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金陵十六梦 > 五回 单刀赴约

五回 单刀赴约


  从来没有真正谈过恋爱的我,对于发生的这一切,既懵懂,又无比向往。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爱情吗?
  感情与日俱增,终于,我们都想见面了。可是一个在江苏南京,一个在江西抚州,相隔千里,怎么见?在哪见?安全吗?见面了会发生什么?会不会见光死?这些都是很现实的问题,谁也不敢轻易迈出这一步,这不是儿戏。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冲动还是战胜了理性,我决定去抚州。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一个人出过远门,甚至连长途汽车都没有一个人坐过。
  查了一下,南京到抚州,得先坐火车到南昌,再坐长途汽车才能到抚州。那个时候还没高铁动车这些,只有绿皮火车。而且越快的车,票价越贵。最终我还是选了一个不是最快也不是最慢的车,不过得坐一个下午加一夜,二天早上才能到南昌。一来一回,就要三天的时间。
  于是我向院领导请了五天假,理由是去上海复诊,因为我上大学之前的暑假在上海做了两个小手术。院里那关顺利通过了。下面就是家里那关,因为父亲经常会打我宿舍电话问我的情况。没办法,我只能请室友吃了顿饭,请他们帮忙,如果我父亲打我宿舍电话,就说我去图书馆上自习去了,让他打我手机。
  都准备妥当了,我收拾好东西,拧了一个小的行李箱,穿了一身我觉得是最帅的衣服,花雨伞的,纯银色。中午吃完饭,拧着行李箱就出发了,真是无知者无畏。而这个时候离我们认识,还不到两个月,离我上大学,也才整整两个月。
  那时候的火车站,也在中央门那,从学校过去,有个50路公交车,跟我们学校刚好一个是始发站,一个是终点站。我买的是硬座票,三个人坐一张长椅子,硬邦邦的,互相谁也不认识谁。我一直紧紧的抱着我的行李箱,虽然里面也没啥值钱的东西,但连打瞌睡也不敢,当然也是因为那个座太不舒服了,头都没地方靠的,我好羡慕那些靠窗坐的人,而我是靠走廊的,悲乎哀哉……
  到了晚上更惨了,吃和睡都是问题。因为没有经验,也没带什么吃的,只能在火车上买了。好家伙,一桶方便面,要三十块钱,快餐更贵,都是五十起步的,抢钱啊!每次餐车经过的时候,我都不屑一顾……可是……我越来越扛不住了,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而且已经到了十一月,天已经开始冷了,绿皮火车是没有空调的,到了晚上,尤其的冷。实在没扛住,坚持到晚上十点多,花了三十块钱买了一桶泡面,这可能是我人生中吃的最香的一次泡面。
  吃饱了,下一个问题就是睡了。结伴而行的,可以互相靠着睡,那些霸道的,可以抢一整张座位躺着睡,我呢,依然正襟危坐着……这可怎么行?因为是慢车,所以停的站特别多,每一站都有上下客。我发现只要有下客的,就有人迅速抢占位子,躺下,即使有人上车了,也装睡着了,不会让的。好无赖啊,我是读书人,怎么跟这些人为伍啊,唉……
  可是,真的撑不住啊,老实人吃亏,我的内心不断的在挣扎,百无一用是书生,这书生气太重,很难吃得开的。终于到了夜里三点多,又到了一站,有人下车了,该睡的也都睡了,没人抢了。我顺理成回 的得到了一整个座位,把行李箱垫在脑袋下面当枕头,和衣而睡,手一直死死攥着口袋里的手机和钱包,那是我当时最值钱的家当了。虽然睡的特别难受,又生怕睡着了家当被顺手牵羊了,但真的是困到极点,也就这样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火车到了南昌站。顺着人流往外走,正要出火车站大门的时候,突然被人拉住了,回头一看,我靠,两个警察,还向我敬礼。我一下子慌了神,几个意思啊?我犯啥事了?不可能啊……
  “请出示您的证件!”拉住我的那个警察非常严肃的对我说,眼睛还一直上下打量着我。我赶紧把身份证掏出来递过去。“打哪来啊?来南昌做什么?”警察拿着我的身份证,继续盘问我。“警察叔叔,我从南京来的,到南昌是来找同学的……”回答完,我自己都蒙了,警察叔叔,什么鬼,这个是从小被教育,约定俗成的称呼吗?我那小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啊,那叫一个紧张,生平第一次被警察拦着盘问,有种莫名的恐惧。不过我不断的在提醒自己,不能慌不能慌,不然没事都会被当成有事,搞不好就被带走了,然后通知学校,通知爸妈,那一切都完了……我脑子飞快的想着,越想越怕,腿也不由得哆嗦起来。但还是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眼神里透露出无限的无辜。
  “好了,你走吧,没事了。”警察叔叔把身份证还给了我,还给我之前,还在一个什么仪器上验了一下。
  啥?没事了?这……我刚才白紧张了?都差点吓尿了好吗……这才到了南昌,还没去抚州,还没见面,还要继续去吗?还是赶紧撤?
  我陷入了纠结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