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金陵十六梦 > 九回 星际争霸

九回 星际争霸


  大一上学期快结束之前,我去珠江路配了台电脑,台式机。跟爸妈说是用来学习的,这个可能是大多数学生跟家长要电子产品的统一说辞,并且能够屡试不爽,这时候的家长都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即使被骗过无数次,下一次的时候也大多还是会同意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有了自己的电脑,很多事就方便多了,比如和吴婷婷的网恋,也比如和中学时最好的兄弟包龙星恢复了联系。包龙星,不是周星驰的电影《九品芝麻官》里的那个包龙星,到底是谁抄袭了谁的名号,也无从考证。包哥是在重庆大学,读计算机专业。他是个特别朴实的人,一对招风耳也格外突出,远看是有点像猫咪,所以给他取了个外号叫猫哥。
  可能是猫哥学计算机的原因吧,他这么老实的人居然也会玩游戏了,还隆重的推荐给了我,这款游戏就是暴雪出品的《星际争霸》。可能我们那个年代的男生都知道,在此之前有款游戏《红色警戒》,星际争霸就是红警的升级替代版,之后又有了魔兽争霸,逐渐取代了星际争霸的地位。
  星际这款游戏其实想玩好真的很难的,战略性很强,对操作的要求也特别高,有个指标叫APM,就是统计每分钟点击鼠标和键盘的次数。像我们这些菜鸟,每分钟的APM也就100多,但职业选手可以达到200到300,韩国的职业选手可以达到300甚至是400+。
  自从我有了电脑,宿舍里也越来越热闹了,当时有电脑的还是少数。有时候人多的时候,还要排队,或者预约。我也尽量都满足大家的要求,所以人缘也混的挺好的。
  不过那个时候,魔兽已经出来了,所以玩星际的人其实已经被分散掉了一些,确实魔兽的画面做的更好,而且也是三围立体的。
  打游戏,多多少少都会上瘾的,又是对战类的游戏,最终都要分出胜负,我又是好胜心特别强的人,更想打好。要想打好,只能多研究,多练习,也就需要花时间。
  男生对游戏可能天生就没有免疫力,还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那会老家旁边有一个电影院,大厅里有不少游戏机,放学后,我也喜欢去看人家玩。虽然自己没钱玩,但看看人家玩,也能过过瘾。记得那会有拳皇,有开赛车,有射击的,每天都聚集着很多人。大概六岁多的时候,有一次我正看人家玩游戏机看的入神,突然旁边有个中年男人拍了我一下,很和蔼的跟我说“我是你爸爸的同事,你爸爸让我来接你去吃饭,你快跟我走吧。”
  我当时一愣,我小时候经常去爸爸的医院里玩,爸爸的同事都很喜欢我,对我很好,但我没有见过这个人。而且爸爸也从来没有叫人来接过我,何况我是放学了偷偷过来瞄两眼的,他也不知道我在这啊,怎么就能让人来找我呢?眼前的这个人刚才叫我的时候,也没有叫出我的名字来,说明他根本就不知道我叫什么,如果是我爸爸的同事,而且爸爸能让他来接我,不可能不知道我叫什么的,所以……不好,这是个坏人,怎么办?直接跑吗?可能会被他抓住的。
  我灵机一动,装的很好奇的问他“叔叔,我爸爸就在前面啊,你看,他在那买东西呢”我顺手指了一下一个正在那边柜台买冰棍的男的,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我还像模像样的装作要对着那个人喊起来。
  “哦,是吗?那好吧,你让你爸自己带你去吧,我先走了”他声音压的很低,还没说完就走了,越走越快,最后直接跑了起来。
  其实这就是个人贩子,我也机智的逃过一劫。要不然说不定我也会被打算手脚,现在就瘫在路边某个角落替他们装可怜要钱呢。每次想到这事,我就挺后怕的。
  那时候打这个游戏的,很多都是各大高校的,不少还是知名大学的,有些学生选手也是顶级的,当时最出名就是浙大的soz66,人族选手,战术型选手,多次代表中国去参加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浙大也有比较浓厚的星际文化,出了不少顶级高手。
  玩游戏也有圈子,星际也不例外,通过打星际,在战网平台上也认识了不少人,有些还是北大清华的。其中的一些人,以后也从游戏走向了现实生活,发生了各种交集。其实任何事都不是绝对的,谈起游戏,很多人都觉得是不务正业,会玩物丧志,不免有些偏激和片面。我觉得都是交朋友,至少在某些方面志同道合,有些人可以就很纯粹的只在游戏领域交流,没有其他的,很简单。有些在交往的过程中,越来越投机,可以成为更加紧密的朋友。我一直相信,认识就是缘分,在同一个场合的人,至少在那个时刻,就是一路人,大家就是平等的。我的这种想法贯穿了我以后的学习、工作和生活,也让我受益匪浅。圈子不应分高低贵贱,每个圈子都有每个圈子的特点,但都会基于一些共同点,扩大自己的圈子,最根本的办法就是不断的丰富自己,提高自己。圈子就是人脉资源,而我们很多时候的生存和发展,靠的就是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