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金陵十六梦 > 十回 来而有往

十回 来而有往


  大学时期的第一个寒假,也是有史以来觉得最轻松的一个寒假,因为没有寒假作业!甚至都觉得不习惯,以前都是玩也玩不踏实,尤其是到了最后那几天,发现寒假作业还没做完,是又自责又烦躁。现在多好,没有作业,也不用复习,也不用预习的,就一个字,玩。每天赖到快到中午才起床,不过基本上都是躲在被窝里跟吴婷婷煲电话,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多话说的,但其实也越说越乏味,只是可能那个新鲜劲还在,热恋期还没过吧。
  因为我比她早开学几天,所以她准备先来南京找我,我自然是心花怒放。上次的窗户纸捅破后,尝到了男女之欢的快乐,在青春期的年纪,自然是欲求不满。来而不往非礼也,所以来而有往着实很有必要。
  我在学校对面的小旅馆开了个房间,很简陋,为了省钱,房间里连独立的卫生间都没有,也没有洗澡的地方,都要到公用的地方解决,条件真不怎么样。她是上海人,按理说上海人都是挺挑剔的,但她还好,也没说什么,这点让我挺欣慰的,觉得是个过日子的人。她其实也吃过苦,她父亲去世的早,是她母亲一个人把她拉扯大的,家里条件不好,据说小时候还挺拮据的。直到这两年,她妈妈再婚了,嫁给了上海崇明一个什么局的局长,家里情况才好起来。
  我们每天基本上都是在宾馆房间的床上度过的,也没有去过南京任何一个景点,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都知道见一面不容易,所以非常珍惜每分钟,尽情的释放着激情,每天也不知道会做多少次。那时候虽然已经经历了男女之事,但很多方面还是懵懂,也不懂什么避孕,居然一次都没用过安全套,买都没买过。也许那时候真的特别单纯,也没有多少防备,不会去想对方是不是可能有病啊,会不会怀孕啊,会不会有什么目的啊等等。
  离上次见面也过去好几个月了,我原来觉得只是我想那事,这次发现实际上她也想要。可能初尝禁果之后,她也体会到了其中的愉悦,性,不仅仅只是满足男人的,女人也有需求,只是受制于中国几千年封建思想的禁锢,羞于表达。
  我们就这样几乎每天从早到晚的缠绵着,感觉下床走路两腿发软,甚至都有点踉跄。用一句大家耳熟能详的话来说,就是“感觉身体被掏空”。一滴精,十滴血,不无道理。
  最后一天晚上,我忍痛割“爱”,决定牺牲一些做爱时间,带她去学校逛逛,因为上次去她那,最后她也带我逛了一下她的学校,路上还遇到了她的几个室友,其中他们宿舍的“二姐”还是她们学校的校花,那次一见,风姿绰约,果然名不虚传。
  从小宾馆到我们学校,路上还有一点距离,她挽着我慢慢的走着,因为两个人谁也都走不快。快到学校的时候,一个跟我们面对面走过的中年妇女突然停住了,手往我们面前一拦,放的位置很低,手里还抓了个什么东西,像个小本本一样。我们被这突然的一幕吓到了,我刚要开口问他想要干嘛,对面的人就已经开口了,一口地道的南京本地话“阿要住宿啊?”
  啥?住宿?我没听错吧,什么鬼?
  “干净!便宜哎!就在旁边,近哎!”对面的人紧接着又说,同时还把拦住我们的手在下面抖了抖。
  我这才仔细的看到了那个看起来像小本本的东西,就跟我们放驾照的那种壳子一样,翻开之后,一边写着“住”,一边写着“宿”。
  “不。。。不要”我拉开了那个人的手,带着吴婷婷往前走。
  “价格好说哎,保证你们喜欢,就剩一间房喽,我就亏本租给你们喽”那人竟然追了上来,还不依不饶起来。
  “不要不要,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找错人了”我有点不耐烦,态度也不是那么友好了。说完拉着吴婷婷加速向前走。
  “哎呦喂,有不好意思滴呢,装什么东西哦。。。。。。”初春晚上依然刺骨的寒风飘过来这些酸味十足的话,甚至还有点骂骂咧咧。
  “不要理他,我们走,就一神经病”我看着吴婷婷说。她点点头,露出一丝害羞的表情。
  “阿要住宿啊,干净、便宜哎,就在旁边。。。。。。”我感觉这声音是在我话音还未落的时候就已经传来的。还没走出去几步,就又被一个大妈给拦住了,身形、手法、说的内容、语气跟刚才那个如出一辙,我恍然以为是时光倒流了一般。
  我跟刚才一样回绝了,这回还带着一些厌恶。“好啦,别生气了,没事的”吴婷婷拉了拉我,安慰我。
  一直到进入到学校大门之前,这一条路走过来,被拦了不下二十次,基本上都是中老年妇女,准确的说,是农村妇女,这倒不是贬低或者歧视什么,因为确实乡土气很足。她们好像是一个老师培训出来的一样,一个套路,都不能说是大同小异,而是大同无异。之前一个人走这条路的时候,也看到很多这样的人一直就在路边站着,晃着,跟行人搭讪着,也从来没注意过他们,当然之前也没人找我搭讪过,可能是我基本上都是独来独往的比较多一点,最多也是跟男生一起出来,好像还真的从来没跟女生一起单独出来走过,这还真是第一次和女生单独一起走,不过也确实是我的女人。
  这一段给我的印象挺深的,后来每次走那条路的时候,虽然没人拦我,跟我搭讪,但我也会驻足看一会他们跟路过的学生搭讪的情况,让我觉得比较神奇的是,其实他们的成功率是很高的,他们的定位也很准,一般都是找那种一男一女一起走的。搭讪完了,不少就直接跟着这些中老年妇女走了。有一次我很好奇,就远远的跟着一对,最终发现他们就去了学校对面隔了两条街上的一个小区。之前我还真没来过这片地方,远远的从学校是可以看到里面的楼的,挺多的,一片一片的。在小区门口一会的工夫,就陆陆续续进来了好几对儿,而且,这还是白天。。。。。。这还真让我有点吃惊,吃惊的不仅仅是怎么白天就有这么多小情侣就去啪啪,更吃惊的是,难道这一片的房子,都是干这事的?这边的房主都是些什么人呢?
  很多年后我才知道,他们是南京一个响当当的群体,他们叫“拆迁户”,对于当年我对他们的蔑视,我深表惭愧,因为,他们在南京,真的很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