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二百八十五回 再见凄凉景,亡者归来说

二百八十五回 再见凄凉景,亡者归来说

远远地,一众人见到王小安一个人静静立着。他就那样将银龙枪插在一旁,静静地立在那里。他背对着众人,体不时轻微的抖动着。一众人看不到他的表,心中不觉有些奇怪。但随着他们接近王小安,便明白了他为何如此。
  
  在王小安的前方不远处有着一座小山村,村中大概有着百余户人家。此时的山村之中安静至极,隐隐给人一种死寂的感觉。一条血液汇聚而成的鲜红溪流,从村口蔓延而出,粘稠的血液流到王小安的脚下停止。风中夹杂的血腥之气,正是从这几近干涸的血液溪流中传出。王小安此时脸上表扭曲,说不出是愤怒还是狂暴。他不时喘着粗气,带动着体轻微的抖动。
  
  一把搭上王小安的肩膀,唐晓天轻轻对他摇了摇头。王小安缓缓转过头,此时他的双眼已是布满血色,眼底更是有着难以抑制的泪水。
  
  “兄弟!你......”
  
  唐晓天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只是叹了一口气,再次轻轻拍了拍王小安的肩膀。
  
  这两个人凑到一起之后总是喜欢斗嘴,实际上这两人的关系好的不得了。唐晓天极为了解自己的这个小兄弟,别看这家伙冒冒失失,但实际上并不比任何人莽撞。他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知道自己的同伴能够给他做后盾。这家伙每次战斗都是第一个冲上去,但实际上这家伙却是最好和平的一个。同行的九个人之中,若水谁是最强的,唐晓天一定会摇头说不知。若是说谁是最善良的,唐晓天一定会首推王小安。对,同行九人之中,最为善良就是王小安。不是温文尔雅的西门峰,也不是谦谦君子的陈墨恒,不是三名女修,也不是出千佛寺的石不转,而是王小安!
  
  人道是双眼为心灵的窗户,若非是刻意掩藏,心中的想法是会透过双眼体现出来的。现如今所有人的眼中几乎都是愤怒,而独有这家伙眼中流露出来的是悲伤。一群陌生人的生死,说实话其实与他无关,但这家伙就是因此感到悲伤。
  
  见此景,西门峰已然判断出山村中断无活口。但见王小安如此悲伤,他还是试着出言宽慰。
  
  “走吧!我们前去看看,万一还有人幸存呢。”奇.iqiwx.…更好更快
  
  西门峰对着王小安缓缓说了一句,接着带着其他人走向山村。
  
  深吸了一口气,王小安稳了稳绪。抿着嘴唇,王小安对着唐晓天点了点头。接着他一把抓起旁的银龙枪,大步朝着山村走去。
  
  唐晓天看得清楚,王小安握枪的手有些苍白。那苍白之色,明明就是因为用力过度造成的。他叹了口气,下意识的抬头望了眼山村上空。这一看之下,他仿佛见到山村上空蔓延着一股血色。在这血色中,无数男女老少的面孔在痛
  
  苦的扭曲挣扎。唐晓天被吓了一跳,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待其再想仔细观看的时候,却见山村高空什么都没有。
  
  “造孽啊!怨气冲天,这杀人者是心里有多变态,竟是让这些死者怨气不散!”
  
  如此轻声嘀咕着,唐晓天也是大步朝着山村之中走去。
  
  一进入山村,唐晓天双眼也是红了起来。虽是早已猜测到山村中的人已经全部死亡,但亲眼见到此此景之后还是令他愤怒不已。山村之中虽是有些破旧,但屋舍还算得上整洁。街道虽是歪歪斜斜,但也可以称得上阡陌纵横。若是街道上没有血色溪流,若是房屋上没有血渍,若是街道上没有东倒西歪的尸体,唐晓天相信这里一定会是一个世外桃源。而现在呢,这里不再是世外桃源,而是一座人间炼狱。
  
  血腥之气冲天而起,地上的血色溪流有些已经干涸有些还在粘稠的流动,房屋四壁因为血液飞溅到处是暗红血迹,街道之上更是歪七扭八的倒着数百具尸体。这些尸体形状诡异,一个个软趴趴的瘫在地上,犹如没了骨头一般。几具死不瞑目的尸体更仿佛是直视着唐晓天,透过那翳的双眼似乎还能见到死亡之时的恐惧神。兴许是这些人已经死去多时,一些循着气息而来的蚊蝇早已在此地泛滥。嗡嗡的虫鸣声不绝于耳,唐晓天每往山村中走一步便会惊起无数虫蝇。
  
  山村中的九人脸色都是难看至极,听到声音全都是下意识的回头。见到唐晓天向众人走了过来,陈洛雪张了张口最终没有开口。许成林同样张了张口,最终想说的所有话只剩下了一句话。
  
  “你来了。”
  
  轻轻点着头,唐晓天没有回话。他知道许成林想要说什么,见到这个场景他也是心中有了想法。
  
  苦笑一声,唐晓天叹了口气看向二人。
  
  “洛雪,小林哥,你们是不是想说这场景很熟悉?”
  
  陈洛雪没有回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许成林脸色沉的点了点头,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这像极了长生教干的好事!相信公孙师姐应该也是如此想的吧!”
  
  一众人闻言,皆是将目光转向公孙静。但见她满脸煞气,轻轻地点了两下头。
  
  “长生教!他们算求的哪门子长生!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被他们这样残忍的虐杀!这帮家伙,我和他们拼了!”
  
