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二百三十四回 雷动玄真至,散修后沓来

二百三十四回 雷动玄真至,散修后沓来

初到净土,幻灵教一众人便遭遇了莫名的暗算。但同时他们也是体力行,发现了暗中敌人的存在。幻灵教的跃凡修士没有敝帚自珍,迅速将这一消息传递回了宗门,并试着依靠七大势力内部的联系手段来通知其他前来支援的宗门。数道灵光划破天际消失不见,飞向各自对应的宗门方向。
  
  世间佛道多有争端,颇有一争长短之势。两教派的争端不知何时而起,亦是不知何时而终。从远古灭世灾劫之前,他们便是争端不断。经历了灭世灾劫直到如今,二者之间仍是有着争端。净土见不到道派,圣土没有佛教,两个大陆几乎形成了两个极端。
  
  按道理来说,如此极端的两个地方应该是老死不相往来才对。然而现实况,却并非是如此。圣土玄真道与净土千佛寺,同是天下七势之一,看似对立实则同心。在接到八方聚合令的第一时间,玄真道便迅速行动了起来。这距离净土最远的圣土玄真道,不惜耗费了十数块极品灵石,一口气直接传送到了净土。教派之争,在世间大是大非面前则是显得不是那么的重要。
  
  修行重现世间已有十年有余,如今年轻一辈的弟子修为高者已经到了凝气期,更甚者甚至触摸到了跃凡期的门槛。而年长一辈的修士,却是借着灵气回归直接冲到跃凡期。年轻一辈弟子对着净土的封印一无所知,但年长一辈的修士却是依稀记得这封印的传说。净土的封印一旦破碎,影响的不是一地,而是整个大陆,若是任由时态继续发展则会对其他大陆产生影响。牵一发动全,不过如此罢了。
  
  光芒一闪,一行几十人出现在净土之上。领头之人是一位着青色道袍,面色冷峻的银发道人。举手投足之间,银发道人皆是有一种融入自然的感觉。净土如今充斥着看不见的通明乌黑气息,但仍是挡不住银发道人自由出入周围环境。
  
  “不得了啊,看来事态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一些!”
  
  银发道人眸中银光一闪,瞬间将周围的形看的一清二楚。
  
  “道缘师兄见识广博,不知可为诸位师弟以及门下弟子解惑?”
  
  一名青衣道人单手行了个道礼,颇为认真的看向银发道人。
  
  “呵!师弟不必着急。若解此中事,还待故人信!”
  
  莫名的说了一句,银发道人抬头望向空中。
  
  与此同时,空中一道灵光划过。那灵光如同找到了主人,瞬间向着银发道人直接冲去。不急不缓的一伸手,银发道人直接将灵光捏在手中。轻轻一摇,灵光消失玉简显露。银发道人道缘双眼微眯,瞬间将其中的内容看了一遍。
  
  “诸位师弟吩咐下去,告诉门人小心周围看不见的气息。”
  
  道缘对着众人交代了一声,
  
  随即将玉简传递了下去。其后他单手微抬,对着众人头顶高空点了一下。
  
  一声霹雳炸鸣,一道电光从道缘手指飞出。这电光飞至高空,瞬间引动周围云气翻涌。眨眼间乌云汇聚,其中电丝涌动。一声雷鸣响起,一道闪电霎时间映亮了众人的脸庞。与此同时,周围那些只能透过灵力才能见到的乌黑气息,却是在雷声之中消失不见。
  
  “道缘师兄好手段,不愧是位列金十人之一!”
  
  同行的跃凡修士见道缘举手投足便化解了周围的气息,不由得开口称赞。
  
  跃凡期修士同有强弱之分,在玄真道中能够位列金十人之一,不只是份的象征,更是对实力的认可。
  
  道缘轻轻摇了摇头,对此却是不置可否。
  
  “佛道之争自古有之,可是谁又知道他们争的到底是什么。有人说是道统,有人说是信仰,种种说法不一而足。但我认为这些都不是,他们争的是意气!是手段!扫除邪祟的手段!他有涤世佛音,我有净世雷。二者全是邪祟克星,难分孰优孰劣。净土封印有危,我圣土又何来安宁。今之来不是为了一争长短,而是为了还世间一片乐土!”
  
  道缘声音初始低沉,随后声音逐渐变高,到了最后则是有若舌战雷。
  
  一番话说完,道缘看了看方向做出吩咐。
  
  “门下诸人自由行动,各施雷法结雷元大阵,净化周围气息不给任何人可趁之机。以防生变,用最快的速度赶往千佛寺!”
  
  令行止,上到跃凡真人下到凝气修士,玄真道一行人纷纷施展起了拿手的雷法。
  
  双臂微张,道缘上电弧缠绕。一缕电光猛地直冲天际,与此同时上空的乌云翻涌的更加厉害。同行的跃凡修士亦是如此,各个缠电弧气势惊人。玄真道门下的凝气修士比起同行前辈要稍显弱上一些,他们做不到缠电弧,却是每人可以打出数道雷光。
  
  雷光贯穿天地之间,所过之处透明乌黑气息无不灰飞烟灭。数名跃凡真人围绕在外,几十名凝气修士聚在其中。较粗的雷光连通着天地,较细的雷光则是穿梭在天地之间。雷光周而复始,生生不息。在这众人结成的雷元大阵中,每个人都是使出最小的灵力,发挥着雷法最大的威力。这玄真道的雷元大阵,乃是不可多得的合击之术。在一片雷光之中,弥散在净土的透明乌黑气息,愣是被生生开辟出了一块真空地带。这一片真空地带直通向净土深处,久久未能弥合。
  
  雷响,雷光起,玄真道,降净土。
  
  唐晓天的头感觉有点晕,或者说他觉得天地仿佛都在旋转。轻轻往前迈了一步,他的体竟是不自主的向着地面倒出。而在他的感觉中,并非是自己倒向地面,而是
  
  大地在飞速的向着他袭来。
  
  “这就是净土?他们的大地是会动的?”
  
