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金陵十六梦 > 十二回 女神驾到

十二回 女神驾到


  自打有了自己的手机,通讯录里的第一个人就是李娴,第二个人就是她的双胞胎妹妹李婧。她们俩都是我高三的同班同学,上海户口,她们的母亲是在盐城的一所大学当教授。据说她们的舅公是是中国体育界泰斗级的一个人物,还是国际奥委会的一个官员。姐妹俩出生还是很显赫的,素质也都挺高。两个人是双胞胎,长的确实非常的像,一个模子,就连老师有时候都经常认错。我跟她们俩关系都挺好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许是我外婆也是上海人的关系吧,不过这个理由确实挺牵强的。
  高三的时候,学习压力很大,又面临着高考,每个人的神经都是紧绷着的。我个性比较怪一点,跟老师要求一个人坐最后一排,最角落里,跟拖把和扫帚坐一起。因为我是班里成绩最好的当时,所以老师自然也没办法,只能同意。那时候姐姐李娴就做我前面一桌,妹妹李婧坐我斜对面一桌,离的都挺近的,因为她们俩个头都很高,1米67的个子,在女生中绝对算是高的了,就算在男生里面,也是可以的。为了缓解学习压力,放松神经,我们每天上课的时候,都会传纸条聊天,一种看似非常原始的聊天方式,一个高三下来,不知道写掉了多少本本子。可惜经过几次搬家,没能保存下来。
  姐妹俩的性格其实还是有点点差别的,姐姐更有点大家闺秀的感觉,妹妹更有点小家碧玉的意思,姐姐显得稍微更成熟一点。我一直暗恋姐姐李娴,但妹妹好像对我又有点意思,不过谁也没点破。而且当时她们也都有各自的男朋友。
  因为她俩都是上海户口,所以高考的时候,都是回上海考的,姐姐考上了上海外国语大学,妹妹考上了华东师大,都是一流的名校。平时跟她们接触,最主要还是靠手机短信。偶尔会打个电话,或者约了一起去上网,聊QQ。那种感觉和在高三的时候没什么区别。高三毕业的那个暑假我去上海九院做手术,她们也都去看我了,而且还给我带了一张周杰伦当时新出的CD《叶惠美》,16年过去了,这张CD我还珍藏着。我珍藏的方式可能比较特别吧,自从我买车了之后,十年里,我的车子的CD槽里就只有这一张CD,有时候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会一个人在车里,放着CD,点根烟,静静的听完。
  我对李娴暗暗的追求,其实一直都是有的,只不过是那种从不点破的,因为我知道,差距太大,我是肯定配不上她的,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我也从来就没抱有过一点点的希望。那是2004年的五月份初,李娴打电话跟我说,她想来南京看看我。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激动的差点都哭出来了。在这之前,其实李娴已经告诉我了,她和高中时候的男朋友分手了,他们也谈了好几年了,而且是李娴的初恋,我知道她比较难过。按理说,这对我其实是个很好的机会,不过我还是很清醒的,我没有机会,我就是作为她的一个好朋友,这个时候给她一点安慰,陪她说说话,散散心。
  5月3号,周六,天气很好,女神驾到。我早早的就到火车站去侯驾了,穿的是我觉得最体面的一套衣服,还戴上了寒假的时候,老爸给我定做的一个假发,因为我头发比较少,又很软,之前一直很“飘逸”。还戴上了前两天特地去学校旁边的丹阳眼镜店买的一幅金丝边框的眼镜,平光的,因为我根本就不近视,一切都只是为了“装逼”,哦不,是为了装深沉。
  有足足半年的时间没见到李娴了,当在出站口看到她的那一刻,我的感觉和接吴婷婷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也说不上这到底是为什么。见到的那一刻,我们很自然的来了一个拥抱,没有任何的做作和刻意,一切真的就是那么那么的自然。火车站到学校,坐50路公交车直达,不过车少,人多,要想抢座很不容易。这个功夫,可真的是要练的。要准确的判断车子停的位置,提前移动,提前预判,还要卡好身位,有点类似打篮球里面的抢篮板一样。这几项都是我比较擅长的,我大多数时候,都能在车子停下的那一瞬间,第一个在车门前,第一个上车,靠的最主要的就是准确的预判。女神驾到,我自然更要严阵以待,使出了浑身解数,抢到了最好的两个连着的座儿。
