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城阳霞 > 五十七回 噩耗

五十七回 噩耗


  霍爷把小黑放在身边,自己蹲在地上,拿着水龙头往一个大大的红盆子里加水,小黑在一旁看着,时不时还打个哈欠。
  水加到一半时,霍爷关掉水龙头,把小黑放进盆里,小黑也尴乖乖地站在水里一动不动。
  霍爷往小黑身上浇水,小黑的尾巴垂下来,霍爷便轻轻地用沾水的那只手摸过小黑全身。
  等到洗完之后,小黑身上湿湿的,还在微微发抖。霍爷宠溺地用干毛巾给它擦身子,擦干之后小黑便被霍爷抱上了床。
  霍爷让小黑趴在床上,便去把卫生间打扫干净,小黑趁霍爷不在,就站起来开始在床上乱跑。
  小黑一见霍爷出来了,又正正经经地趴在床上,就像刚刚自己一直趴在这里一样。
  霍爷走到床边,抱起小黑就走下楼,出门时还顺便关上房门。霍爷到隔壁吃了个早饭,便坐在店门口看着路上的人渐渐多起来。
  太阳越爬越高,这座城市从之前的黄色和黑色以及白色变成了许多种颜色。
  装修工人们也来到店门口,直接开工,霍爷也去帮忙,而小黑就独自在店门口玩。时不时嗅嗅这个人,嗅嗅那个人,有时还对着人卖萌、打滚,也有人会蹲下和小黑玩一会儿。
  龚尚云和萧相惜一起上学经过这里,萧相惜就蹲下逗逗小黑,小黑也毫不示弱,绕着萧相惜转圈。
  龚尚云见霍爷走过来,就对霍爷说:“老板,今天就开始装修了。”
  霍爷对着龚尚云和萧相惜笑了笑,说道:“当然了,为了让你们早点吃到我做的早餐嘛。对了,你们早饭吃了没啊?”
  龚尚云摇摇头说:“还没有。”
  霍爷就指了指隔壁的早餐店说:“那你们快去隔壁吃点吧,别饿着了。”
  萧相惜也站起来,答道:“好。”说完,就和龚尚云一起到隔壁点了两碗汤粉,并找了个靠近门口的位置坐下。
  在等待之际,龚尚云趴在桌子打着瞌睡,萧相惜趁机就问:“诶!龚尚云,你今天怎么没去给刘若熙送早餐啊?”
  “刘若熙说她今天要试试自己做早餐。”龚尚云答道,还顺便打了个哈欠。
  萧相惜便开玩笑道:“你俩终于良心发现了?终于不虐狗了!”
  龚尚云趴在桌子,闭着眼睛说:“可能吧。”
  这时,两碗热气腾腾的汤粉被端了上来,萧相惜和龚尚云便拿起筷子就开吃。
  龚尚云习惯性地看了看手表,萧相惜便问道:“几点了?”
  “六点四十三,快点吧。”龚尚云答道。
  萧相惜点了点头,便低头开始狼吞虎咽,见龚尚云还在细嚼慢咽,便说:“不是都四十三了吗?你怎么还这么淡定?”
  “急什么,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而且吃太快我会噎着。”龚尚云答道。
  萧相惜就说:“行,你厉害!”
  这时,小黑跑过来,用它的爪子挠挠龚尚云的裤腿,龚尚云用筷子从碗里夹了几块肉扔给它。
  肉刚一落地,小黑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到肉的旁边,用它那柔软而又粘的舌头将地上的肉送进嘴里。
  小黑将地上的肉打扫干净后,用用它的那双黑乎乎的大眼睛盯着龚尚云。龚尚云对它摊摊手,也摇摇头,小黑便将目光投向萧相惜。
  萧相惜也学龚尚云摊摊手加摇头,于是小黑又用爪子挠了挠萧相惜的裤腿,萧相惜就说:“好好好,给你给你。”
  说完,萧相惜就从碗里夹几块肉扔在地上,小黑又在一瞬间将它们扫光,事后便跟个没事人一样跑开了。
  等到萧相惜吃完时,龚尚云才吃了三分之二,萧相惜站起来便催促龚尚云快点。
  龚尚云停下筷子,抬头看了看萧相惜,说道:“你越催我越慢信不信。”
  等到龚尚云吃完,萧相惜叹了口气,说道:“终于吃完了,快走快走。”
  说完,两个人便骑上他们的自行车,迅速向学校飞去。
  龚尚云走到班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刘若熙早已在他的身后等待。
  龚尚云就转过头来,微笑着说:“小若,今天早餐做得怎么样?”
  刘若熙作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说:“焦了。”
  “那你早餐吃的是什么?”
  “后来方姨帮我做的。”
  龚尚云就笑笑,说道:“那以后还要我帮你送早餐吗?”
  刘若熙就开心地说:“好啊!”
  龚尚云微笑着对刘若熙说:“那么,明早你想吃什么呢?”
  “当然是你做的煎蛋了!”
  龚尚云便答道:“好嘞!您已下单,明早注意签收!”
  下午放学后,龚尚云将刘若熙送回了家,自己也回到家,家里依旧空空荡荡的。
  龚尚云放下书包,走到厨房里看看有什么食材,随便给自己做了顿晚饭。
  刚吃完,就从橱柜里拿出一个便当盒,把它洗干净,顺便把碗也洗了。
  龚尚云就把碗之类的倒放在厨房里的洗碗篮里,把便当盒额外倒放在洗碗台上。
  完成一系列工序后,龚尚云也回房间做作业。
  第二天一早,龚尚云就拿着便当盒来到刘若熙家门口,刘若熙也迅速跑出来,接过便当盒,打开一看,果然是煎蛋。
  之后就和往常一样,他们一起去上学。在下午快放学的时候,他们正在上数学课。
  这时,陈老师慌慌张张地跑进来,把龚尚云单独叫了出去。等到龚尚云回来时,整个人都严肃了好多。
  原来,在外面,班主任告诉龚尚云他爸妈出了车祸,现在在躺医院的急救室里,叫他放学赶快去看看。
  在安慰龚尚云的同时,告诉他把刘若熙也带去,她的父母已经到医院去了。
  一放学,萧相惜他们便纷纷围过来,问龚尚云刚刚陈老师跟他说了什么。
  龚尚云敷衍地答了句:“没什么,一些小事。”
  大家听了没什么八卦,就没管了。等到在校门口分开时,单独对刘若熙说了句话,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声音说的。
  “我们要去医院一趟,回家要晚点了。”
  刘若熙一脸不解地问:“去医院干嘛?”
  龚尚云就说:“到了你就知道了。”
  刘若熙跟着龚尚云来到了医院,经过一番周折终于来到了急救室,刘若熙的父母正在急救室的门口等待着。
  一看到龚尚云和刘若熙过来了,连忙安慰龚尚云,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一旁的刘若熙听得很懵,她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为什么平白无故要安慰龚尚云。
  直到急救室里的一个医生走出来,看了看他们问道:“病人的家属在哪里?”
  龚尚云慢慢地走向医生,答道:“我就是。”
  医生拿出一张纸,再递给龚尚云一支笔,说道:“那么请在这上面签字。”