
  
  一招使出,许成林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远处天空的红色电丝只维持了几息时间,终于缓缓的消失不见。顾不得看清那里的形,许成林缓缓地落在地面。他长剑拄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陈凌见到许成林莫名其妙的对着远处释放法术,接着便是消耗巨大的样子。于是刚刚还是想要帮忙的他,却是形一转来到了许成林的边。
  
  “怎么样?”
  
  关切的问了一句,陈凌却是没有急着上前。因为许成林脸色虽是不好看,却是对着他摆了摆手。
  
  “跟我走......快!”
  
  顾不得平复气息,许成林和陈凌说了一句便跃飞向高空。他看准方向,直接朝着徐飞远和云扬的所在地赶去。
  
  许成林使出的魔雷游天直接建功,因为四人疏于防御,再加上许成林有心算无心,两名玄衣修士直接被其重伤。丝丝红色电弧在他们上跳动着,二人上被灼伤的地方还在不断的扩散着。这红色电丝似乎具有某种腐蚀力,在不断的扩大着伤势。马致远与李钊受到的伤害并不大,但二人的形象也是被弄得颇为狼狈。
  
  “不能再耽搁了,速战速决!”
  
  看了看一旁和自己同样狼狈的李钊,马致远沉的说了一句。
  
  呛得一声银剑脱手而出,李钊放出飞剑直接向徐飞远与云扬二人。马致远面对昔的同伴也是痛下杀手,一道剑气裹挟着肃杀之气朝着二人直接飞去。
  
  怀中抱着云扬,上还带着伤,徐飞远此时灵力运转也是艰涩,三个制约条件让徐飞远毫无还手之力。
  
  就在徐飞远目眦裂的时候,一股灼的气息擦着他的耳畔直接划过。一道火焰箭矢击碎剑气,撞飞银剑,直接向着受重伤的两名玄衣修士而去。金色火焰之箭有如一道流光飞速划过空中,只是眨眼之间便击中了重伤的二人。伴随着一声巨响,这二人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便化作了灰烬。
  
  琉璃天火箭,陈洛雪的独有法术。除了有数几人知道这个招式,其余人皆是一无所知。见到这金色的火焰箭矢,飞到不远处的许成林瞬间安心下来,而徐飞远更是兴奋的喊了一句陈师妹。
  
  没错!在徐飞远和云扬危机之时,陈洛雪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