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金陵十六梦 > 四回 情窦初开

四回 情窦初开


  大学的学习生活逐渐适应了,唯一让我感到有些吃力的是计算机。大学之前,只有高三暑假的时候,在爸爸单位的院长室里玩过,还都是等下班了,再在里面玩一晚上。也没人教,就自己琢磨,当然,也捯饬出来很多少儿不宜的东西来,权当是青春期生理卫生教育了吧。那个时候最流行的是QQ,我也申请了一个,一直用到现在都没换过。虽然摸过几次电脑,但其实还是基本不懂的,就连单击双击右击这些,都没完全整明白。
  这大学里的计算机是系统学的,对于有些同学来说,太简单了。可是对于我这种没碰过几次电脑的人来说,特别吃力的。我们学校有很多计算机实验室,说白了就是现在的网吧,不对,是网咖。因为真没几个是正儿八经在里面做实验的,十个里面有三个是打游戏的,三个是看小电影的,三个聊QQ的,只有一个是带着计算机书去学习的。我就是前面那个聊QQ的,主要还是跟双子,不过也不是每次都能约到的。所以我得开发一些新资源,当时的想法可单纯了,想着这样可以练习自己的打字速度。
  每次陆陆续续也加了不少人,也是形形色色的,有些老手,也有些像我这样的雏。有一天,加到了一个网名叫“踏雪飘蓝”
  的女的,看资料是上海的,可能因为外婆是上海人,小时候也在上海生活过,加之双子又在上海,所以我对上海那的情有独钟吧。
  开始也就寒暄寒暄,说点有的没的。但基本上每次上网都能遇到,聊的也就越来越多,感觉也越来越熟了。按照流程,到了一定程度,就交换手机号码了,于是,联系的频率也就越来越高了,很快就发展到无话不说的程度。随之而来的,是手机费用的不断攀升,一毛一条的短信,一个月下来,居然有六百多块,得是发了六千多条,平均到每天,也得两百多条了。这对于当时一个月一千块钱生活费的我来说,这绝对是一笔巨款啊。这样下去可不成的,咱可是学金融的,自己的财得先理好才是。于是我一方面换了短信套餐,一方面也跟“踏雪飘蓝”商量好了,以后少发点信息,改成打电话吧,这样说的话能多点,比较实惠。
  要不怎么说我有先见之明呢,我那床位就在宿舍电话机旁边,接打电话是最方便的,躺床上就行。那时候学校里有电话卡卖,往外打电话,都得有这玩意,整个大学四年,我估计这电话卡得有一大箱子了。那会的电话卡有各种面值的,折扣也不一样,里面还是有点学问的,做这个生意的也挺赚钱的,有时候还供不应求。
  电话逐渐打起来了,从一开始的羞涩,到一点点的放开,再到各种隐私甚至敏感话题,都不在话下了。她的真名叫吴婷婷,上海崇明人,在江西抚州上大学,学的是会计,她父亲去世多年了,就母亲一个人把她拉扯大的。
  还是按照流程啊,下一步应该要互相看看照片了。那会不像现在,想看个照片,还真要费点事。现在微信直接一发就完事了,或者直接视频一下,多简单。可在我们那个年代,还是比较传统的。首先,就没法拍数码照片,那时候手机还没有前置摄像头,后置的大多数也就是个摆设,数码相机更是听都没听说过。于是,只能靠寄信了。
  收到她的信,我那个激动啊,紧张啊,期待啊……小心翼翼的打开,是一张很多人的合影,她看起来很瘦,也很稚嫩,虽然比不上咱们学校那些沉鱼落雁,但也还算说的过去,毕竟咱这长相,真没啥资格对她说三道四的。同时,我也很紧张她看到我照片是啥反应,情况比我想象的要好一点,可能也是因为有比较好的聊天基础吧。
  就这样,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密切,电话越打越多,越打越长,有时候一打就是几个小时,短信呢,也没少发。经常打电话发信息一直到深夜,怕影响室友,都蒙在被窝里。双方的交流也越来越暧昧,称呼越来越肉麻,这在我当时感觉一切都是那么新鲜,那么幸福,还有那么一点刺激,有时候在深夜,蜷在被窝里,聊着敏感话题,情不自禁的还会撸一发……
  其实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这就是网恋,而且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真正的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