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二百五十九回 一枪搅风云,事了拂衣去

二百五十九回 一枪搅风云,事了拂衣去

    中年男子见林欢气势猛地一边,心下不由得一惊。他下意识的手掌一紧,掌中的银白色火焰瞬间暴涨了许多。
  
      “呵别那么紧张,我只是伸展一下筋骨而已。”
  
      出乎中年男子的预料,林欢并没有第一时间是出什么招式,也是没有直接冲上来,而是在原地伸了伸手脚。
  
      “耍我欺人太甚”
  
      中年男子知道自己被对方戏耍,心中怒火猛然暴发。他手指一勾,直接将环绕周的飞刀召回前。飞刀如有灵,迅速穿过他掌中的银白色火焰。
  
      就在这一刹那间,众人见到那柄小巧的飞刀起了变化。只见一缕极其细微的银白色火焰,直接为飞刀镀上了一层火焰。飞刀的森冷气息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神圣不可侵犯的气息。
  
      “斩”
  
      一句话爆喝而出,中年男子的飞刀一化为八各自斩向一人。
  
      “休想当我不成在不成”
  
      林欢见中年男子竟是想要一下攻击所有人,不由得心中一怒。他形一晃,竟是带起重重虚影。也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只听得数声金铁交鸣的声音,那林欢竟是与八柄飞刀各自对了一击。八柄飞刀倒飞而回,林欢也是后退了一步。
  
      “有点本事啊,看来你这最底层的跃凡修士也不完全是一无是处,至少拼起命来也能让我认真起来。”
  
      甩了甩微微有些发麻的双手,林欢脸色变得认真起来。
  
      “口口声声说我是最底层的跃凡修士,那你又是个什么东西我呸先前还不是被我们两个拖住毫无办法”
  
      中年男子听着对方长一句最底层的跃凡修士短一句最底层的跃凡修士,心中不由感到愤懑。他也是毫不客气,直接回击了回去。
  
      “说得对啊,我不比你们强多少。在宗门之中我不是最优秀的,大概实力也是属于中下层而已。但我的修为却是实打实的跃凡中期,是自己一步一步修炼出来。不像你们啊,看这修为就是强行提升上来的。”
  
      林欢一笑,接过对方的话顺势将又将他嘲讽一番。
  
      “少说废话接招”
  
      中年男子脸色沉,似是被对方戳中了痛处。他手中法诀一引,形竟是缓缓升空。那八柄飞刀盘旋在周,如同两只翅膀一般。飞刀上下飞舞翻飞,竟是混合灵力化作了一只一丈大小的白色飞鹰。那飞鹰有些模糊,但形态却是极为清楚。周围一股锋锐的气息,围着白色飞鹰不停的流转。
  
      “法宝化形”
  
      林欢的声音微显惊讶,但随即他便摇了摇头。
  
      “果然是最底层的跃凡修士,不过你尽力了”
  
      一句话说出,林欢轻轻送来手中的长枪。
  
      众人对于林欢的行为微感惊讶,但随即他们便明白了
  
      是怎么回事。只见长枪刚一脱手,林欢周围便是起了一层水波。那长枪有如龙游大海一般,直接遁入水波消失不见。不到一息的时间,一声低沉的龙吟之声响起在周围。一条两丈有余的蛟龙,突然穿透空间出现在林欢的旁。那蛟龙通体水蓝色,上每片鳞片都是闪着金属般的光泽,一对龙角之上缠着丝丝蓝色电芒,双眼之中金光流转看上去灵动之极。
  
      “看好了,这事跃凡修士的特有手段法宝化形。这手段虽是每个跃凡境界的修士都会,但却是分辨实力的一个标志。修为越是高深,灵力控制越是精巧的修士,法宝化形之后越是灵动活现。”
  
      似是在特意为七人讲解,林欢的动作显得不慌不忙。
  
      “狂妄死来”
  