  五月的南京,虽未正式入夏,不过五一节过后,南京就开始有点热了。把车窗打开,外面的风是暖暖的,李娴坐在靠窗边的座位上,我坐在她旁边。窗外的风吹动着她的长发,阳光洒在她的脸上,从侧面看过去,就像无数的影视剧里演出来的那样唯美,唯一不同的是,我没有去试图碰她的手。
  到了学校,我带她前前后后的都逛了一大圈,还特地带她去东区吃了好吃的,因为那里女生比较多,传说食堂也比我们西区的要好。整个的过程,没有一点点的违和感,也没有觉得已经有半年没见了,就是一切都那么那么的自然。我们一起回忆着高三的时光,一起聊着现在的境况,很简单,很自然。
  晚上,我给她安排在了学校里面的一个酒店,那是我们学校最好的酒店,条件很好,还挂星的。招待女神,肯定要给她我能给的最好的。那时候只有标间了,两张床的。我们准备聊个通宵,我们也有太多太多的话说了,从见面开始,就一刻没停过。
  突然,我电话响了,是宿舍老胡打来的。“老宗,你在哪?快回来,宿管站阿姨来查房了,快点回来啊”
  “老胡,帮我顶顶,我这边。。。有事呢。。。回不去啊”我焦急起来。
  “老大,顶不住啊,今天情况不一样,宿管站站长自己来的,还带了辅导员一起,你快回来吧”老胡也急了。
  “行行行,我马上就回来,你再帮我扛一会啊兄弟”我听他这么一说,也明白了。
  我跟李娴说了一下情况,得赶回去一下,一会再想办法出来。
  “好。你别太着急了。小心点,实在出不来就不要出来了,我没事的。”她永远都是这么的通情达理,那么的知性,也许这就是她最吸引我的地方吧。
  我飞奔回宿舍,跟宿管站阿姨编了个小故事,鉴于我的良好记录,以及跟阿姨们之前一直非常好的关系,也就很容易的混过去了。
  可是问题来了,回来容易,再出去可就难了。之前也说了,我住的那楼宿舍楼,是整个江苏唯一一栋鸳鸯楼,男女生混住的,所以在管理方面也特别特别特别的严格。24小时都有宿管站阿姨盯着的,而且那个时候,整栋宿舍楼角就布满了监控,很难出去的。
  我跟宿舍的老胡和小华说明了情况,要他们帮我。这两兄弟确实也挺不错,关键时刻,仗义出手。老胡主动去宿管站找阿姨聊天,也算是小小的牺牲了一下“色相”吧,而且这哥们真的特别能聊,他就是要去分散阿姨注意力的。小华则是和我赶紧把大家的床单给接起来,准备弄成一根长绳子,让我顺着从三楼下去。大家分头行事,很快我们床单就接好了,可是毕竟不是专业的,接好之后,怎么试,都是容易拉断开的,这可不行,这样要出事的。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老胡也给我发来消息,问情况怎么样了,他那边快聊不下去了。
  “我跳下去吧。”我跟小华说。
  “老大,你疯了吧?这可是三楼!跳下去会摔死的,不死也会摔骨折的!”小华一把拉住了我。
  “管不了那么多了,放心吧,我可以的兄弟”我看着他,很坚定的说。
  “不行不行不行,要不我们等老胡回来再商量一下”小华还是不肯放手。
  “老胡他那边已经快顶不住了,要是不赶紧跳,一会他那边顶不住,连跳的机会都没有”我挣脱了小华的手,径直的朝三楼最边上的楼角走去,那里跳出去,就直接是宿舍楼外了,也就这唯一的一个机会。而且二楼的那个地方有个监控探头,所以只能从三楼跳了。
  小华一直紧紧的跟着我,谁都知道,这一跳有多危险。我也知道,别说从三楼跳下去了,二楼我都没跳过,三楼,差不多有十米高。我相信,如果那时候不是李娴来了,就是天王老子让我跳,我也不会跳的。深呼吸了几口,我爬上了楼角的护栏,站住了,看了一眼小华。
  “走了,兄弟”说的有点像临终告别一样,真有那么几分悲壮。
  “千万小心啊老大,跳下去的时候,膝盖一定要弯曲缓冲啊,千万别直着站住,膝盖吃不消的”小华最后还在传授我技术,感觉他还很有点心得呢。
  做完“临终”告别,我再次深呼吸一口,脑子里都是李娴,顿时觉得身上充满了无穷的力量,真的一点都没有害怕的感觉,而且心中还增加了很多的希望。
