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二百三十九回 症结之所在,点杀诡石像

二百三十九回 症结之所在,点杀诡石像

“劳烦诸位道友搭把手,一起小心地将佛像挪开。”
  
  苏云鹤还在出神之中,周围的几名修士已经开始着手研究诡异佛像之下的阵法了。
  
  看着诡异佛像被缓缓的挪开,苏云鹤有一刹那间觉得那石像诡异的笑了一下。他以为自己看错了,急忙是伸手揉了揉双眼。
  
  “果然是看错了,看来最近是有些累了!”
  
  见到石像并没有什么变化,苏云鹤有些笑着摇了摇头。然而他不知道的,不只是他见到诡异石像笑了一下,许多人都是仿佛见到石像笑了一下。只是诸人没有交流,也是谁也没有说出这一现象,故而大家都是下意识认为是自己看错了。
  
  人多有人多的好处,同时也有对应的坏处。众人拾柴火焰高,群体力量无限大,这就是人多的好处。而盲目从众,互相依赖则是人多的坏处。而此时,诡异石像的怪异笑容,便是因为从众心理让人们忽视了。
  
  “不知有哪位道友能够暂时截断地脉?”
  
  一名查探阵法的修士略一犹豫,不禁看向周围的众人。
  
  “可以是可以,但这里的地脉一旦截断,此处便会赤地数十里,非是两三年不可恢复。”
  
  没有片刻停顿,回答他的声音便是在人群之中响起。只是得到的答案并不让他满意,反而让他更加犹豫了。
  
  “为了查看一个阵法,让此地之后未来三年赤地数十里,这样值得吗?”
  
  如此疑问,在许多修士的脑海中回荡。
  
  “阿弥陀佛!诸位道兄出手便是,若是此地未来三年真是赤地数十里,我千佛寺定不会袖手旁观!”
  
  三木见到众人迟疑,不禁开口为大家解围。
  
  众人听到此处,皆是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先前他们落地便是无情出手,无怪乎是因为不杀对方无法保全自身安危。后来为了闯进佛寺一众修士又是大气开杀戒,则是因为那些人全都无法在恢复,杀之心中无愧。
  
  若是真的为了查探什么阵法,而导致一地大旱数年,那众人的麻烦则是大了。说到底的原因还是只有一句话,修行出凡尘!若是修士没有什么绝对的理由,是断不能伤害世俗人的。否则长此以往之下,修行界便失去了继续发展的基础。这是修行界大小门派的约定俗成,几乎没人敢所以触碰这条底线。
  
  当然,世间并不完全,没有什么绝对。一些修习邪法的宗门,总是会偷偷的去触碰这些界限。比如长生教,虽是无人直接将他们抓个现行,但人们心中其实是清楚得很。
  
  得到三木的许诺,修士们再也没有了犹豫。一个个精通堪舆、懂得地理风水的修士撸胳膊挽袖子挤出人群,他们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默契般的一起出手。有的人掏出法器在周围测算着,有的则是
  
  粗暴的在周围开始了掘土,有的则是以耳贴地仔细的聆听......在经过一盏茶左右的折腾之后,所有负责截断地脉的修士都是齐齐住了手。
  
  “好了!诸位道友自便即刻!”
  
  一面黑脸修士作为代表,笑着看向几个精通阵法的修士。
  
  “诸位辛苦了!来来来!是该我们显身手的时候了!”
  
  笑着从截断地脉的修士们手中接过任务,几名精通阵法的修士再次忙碌了起来。不大一会儿,数名修士便整齐的清理出了一块空地。
  
  “应该就在这个范围了!我估计应该在这下面五六尺左右的地方!”
  
  打量着眼前约有两丈的空地,苏云鹤开口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道友高见,我看情况也是如此。只是这阵法之中总是阶段性的冒出黑气,这让我们有些难以下手啊。玄真道的雷法可以克制这些黑气,但稍一掌控不好就会损害阵法。”
  
  身旁的一名修士对着苏云鹤点了点头,显然是认同了他的看法。但随即他一皱眉,说出了当前为难的情况。
  
  “道友不必为难,莫要而忘了诸位大师!”
  
  听到阵法查探遇到难处,身后的众修士之中立即有人给出了合理意见。一旁的三木等僧人听到此处,一个个口诵佛号走了出来。
  
  “若有能相助之处,定不敢辞!”
  
  三木双手合十,对着周围轻轻一礼。随即他双唇微动,玄奥莫测的佛音响起。
  
  “唵嘛呢叭咪吽”
  
  一瞬间,七个佛门咒文从三木口中飞出。那些咒文迎风便涨,瞬间变作拳头大的金色文字。这些文字如有灵性一般,直接向着阵法所在地的黑气压下。有如遇到克星一般,那些黑气眨眼间便是消失于无。
  
  “佛门六字真言咒!非是大德高僧不能运用,这三木大师修为匪浅啊!”
  
  见到三木施展的法术,许成林下意识的叫出了名字。
  
  “挺有见识的嘛!还是和小时后一样!”
  
  一旁的陈墨恒微微一笑,称叹了许成林一句。
  
  许成林微微一笑,一点头示意他看向前方。对方会以,点头看向了阵法的位置。
  
  “佛音涤世果然了得!”
  
  赞叹了一声,负责查探阵法的修士急忙忙碌起来。
  
  不过片刻,一个散发着漆黑光芒的阵法,被几名修士清理了出来。这阵法刚一暴露在众人的眼中,便是直接喷出了一股黑气。好在周围有着一众僧人存在,这才没有让几名查探阵法的修士被黑气袭击。
  
  “好狠毒的用心!我们还在担心截断地脉造成灾难,没想到有人却是先一步使出了绝户毒计!这不仅是截断了地脉,还反过来利用地埋制造这些黑气。一部分从阵法中逸散出去,一部分则是直接侵入地脉之中,好狠毒的用
  
  心!”
  