  王小安的拳头攥的嘎吱吱直响,一滴鲜血已经从其手中流落。那是他在愤怒之下用力过猛,指甲直接刺破了掌心。
  
  “小林哥,能不能找到他们!”
  
  王小安双眼通红,猛然转头看向许成林。
  
  透过这双血红的双眸,许成林见到的王小安的愤怒,也见到了他的杀意。他很想跟王小安说一声,我带你一起杀
  
  过去,但他轻轻吸了一口气之后还是摇了摇头。他不是不想带着王小安追赶那些人,而是做不到。
  
  “这里气息太过杂乱,况且那些杀人凶手已然离去很长时间了。就算是我放出金焰鹰,也是查找不到他们的踪迹的。”
  
  闻听许成林此言,王小安气的原地直转。他猛的一跺脚,瞬间轰隆一声踩出一个大坑。
  
  “哎!”
  
  重重一声叹息,王小安猛地将银龙枪插在了地上。
  
  “长生教造下杀戮,我们遇到不得不管。但夫子的仇,我们更加要报!而现在呢,现在呢,现在我们却看着他们无法无天却没有办法,你们说,你们说,我们修行了这么些年有什么用......”
  
  王小安歇斯底里的大喊,但喊着喊着却是缓缓蹲下,无声的哭了起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几人不提长生教,王小安只是因为山村的灭亡而悲伤罢了。但几人一提长生教,王小安立即想到了许多。白云村的夫子已然去世,这是王小安等人后来在净土相遇之后才知道的。有关夫子去世的深层原因,他们自然是知晓的。几人虽是口上没有说什么,但暗中却已然将长生教当做了仇人。几人一直在净土闯dàng),也是有为了击杀长生教修士的因素。
  
  如今无意遇到滔天血案,王小安本就是愤怒异常,听到长生教三个字后王小安心中更是怒火中烧。本以为能够追上对方报仇雪恨,但得知许成林无法追终止后王小安瞬间失望至极。失望、无奈、悲伤,三者加到一起这才有了王小安的绪失控。
  
  堂堂七尺男儿却是泪洒当场,几个人见了都是心中发酸。吐出一口气,许成林缓缓走上前。他伸出双手,一把将王小安拉了起来。
  
  “兄弟!都是哥哥们没本事,以后再也不会了!和长生教的仇,大家都没有忘!总有一天,我们一定灭了他们!不管是处在私心,还是为了还世间一个道义!”
  
  “对!小林哥说的没错!”
  
  唐晓天双眼通红,上前一步重重抓住王小安的肩膀。
  
  “血仇不忘!他必报!”
  
  石不转低声说着,也是抓住了王小安另一边的肩膀。
  
  “还有我们!”
  
  陈洛雪说了一句,跟着一同与西门峰、陈墨恒一起上前一步。
  
  “这事我们也不会袖手旁观!”
  
  程宏铭声音低沉,也是上前一步。公孙静与白芸馨亦是没有落下,同样跟着上前一步。
  
  抬头看着周围的一众人,王小安哽咽了两下,他紧抿着嘴唇,对着众人重重的点了点头。
  
  这世间有么有正义,谁知道呢!但至少这一刻,无论是出自私心还是道义,他们此时都是种下了一颗正义之心。同道有十人,人虽不多,但至少吾
  
  道不孤!
  
  过了一阵子,众人的绪都是稳定了下来。而此时,公孙静却是发现了一个众人刚刚忽略的况。
  
  “成林,晓天,洛雪,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些人的死状虽然与我们见到的相似,但却是有着不同?”
  
  闻听公孙静的话语,三人都是下意识的看向山村中的群尸。但见这些尸体除了浑有若无骨之外,竟然在后腰的位置有这两个极大的伤口。
  
  双眼微眯,三人几乎同时放出了神识。不到一息的时间,他们全都知道了那两道伤口是怎么回事。
  
  “这些人的肾脏不翼而飞,我们先前遇到的况是人的心脏不翼而飞!”
  
  唐晓天脸色微沉,向着公孙静求证答案。
  
  公孙静点了点头,却是没有再说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有什么特别的讲究?”
  
  唐晓天满脸沉,继续问向公孙静。
  
  公孙静摇头,却是叹气称不知为何。
  
  “金、木、水、火、土,乃为世间五行。肺、肝、肾、心、脾,乃为人体五脏。五脏具有不同的功能特,分别具有与木、火、土、金、水五行相似的属。”
  
  白芸馨的话语,成功的吸引了一众人的注意力。而西门峰听到这几句话之后,却是有如醍醐灌顶。他接下白芸馨的话语,继续开口。
  
  “木具有生长升发、舒畅条达的特,肝喜条达而恶抑郁,有疏通气血、调畅志的功能,故以肝属木。火具有温向上的特,心阳有温煦之功,故以心属火。至于其中相互生克乘侮的关系,主要是五脏之间的相互影响,如肾主藏精,肝主藏血,肾精可以化生肝血,即肾水滋养肝木;脾主运化水谷化生气血,以充养肺脏,布敷周,以培土生金。人体脏腑之间协调平衡,就是通过五行机制达到的。”
  
  几人不由得看向西门峰,但见他微一停顿有些难以置信的继续说道。
  
  “合人体五脏与五行,取生者精华五脏,换骨、替血、兑心、易筋、清脑,集五者之所长,再造新生,此为亡者归来之法。”
  
  西门峰的一番话有如一块寒冰,瞬间让在场所有人通体冰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