  我纵身一跃,真的是跳起来的,而且还是往高处跳的,然后整个身体就开始做自由落体,晚上的风吹在脸上还挺舒服的,整个身体好像没有任何的束缚,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是啊,谁没事跳个楼玩玩呢?好像整个自由落体的过程有两秒钟吧,我落地了。按照小华的嘱咐,我屈膝了,屈的不能再屈了,我就感到双脚一阵剧痛,没站住。因为身体有点向前倾的,所以落地的时候,脚站不住,是要往前冲的,我本能的用手撑了一下地。可能是冲击力太大了,撑地的双手也感到了一阵剧痛。不会真骨折吧!我当时脑子里产生了一个很怕人的想法。我一动都不敢动,就一直保持这落地时的姿态。
  “老大,老大,你没事吧,行不行啊,要不要叫医生啊”我依稀听到了小华在楼上轻声又很有穿透力的声音。
  我试着动了一下身体,手和脚都很疼很疼,那种刺骨的疼。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我强忍着疼痛,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是一条信息,李娴发来的“你不要冒险啊,我没事的。”不愧是知己啊,她可能已经预料到了我可能会冒险了。顿时,我觉得不是那么疼了,很神奇,我开始能慢慢动起来了,大概过了一分钟,我居然站起来了,还试着走了几步,朝楼上的小华还挥了挥手。就是这么的神奇,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力量,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力量,总之就是这么的神奇,我,没事。
  踉踉跄跄的跑到了酒店,对,没错,是跑的,但确实是踉跄着的。到了酒店,我发现李娴就在酒店门口站着,白色的T恤,淡蓝色的紧身牛仔裤,白色的运动休闲鞋,这就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形象,简约,大方。本来准备见到她的时候,装作没事一样,可惜,她先看到了我,看到了我那踉跄的步伐,她已经明白了。她赶紧跑过来扶我,我一直在说我没事没事,就是路上摔了一跤,没敢跟她说实话。
  进了房间,我跟没事人一样,还在继续之前的话题跟她聊着,她却一直不断的关心我有没有问题。
  聊到了大概十二点多的时候,我看她已经有点倦意了,就让她早点休息,我回宿舍。可是她没同意,让我晚上就住在这里。虽然我并不意外,但心里还是有点小感动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是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的。但,我不想辜负她的信任。
  一会她就去洗漱了,洗手间的门关上了,但我听到并没有反锁,我是处女座的,比较细心。听到里面淋蒙头的水流声,我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不过我还是很坚定之前的想法,我不能辜负这种信任,我配不上她,我只想跟她能做一辈子的朋友,我就心满意足了。
  那天晚上,什么事都没发生。还一起出去吹了吹风。还是那么的简单、自然。
  说不上为什麽我变得很主动
  若爱上一个人什麽都会值得去做
  我想大声宣布对你依依不舍
  连隔壁邻居都猜到我现在的感受
  河边的风在吹着头发飘动
  牵着你的手一阵莫名感动
  我想带你回我的外婆家
  一起看着日落一直到我们都睡着
  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
  爱能不能够永远单纯没有悲哀
  我想带你骑单车我想带你看棒球
  想这样没担忧唱着歌一直走
  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
  爱可不可以简简单单没有伤害
  你靠着我的肩膀你在我胸口睡着
  像这样的生活我爱你你爱我
  啊简简单单爱
  哦简简单单爱
  这之后的十六年里,我们再也没有见过。但一直都有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