  不过是片刻,应有人看出了阵法的门道。
  
  “操!这帮王八羔子!”
  
  “说不定净土的封印就是和他们有关!”
  
  “你们说净土上的透明漆黑气息会不会与这有关系?”
  
  在一众查探阵法的修士交谈的时候,苏云鹤皱眉插了一句。这一句话说出,在场的修士皆是住了口。会不会与这有关系?这太有可能有关系了。若是无人提这件事,谁也不会往这里想。但苏云鹤提了一句,顿时修士们的思绪又开始各自飘飞起来。
  
  “完全有可能!诸位同道赶紧设法停止阵法!我们要速速将这个发现禀报!”
  
  三木最先反应过来,他急忙招呼众人继续行动。
  
  “小心石像!”
  
  正当几名查探阵法的修士想要继续忙碌的时候,一声高喝却是在佛堂之外响了起来。
  
  事发突然,即便是有人提醒,还是有许多修士没有反应过来。轰隆一声巨响之中,十数名修士被直接拍飞。他们直接撞到前方的墙壁,顿时便有数名修士吐血晕倒。而这几名昏倒的修士,竟是有三名精通阵法的修士。
  
  “该死!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忽然就动了!”
  
  回头望见挥动双臂稳住身形的金黑色石像,一众修士无不震惊。
  
  没有给修士们任何的喘息时间,这石像在一击过后稳住了身形,便再次发动了攻击。只见他抡圆了手臂,旋转着身子向着修士群中碾压而去。呼啸的风声顿时卷起,风中夹杂着丝丝黑气。这些黑气和旋风环绕在石像周围,让见到的修士无一敢轻易近前。
  
  “飞剑远程攻击!”
  
  见此情况有人高喝了一声,但数道法器、法术已经先他一步攻击到了诡异的石像。此时哪还有得着谁来指挥,都是凝气修士谁又会比谁笨。不能近前,不使用远程攻击使用什么?此时这个修士的喊话,完全就是一句废话!
  
  攻击虽是到了,但预想中的效果并没有起到。法术打到旋风中,转了一个圈却是被直接甩向修士们,而那些法宝刚一进入旋风,则是有如喝醉了的醉汉一般摇摇摆摆失去准头。有几柄倒霉的飞剑不巧被石像的双臂碰到,竟是直接被磕飞了出去。
  
  “攻击不够强!大家谁有强力手段!”
  
  一个声音高声喊出,听其语气中微有颤抖,显然他此时心中有些慌乱。
  
  历史总是重现,数到攻击先他的话语一步攻击到了诡异石像。一道墨光化作重重兵器虚影,直接将诡异石像周围的旋风劈开。一道电光紧随其后直接打在石像上,顿时让他身形为之一怔。与此同时,一道剑气龙卷突兀出现半空。裹挟着诡异的石像,这剑气龙卷直接旋转着移动到了无人之处。
  
  剑气龙卷消散,诡异石像被重重的摔
  
  在地上。一阵烟尘轻微扬起,透过薄薄的尘土,一众修士见到石像上遍布伤痕。不过还没等他们高兴,他们便见到那石像竟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所有修士都是惊讶了,刚刚那三道攻击放在凝气期来说已是不弱。但就是这样也只是对石像造成伤害,并没一击秒杀。
  
  “再来一次!快!再来一次,不要让他恢复过来!”
  
  有观察敏锐的修士此时发现,那石像之上丝丝黑气缠绕。在黑气的包裹下,石像上的伤痕在缓缓消失。
  
  “不必了!”
  
  许成林收剑回鞘,十分肯定的说了一句。
  
  “是的不必了!”
  
  唐晓天将神机百变交到左手,同样极为自信的说了一句。
  
  还在施法的陈墨恒见二人如此,顿时疑惑起来。他微皱眉头,缓缓收了身上的雷电。他倒是想要看看,二人为何会认为没有必要继续攻击了。
  
  就在陈墨恒刚刚收了法术,他便感到一股灼热的气息在其背后升起。下意识的,陈墨恒猛地回头。只见此时陈洛雪挽弓搭箭,一枚金青相间的火焰箭矢在其手中缓缓燃烧着。
  
  “洛雪?”
  
  见到时陈洛雪在施法,而且声势如此浩大,陈墨恒不禁惊讶的喊了一声。
  
  “兄长!我这一招还请指教!”
  
  对着陈墨恒微微一笑,陈洛雪轻轻松开手指。
  
  呜的一声,火焰箭矢如同划破虚空直接到了诡异石像之前。陈墨恒猛地回头,便见一道火光冲天。没有丝毫的声音响起,那诡异的石像身形猛地停住了。丝丝黑气从石像中逸散出来,只是这些黑气还没等跑出火焰便被焚烧的一干二净。不过一息时间,所有的黑气被焚烧殆尽。而那金青色交织的火焰,也是一闪消失不见。一阵微风吹过,石像化作了尘埃消失不见。
  
  “是谁!谁的攻击如此犀利!”
  
  “道友还请现身一见!”
  
  ......
  
  多数修士盲目的喊着,而只有不多的修士见到了陈洛雪的出手。
  
  陈墨恒惊讶的看着石像消失不见,直到这时他才反应过来回头看向自己的妹妹。见到两手空空的陈洛雪正嬉笑颜开的看着自己,陈墨恒心中既有感慨也有欣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