      中年男子一直在认真的交战,而对方似是将他当做教材来对待。换做是谁,都会感到愤怒不止。他手中法诀一变,前的白色飞鹰一声啼鸣向着林欢冲了上去。
  
      呼啸的风声携带着锋锐的气息,向着林欢袭击而去。只是眨眼之间,那白色飞鹰便来到了林欢的面前。感受着迎面的风压和锋锐气息,林欢不由得微微后退了两步。而就在此时,蓝色的蛟龙竟是形一闪,直接将白色飞行远远撞开。
  
      一声金铁交鸣传来,蓝色蛟龙上亮起了一道火星。它形微微后退了一下,随即便稳住了形。晃动龙首,蓝色蛟龙头上雷电突然大盛。伴随着一声龙吟,蓝色蛟龙再次朝着白色飞鹰袭击而去。两只法宝化作的灵兽,竟是就此缠斗在了一起。但看那形势,明显是蓝色蛟龙更占上风。
  
      中年男子见此形,脸色不由得变得更加难看。他吐出一口气,手中灵光一闪直接出现了一枚古镜。他口中念念有词,手中法诀更是随着不停地变换。
  
      “敕”
  
      随着中年男子一声怒喝,他竟是将手中的银白色火焰全部打入了古镜之中。古镜表面一层银白色火焰燃烧,一道银白色的光柱就要从中喷而出。
  
      “黔驴技穷了啊小子,借我银龙枪一用”
  
      林欢双眼一凝,趁着中年男子施法的空当直接伸手一招将王小安手中的银龙枪摄到手中。他手中灵光一吞一吐,竟然有着许多七彩火焰浮现在银龙枪上。
  
      “小子,看好了。银龙枪的威力,需要到了跃凡期以上才能发挥真正威力”
  
      说话之间,中年男子前的古镜猛然爆发出一道光柱。那光柱通体银白,其中还不是闪动着蓝白色星光,给人的感觉似是神圣似是森寒。
  
      “去”
  
      几乎就在同时,林欢手握银龙枪对着中年男子缓缓刺了一枪。
  
      没有灵光,也没有声音,就是这平平凡凡的一枪。但这一枪,却是将中年男子发出的
  
      光柱稳稳抵住。僵持了不到一息时间,那光柱突然有如破碎的冰柱一般出现了许多眼可见的裂痕。无数光屑有如落冰一般纷纷下落,又有如流星一般眨眼消逝。
  
      “碎”
  
      林欢猛然抬头,手臂一阵银龙枪向前一送。耳隆中只听到一声龙吟,一条银龙缠绕着光柱蜿蜒而上。光柱在这一刻彻底的崩碎,而银龙则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了中年男子。
  
      况突变,中年男子猛然向着一旁躲开。但他是躲开了,那面古镜就没有那么幸运了。银龙冲天,那面古镜直接被其衔在口中。一道银光冲天而起,光芒之中银龙直接穿透了空中的云幕。一个诺大的空洞,在空中久久没有愈合。持续了约有十息的时间,那银色光芒终于消失,一面古镜至此才落到地面。只是那古镜刚落到地上,便伴随着啪的一声碎成了数块。
  
      所有人都被这声势所震撼,不只是在场的几人,就连整个战场也似是被这声势震得停了下来。人们纷纷停了手,看向造成这声势的林欢。
  
      “星辰火种已灭,还不速速死来”
  
      林欢一举手中的银龙枪,直接指向中年男子。
  
      直到此时,中年男子方才从震惊之中惊醒。他看了看碎成数块的古镜,心中感到一片冰寒。踉跄的后退了两步,中年男子已经心生退意。他手中法诀一变,直接将白色飞鹰召回。白色飞鹰迅速飞至他的后,抓住他的肩膀竟是向着远处飞出。看那飞行的速度,竟是比跃凡修士的飞行速度快上许多。
  
      “哪里走还不给我留下”
  