  心中还存着这个想法,他忽然感觉自已的衣领不知被谁抓住了。接着他便觉得大地突然离自己远去,天空却是向着自己飞快接近。
  
  “我说不至于吧!这不会是你第一次使用远距离传送阵吧!”
  
  许成林无奈摇头,松开唐晓天的衣领扶着他站好。
  
  “突然到了别的大陆,一时间有点适应不过来而已。”
  
  摸着后脑,唐晓天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没事!第二回就好了!”
  
  笑了笑,陈洛雪也是伸出一只手扶住了唐晓天微有晃动的形。
  
  与此同时,接二连三的传送光芒在他们三人周围亮起,一个又一个的凝气修士跌出了传送光芒。
  
  踉跄了几步,苏云鹤稳住了形。看着不远处互相扶持的三人,他缓缓走向他们。
  
  “看来这远古传送阵也不是那么稳定,至少比起风元大陆秘境中的要差上一些。”
  
  略带调侃的意味,苏云鹤走到了许成林等三人旁。
  
  “不一定是差,只是有可能cāo)作手段不太对而已。”
  
  晃动着还有些晕眩的头脑,唐晓天声音含糊的说着。
  
  “兴许是吧!”
  
  苏云鹤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看起了其他恢复行动的凝气修士。这次由于况特殊,同来的凝气修士不少。但九华书院一行人之中,只来了他与许成林。云扬与公孙静还在养伤,留在了散修联盟。幻灵教一方则是留下了白子月与徐飞远,这两人前者是为了照顾伤员,后者则也是上带伤。此行净土是为了支援千佛寺,故而这些伤员则是被留在散修联盟。
  
  “怎么样?丫头们、小子们都恢复过来了没!”
  
  空中光芒一闪,一位白发老者突兀现。他轻捋着胡须,如同一个慈祥的老爷爷一般打量着下的一众凝气修士。
  
  “艳阳老伯,放心吧!我们都还能走!”
  
  恢复过来的唐晓天一抬头,对着空中的艳阳真人高声喊着。
  
  “呵!你这小猴子倒是恢复得快,这么快就生龙活虎了。”
  
  见到唐晓天精气十足,艳阳真人忍不住夸赞了一句。
  
  “那是!你也不看我是谁!”
  
  唐晓天没有一点自谦,这艳阳真人夸了他一句,他也是欣然接受着。
  
  看了看还是有些没恢复过来众多修士,艳阳真人并没有急着前行,而是稍稍等了片刻。
  
  散修联盟不知是没有太严的等级制度,还是只有唐晓天如此,总之许成林他们到如今也看不懂这种相处方式。长幼尊卑,这种传统在其他宗门中是每个人都遵守的。而在散修联盟中这种观念却是极为的淡化,他们更像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聚在一起为发光,但
  
  偏偏他们又是位列天下七势之一。说他们是一个整体,他们又是有时各自为政,说他们散漫,但他们又是自称是同一联盟。散修联盟既是分散又是统一,这很有一个家庭各管各人的意味。
  
  就在这等待的片刻,一道灵光却是从天而降直接落向艳阳真人。随手扭住灵光,艳阳真人直接眯眼读完了玉简中的内容。
  
  “各位也看看吧!”
  
  艳阳真人松开手中玉简,随即周红光大盛。一层淡淡的红色薄雾,从其上蔓延出里许,将在场的众人包裹其中。霎时间一股暖意充斥着每个人的体,因为使用远距离传送阵带来的晕眩,瞬间消失不见。与此同时,艳阳真人周围几处空间扭动,数名跃凡真人如同跨越虚空一般直接走出。还未落地的玉简莫名的飘了起来,在诸位跃凡真人面前一一飘过。
  
  “还有这等事?我等皆是不擅长群体防御,这护佑门下弟子的重任就要落在艳阳老头的上了!”
  
  一名黑脸大汉将开山斧往肩上一抗,满脸堆笑的看向艳阳真人。
  
  “得得得!一个个的马后炮!我都做完了才说,怎么不见你们先前现?”
  
  一摆手,艳阳真人像是哄苍蝇一样将大汉赶到了一旁。周围跃凡修士见到这一幕,都是露出了笑容。
  
  “事反常态,既然暗中还有敌人我们就耽搁不得,多耽搁一刻就有遇到敌人的可能。我打前阵你们押后,丫头、小子们在中间,我们用最快的速度赶往千佛寺。”
  
  一句话说出,周围的红色薄雾猛地收缩。红雾包裹着众人凝气修士缓缓飞起,艳阳真人则是化流光进入红雾,其余跃凡修士也是跟着如此。一团红雾有如乘风破浪,隔离开透明的乌黑气息,向着净土深处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