      一声高喝,林欢直接指挥着蓝色蛟龙追了上去。他形一闪,也是在原地消失不见。
  
      留下的七个人对视了一眼,不知是该跟上去还是继续在这里。只是还没等他们做出决定,一道影便以极快的速度倒飞而回。众人仔细一看,此人正是那先前逃跑的中年男子。这中年男子倒飞回来,还没等稳住形便有一道水蓝色影栖近前。这水蓝色影一抖手中银枪,竟是将中年男子直接从空中打了下去。轰的一声巨响,中年男子直接将地面砸出了一个深坑。剧烈的咳嗽了几声,中年男子哇的吐出一口鲜血。是挣扎了几下,竟是没有站起子。
  
      “欺人太甚跃凡中期竟然对初期的人下手,可敢与我一战”
  
      远远地,一个愤怒的声音传来。伴随着声音,一道如同匹练般的灵光朝着水蓝色影袭来。只是这灵光飞至中途,却是突然一个大转弯转向别处。
  
      “道友放心击杀那人便好,其余的阻碍我们为你拦下了。”
  
      一个爽朗的笑声传来,却是许诺接下其后的诸般攻击。
  
      许成林等人至此才明白,想来向前的匹练灵光是敌人之中
  
      的跃凡修士出手,其后灵光变相是自己一方的跃凡修士出手。至于自己一方是指什么人,其实到了如今他们也不知道了。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同伴,知道这一点就好了。如今战场交战的修士五花八门,但就是没有几大势力的修士。当然,除了一个林欢和他们之外。
  
      “哈哈此言甚和我心意”
  
      林欢一声大笑,直接从水蓝色的灵光中显露出形。他左手银龙枪,右手蓝色蛟龙一缠绕化作长枪。形一震,林欢向着深坑中的中年男子直冲而去。
  
      银色与蓝色光芒猛然浮现空中,刹那之间竟是直接坠入深坑之中。光芒一闪而逝,林欢的形出现在了深坑边上。此时的深坑之中,已然没有了中年男子的影。显然他在林欢的一击之下,竟是化作了齑粉。
  
      “可恶今之仇他定当回报”
  
      愤怒的声音再次响起,其中仇恨之意显露无遗。随着他的这一句话落下,整片战场迅速起了变化。修士们的交战,竟是在这一刻纷纷停止了。那些绿衣人、黑衣人、双眼通红的家伙们,竟是在此时有如海潮般的退去,并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中。
  
      微微皱了皱眉,林欢挑起深坑之中剩下的一个储物袋。他看了一看,却是将储物袋连同银龙枪一起丢给了王小安。
  
      “接着这东西是你们的了。”
  
      一把抄过银龙枪,王小安脸色十分兴奋。而对于飞过来的储物袋,他则是伸手一拍扫向了陈洛雪的方向。
  
      “先收着,放在我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丢了”
  
      陈洛雪微微一愣,随即便笑着收起了储物袋。说什么怕丢了,那是不可能的。王小安如此说,只是不想让八分天令被公之于众罢了。
  
      “如今万法仙宗与天龙门守卫的双塔山陷落,大家也是各自向其他两个地方聚集。这个位置离着九华书院和幻灵教的驻扎处不远,你们随我而去可好”
  
      林欢看了看几人,突然笑着问向他们。
  
      几个人眼神交流了一下,便是明白了各自的意思。最终由王小安一点头,代表众人应了下来。
  
      “很好那我们走”
  
      林欢上灵光迅速蔓延,猛然将七人包裹。光芒一闪,竟是带着七人一同升入空中。
  
      “诸位道友,今路过此地多谢诸位援手,他有缘再续。天龙门林欢,就此告辞”
  
      一句话喊出,林欢与众人化作灵光消失不见。
  
      只是萍水相逢,只是路过恰巧一同作战,与其他跃凡修士并没有什么交。故而林欢也只是打了声招呼,没等他人回话便离开了。修行界就是如此,若非真的有什么深交或目的,是不会有过多交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